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剧现实,老舍的市民小说写作

微斯人
2019-07-17 看过

王小波曾说,知识分子最怕活在不理智的年代。所谓不理智的年代,就是伽利略低头认罪承认地球不转的年代,也是拉瓦锡上断头台的年代;是茨威格服毒自杀的年代,也是老舍跳进太平湖的年代。然而这世上并不存在不理智的年代。任何的时代都有冤屈,任何的时代也存在公正。纵观中国古今文化史,纷乱的年代都是知识分子地位最高的年代。怨纠年代不过是消极无能的狡黠与怯懦。

对于创作者而言,经历影响作品。观老舍一生,经历了满清,民国与新中国。其笔下的市民囊括老派市民、新派市民、洋派市民和城市贫民等各类形象,五行八作,三姑六婆,八旗子弟,各自映射当年的真实北京。经验是生活的肥料,有什么样的经验便变成什么样的人。老舍年少时,自贫寒之家,目睹底层人民的生活:月牙儿中的寡母,"每日洗着硬牛皮一样的袜子"“手上起了一层鳞”,是他母亲在父亲死后独自一人为养活孩子干活的场景,手终日嫩红,常因为酒铺和肉铺送来的衣服熏得吃不下饭;韩月容因为遇见了好的继父,老舍因为宗月大师的救济,都得到了梦想的上学念书的机会,从而刻苦第一。 不同的是,老舍身为男子,成为知识份子后得到了翻身,韩月容的努力全作徒劳,从鄙泣母亲做皮肉生意到沦为妓女。虽然有作者对女性的厌恶,更重要的是“沙漠里养不出牡丹来”。

及长,老舍当了校长后一路坦途。认识了更多不同层次的人,接触进步向上的,热血奋发的进步青年,于是更多的形象更加生动真实富有力量。笔下更有如《骆驼祥子》里宽忍善良的曹先生,《四世同堂》参加抗日的祁瑞全,他们有诉求,内心存在反抗,然而这种反抗对于社会发展的汤汤大势又微不足道,一如他自身的映射,所以他给笔下的人物也留了余地,当环境改变,人物的性格和命运也出现改变。

他写,最伟大的牺牲就是忍辱,最伟大的忍辱是预备反抗。”一团和气走中庸似乎也同样是老舍本人的处事哲学。《不是问题的问题》中人见人爱的蛀虫丁务源,老实下有狡猾,机敏背后有无奈,《茶馆》里八面玲珑的王掌柜,精明能干活不下去,他们都是社会的产物。社会不断施压直到把人压死得到解脱,而那最后一根稻草,于祥子言是小福子的死,于韩月容言是高俊生原来是个骗子,让祁老太爷决定抗战的是太孙女被饿死。乱世的热闹来自迷信,愚人的安慰只有自欺。

唯死才能结束痛苦。《四世同堂》中的祁天佑受日本人羞辱后自沉护城河;《茶馆》中的王掌柜支撑“裕泰”老字号不得而上吊;《骆驼祥子》里的小福子被父亲卖到窑子里不堪非人待遇而自杀,当笔下绝大部分的人不得好死,他看得有多明白,就目睹经历了多少充满血和泪的悲哭。老舍说:“我想写一出最悲的悲剧,里面充满了无耻的笑声。"世上本不存在最悲,所谓最悲,不过是他对权利和阶级的抗议。

0 有用
0 没用
月牙儿 月牙儿 8.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月牙儿的更多书评

推荐月牙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