幸运的人,一生都被童年治愈。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

花衣云影
2019-07-19 看过

在很多时候,为什么规劝别人或者要求自己“活在当下”“学会放下”“让过去的事情过去吧”“小时候的事情没必要记得那么清楚”之类,是无效的?

这是因为来自过去的创伤并没有得到真正的处理,这个处理过程需要时间、技术和环境条件,当然还需要意愿和勇气。要求遭受过童年创伤的人“放下过去”,“珍惜自己现在拥有的”,“不幸的事情该忘就忘”,看上去是为了开导他们,但其实是多么不现实,让他们否定过去发生过的事实,阻止他们接纳自己的痛苦,将他们陷入孤独和无助之中,是简单粗暴的二次伤害。

心理学的最终目的不是揭开过去的伤疤,而是让人能够更好地生活在当下,但是觉知到了“童年创伤”的问题之后,怎么才能解决这些问题,让当下的心境不再受其困扰?

英国牛津大学认知心理研究中心(OCTC)心理学家、首席治疗师海伦·肯纳利博士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致力于设计“治愈童年创伤”的疗愈课程项目,旨在使用认知行为疗法,帮助受到过童年创伤的人们恢复心理健康。该项目刚开始实施的时候,还需要专业治疗师的介入,但经过30年来来访者的反馈以及调整,这个项目已经适合于编写成为一本独立的自助手册《治愈童年创伤》,使用者可以按照这本书中的指导步骤来自主使用,从而不再受限于对专业人士的需求。

肯纳利博士在《治愈童年创伤》中谈到,在其实际心理治疗中,他发现童年创伤的深度和广度,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需要注意的是,童年创伤的范畴要大于原生家庭伤害的范畴,但童年创伤的形成和原生家庭有着密切关系。书中举了两个例子:

有一位男性,童年时曾被自己的老师性侵,但他和家人之间一直关系融洽,互相信任,性侵发生之后,他第一时间就告诉了家人,家人立即报了警,凶犯得到了惩治。此后,家人之间既没有刻意回避讳言,也没有过多探问讨论。而他本人从这件事中,也深刻体会到了家人对自己的爱、保护和支持。长大之后,他记得这件事,但这件事对他来说并未构成心理上的创伤。另外一个相反的例子是一位女性,年幼的时候经常被继父言语调戏。她的母亲明明知道继父心怀不轨,却从不承认,更不出面维护女儿。其实继父自始至终并没有在身体上触碰过她,但这位女性长大之后,缺乏安全感,和异性的关系尤为糟糕。

从这两个案例中能看到,原生家庭和童年创伤的关系有多么密切。

海伦·肯纳利《治愈童年创伤》最大的贡献,就是教会了读者如何通过学习认知-行为技术,真正有效地处理早年创伤。书中的章节顺序安排是按照心理自有的发展规律而设计,因此在本书首章,肯纳利博士就建议读者最好不要跳过任何章节,按部就班地读下去。而且根据读者的个人情况不同,并不是每个人都需要读完全书,有些人读完第一部分,就能很好地解决自己的问题,有些人可能是在读完第二部分之后,就不需要读其余章节了。还有一些人,是在通读全书之后,才获得了拨云见日的效果。但值得肯定的是,这本书的英文版已经切实帮助了很多人。英国心理学家彼得·库伯高度肯定了这本书的价值:“虽然有的人仍然需要寻求咨询师的帮助,但对于很多经历过创伤童年人来说,通过阅读这本书,就能解决自身的问题,很好地生活。”

为什么70后、80后、90后存在的童年创伤,具有高度的相似性?

中国社会近几十年、乃至近百年来的变化非常迅速,社会发展和转型中的各种观念更迭碰撞剧烈,因此成长在这个条件下的人们,打下的精神烙印也会非常相似,包括70后、80后、90后,可能是比较普遍存在着同质“创伤”的,其中最明显的比如生育观(也包括婚恋观)的冲突。而生育观(婚恋观)的冲突,往往会把原生家庭最深层的问题暴露出来,带来两代人都不太愿意接受的情感摩擦。但这种冲突摩擦背后,可能正意味着,适用于原来社会的一些意识形态、行为规范,已经不适合于今天的人们。

深入研究过中国“生育制度”的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在上世纪80年代就谈到过,中国的生育制度在当今已经面临着很大的转型挑战,最重要的原因来自社会经济制度的变化。在上世纪40年代土地改革之后,土地这种最重要的财产已经属于国家,对于家庭而言,仅有生活资料可以继承,这种继承权利,不足以在男性和女性之间形成那么大的差异。也不足以需要多名后代去继承家庭财产。改革开放之后,无论在城市还是农村,女性的经济地位在不断上升,经济地位的变化必然带来家庭结构的变化,从而过去”重男轻女”“男尊女卑”“多子多福”的一系列观念,都受到了挑战。原有的这些生育观念,已经不适应当前的经济和社会制度。如果上一代人强行要将这些生育观念施加于下一代人时,必然会产生严重的代际矛盾。

为什么这本书适合父母们阅读?

一个人能够治愈成长过程中大大小小的创伤,最重要的能量,来自早年的积极经验。或者说,对童年的美好记忆,被爱过,被信任过,这是一个人在生命早年的“第一桶金”。父母无法做到一定能给孩子什么样的未来,但父母能够做到的是让孩子留下尽可能丰富和完整的美好记忆,让孩子一生都知道,自己是值得被爱、被信任的。自己值得去追求和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人。

对于任何父母来说,养育孩子都是一个充满挑战的过程,其中的艰辛自不待言。但很关键的一点是,决不能不加辨析地因袭上一代人的养育观。尤其需要强调的是,孩子是独立的生命,父母有责任和义务呵护孩子,但孩子绝不“属于”父母。父母可以陪伴和见证孩子的成长,但不能主宰和控制孩子的成长。

父母给孩子最重要的人生礼物,是“安全感”。这里最值得提到的,是英国精神病学家约翰·鲍尔比(John Bowlby)的依恋关系理论。有人认为鲍尔比的依恋关系理论的重要性,不亚于弗洛伊德的潜意识理论和温尼科特的母婴关系理论。鲍尔比在《安全基地:依恋关系的起源》中认为,生命的头两年建立起来的依恋关系类型,对人格的形成起着决定性作用。鲍尔比把依恋关系分为安全型依恋关系、回避型依恋关系和焦虑—矛盾型依恋关系。生命的头两年是一个孩子形成人格基础最重要的两年,而两岁的孩子已经是相当社会化的“小小人类”。拥有安全型依恋关系的婴儿,更善于释放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心和探索精神,更有利于其后成长为一个自信、人格稳定、心智成熟的成年人、而不是相反。

1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治愈童年创伤的更多书评

推荐治愈童年创伤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