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是摘录,全是剧透,特别污,妹子别来看

神威
2019-07-17 看过

从周一开始我就不停的扪心自问,为什么这样的一本书可以默不作声的插在我书架上整整两年无人问津,是什么样的睿智眼光让我第一时间把它买回家,又是什么样的任性让我无视它的存在任它落满灰尘。

晚读总比不读好,这样的一本书,也是无法把自己藏住太久的,因为,真的很难形容这本书的cult和趣味性。

本书名为《海洋中的爱与性》,实则“爱”为“求爱”,“性”为“做爱”,全书围绕两个大主题展开,一是海洋中生物如何求偶与交配,千奇百怪的习惯与做法,令人瞠目结舌目不暇接,有被巨大而有趣的信息量拍翻在地的感觉;二是人类对地球对海洋的影响是如何影响脆弱海洋生物的生态与交配的。

阅读这本书的过程,我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庸俗而低级趣味的人,作者再三强调,力度之大接近耳提面命,那就是本书在反映人类举措对环境的伤害,但是这一层深刻含义完全无法吸引打动我,我皱着眉头道“说教,又在说教了。”然后飞快的去到后面阅读,看看这些千奇百怪的小生物又玩的怎样的开心。

倒也不能怪我,用作者的话说:波浪下的性看起来和我们想象的性行为没有任何相似之处,在大自然中,有一系列难以置信的方式来搞定这件事,真正的性进化是在荒野中完成的,而在野外,没有哪里比海洋更咸湿,更狂野,毕竟那儿才是性的发源地,也是自然母亲练习她的生殖创造力时间最长的地方。

看吧,海洋外的生物想进去,海洋里的生物真会玩。

桡足类动物太小了,以至于在水中感受到的阻力如同我们行走在厚厚的油脂或黄沙里,游过便会留下路径,雌性在自己走过的路上留下信息素,于是一个个斯托卡雄性痴汉就尾随而去,尝试交配。作者没有讲多个雄性同时尾随一个雌性会怎样,这样体积的生物也会打架吗?手游《小小战争》的灵感是来源于此吗?

拿骚石斑鱼又好吃又好斗,每年有几天,神秘的力量会从他们身体中觉醒,提醒他们该干点正事了,于是它们纷纷踏上不短于160公里的漫长旅途,只为一次择偶party,沿途不断有新的石斑鱼加入,领地意识很强的它们如果发现新加入者把身体颜色变成择偶时期的颜色,就不再争斗,而是同道而行,如同酒吧里采取行动释放信号的荷尔蒙爆棚者。

雄性象海豹的人生估计会让很多社畜和宅男热泪盈眶,这群平均体重超过1.8吨的大块头组成的社会是弱肉强食的,是胜者通吃的,大家通过打架来争取交配权,这种模式有点像猴群,不过一只胜者象海豹最多能拥有100个妻妾,而且其他人么…用作者的话说“一生为爱而战,到死还是处男”。

太平洋绿海龟的交配方式狂野而搞笑,雌海龟回到出生处准备择偶时,会被数十上百只饥渴的雄海龟拦住,这群急吼吼的色情狂争着爬上她的壳,一边要专注办事,一边还要对付其他竞争者,而没爬上去的龟们则愤怒的去撞去伸脖儿咬,试图干掉那个幸运儿。

而爬上壳了的幸运儿自然不愿意错过机会啊,于是用前爪紧紧勾住雌海龟的壳,经常保持办事状态几天乃至几个星期!

各位想想,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被上百个想干掉你的同性包围,一边与他们战斗一边坚持办事,心理无阴影身体没问题,然后不吃不喝一炮半个月。

自打人类历史开头,男人发现性行为的魅力以后,对持久的渴求就变成了一种无上限无法满足永远追求更好的奥林匹克精神。绿海龟在这方面给人留下了杰出的印象,其命运之堪忧就令人鼻酸了,龟蛋被当做天然伟哥出售,阴暗角落里被人生吞活咽小口啜饮,希求一会儿大展雄风,虽然代价是一个生命。

这群龟蛋。

人类性成熟的的时期占生命的总体比例不高,和海洋生物比不了,柠檬鲨雄性幼崽刚落生就能嗯哼,人家可没吃龟蛋,哼!

蓝鲸会唱歌,雌蓝鲸喜欢听歌,这是个完美的配合。而且雌蓝鲸喜欢粗犷的低音,因为声调越低沉的蓝鲸体型越大,在繁衍上具备优势,从而备受雌蓝鲸青睐。只是捕鲸业越来越发达,单位海域里的蓝鲸数量一减再减,发现自己身处“无鲸区”的蓝鲸十分悲哀,只好把音调调高,放弃展示自己庞大身躯的机会,无他,怕雌鲸鱼离太远听不见呐!

也不要太可怜蓝鲸了,蓝鲸有这世界上最长的丁丁,均长四米之多,好家伙,够盖一层loft。

抹香鲸则不比体型比鼻子,抹香鲸有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鼻子,里面全是油脂,耗能巨大,这是一种对生存资源的浪费,而毫无疑问雌性抹香鲸有些现实主义,认为浪费得起资源的家伙是宽裕的,从而魅力十足。于是,抹香鲸赢得了“这世界上最大的性选择器官”的头衔,获奖的是它的鼻子。

爱吃澳龙的朋友很多,吃之前可务必洗干净呐!龙虾是最喜欢前戏的海洋生物,也是high点最奇特的海洋生物,在龙虾的世界里,没有比“在爱人脸上撒尿”更能让大家high起来的方式了。雌龙虾勾搭雄龙虾的方式是在他门口撒尿,撒个几回雄龙虾就开门迎客,进屋交配了。于是他们开始无休止的抚摸对方,向彼此喷尿。龙虾这个物种也有天赋,能把尿射到七倍体长的距离去,相当于一个小哥坐在加长巴士最后一排,一蹴而就,把尿喷到挡风玻璃上。

建议写文的人都供一只龙虾,因为爱前戏的龙虾比较懂生活有情趣,也因为“文思如(龙虾)尿崩,谁与我争锋”。

雌龙虾脱壳时,会把交配器官精子库一起脱掉,并长出一个新的来,换言之,雌龙虾可以破处,然后重回处子之身,这可真是相当神奇。

估计很多妹子会中意爱前戏的龙虾,毕竟急吼吼直奔主题的家伙太多了,不过龙虾的生活作风并不值得效仿,龙虾乃是“连续一夫一妻制”,在雄龙虾温柔的对待着雌龙虾,缱绻几日后,满意的雌龙虾就走了,然后…

一只新的雌龙虾又搬进来了。

龙虾最温柔,那谁最粗鲁呢,铰口鲨。

这凶猛剽悍的鲨鱼,交配就是一场战斗,雄性撕咬住雌性的胸鳍,怒气冲冲的调整她的体位,与此同时雌性奋力挣扎,期间流血受伤乃至长长伤疤都是常事,铰口鲨这样的小型鲨鱼还会为了交配而长出特定的牙齿,进化技能树可以说是乱点了。

白点河豚则是苦逼社畜的典范,之前有提到一些物种颇为现实主义,

雄的白点河豚乃是懂事的现实主义直男的代表,他们吸引雌性的方式是盖一间光鲜华丽的大房子。

一般来说,雄白点河豚盖的窝直径在两米左右,考虑到这鱼和你巴掌差不多大小,这可不是个小工程,更厉害的是,鱼怎么盖巢呢?

通过摇屁股,一扭一撞,活生生撞出这两米直径的一个家来。

以后勉励没房住的哀鸣党时,我打算厉声呵斥道“难道你觉得自己连白点河豚都不如吗!!!”

估计没人听得懂…

雌管鳚比起雌白点河豚来,更像贤妻良母,雌管鳚绝不在意雄管鳚的窝大不大,华丽与否,她们只在意这个家是否干净,所以雄管鳚通过狂打扫卫生,弄出整洁干净的一个家来迎接女主人。

你知道这多不容易么,不容易的点不在于雌管鳚体现出不物质而注重生活品质的精神世界追求,而是她们几乎不屑在每个物种择偶时都十分看重的“越大越好”的本能追求,一定是一群精神世界高度发达,可能已经建设出文明来的女性。

买一盒芬理希梦500色彩色铅笔,画一条鱼的轮廓,然后和抽了疯一样乱抓起一把一把彩铅在轮廓里画,直到填满每处空白,你将会画出一条七彩麒麟鱼(学名花斑连鳍䲗),这鱼集华丽之大成,长得极为浮夸,他们的择偶求爱方式乃是斗舞。

Emmm…突然想起了台剧《紫禁之巅》,雌七彩麒麟鱼高喊道“你们不要再打了啦!”

青春期的妹子喜欢篮球打得好的小伙,也喜欢玩乐队的小哥,也许运球的蓬蓬声,打架子鼓的咚咚声,让她们心动吧。

也许这些妹子上辈子都是黑线鳕鱼,雄黑线鳕鱼会用鱼鳔发出类似运球和打鼓的声音,然后妹子们就来了。真是永远活在学生时代的一种鱼啊!

乌贼为什么叫贼呢?名字应该不会起错,这个贼字不是因为他们偷东西,是因为他们贼头贼脑。

择偶期,几万只乌贼聚在一起,雌乌贼不让人意外的喜欢体型大的雄乌贼,那么瘦小枯干的雄乌贼认不认命啊?

当然不认,他们小心的把自己的第二性征藏好,装成雌乌贼,不引起大个雄乌贼注意,摸到他们老婆旁边,“surprise!”变回雄乌贼,然后剑及履及…

当然,乌贼界没有强奸,如果他成功了,就是那只雌乌贼乐意,半推半就开门揖盗,毕竟很多物种的女性都喜欢坏小子。

海洋中无奇不有,但最让我折服的还是双带锦鱼,这种鱼的雄性乃是这世界上最舍得下本的雄性,其在增长繁殖用器官上投入巨大,其精巢占体重的20%。

额,这么说吧,我体重75kg,如果人类有双带锦鱼的本领,那么我的睾丸将重15kg,整整三十斤。姑且不考虑我得穿什么裤子出门,这简直就是裤裆里塞了对流星锤吧!

别笑,别笑,人力有时而穷,就算真长了三十斤的一对家伙,和其他物种比,还是小巫见大巫,北大西洋露脊鲸有全世界最大的睾丸,一吨一个,长这么大也是进化的原因,北大西洋露脊鲸是最爱3P的海洋生物,科学家多次观测到这种诡异的情色场景,因此他们需要庞大的出精量,让射出的洪流冲走另一个家伙的东西,让自己的基因繁衍下去。

《海底总动员》里的小丑鱼是会变性的,不少粉丝知道,实际上海洋生物中会变性的比比皆是,雌雄同体的为数不少,算不上什么大事情,关键是变完性以后干些啥,特别有意思。

比如清洁鱼,这是个一夫多妻制的种群,也是个随意变性的物种,雄清洁鱼幸福的拥有一个后宫,但是他不敢出门,他一旦出门,后宫里块头最大的雌鱼立马变身雄鱼,接管了他的后宫

当然,也不是说变就变,变性全程至少两周,但即使雄鱼只走几小时,块头最大的雌鱼也会好好的勾搭其他姐妹一番的。

不知道该感叹科学的观察无处不在,还是感叹世界可真奇妙。

身为人类,必须接受生而为人的好处和烦恼,每类都有很多,不必一一赘述,其中一点就是:身为男性,我们的JJ,丁丁,老二,贾斯丁比伯,是脆弱的玩意儿,很多物种和我们一样,比如女王凤凰螺,他们的丁丁一根铅笔粗,却因为要伸出自己的壳伸到雌性的壳里,所以无奈的有三四十厘米长,这可就太脆弱了,在危机四伏的海里,这东西一碰就断,好在他们比人类强一点,他们的丁丁会再生。

但对任何物种,丁丁断了都不是什么好的体验,偏生有的物种得天独厚,丁丁战力十足不说,还真的能当武器使

比如雌雄同体的扁虫,虽然可以自体交配繁殖,但是过程痛苦烦恼,所以几乎所有的扁虫都想和其他人啪来完成繁殖,扁虫虽然是小东西,却也有着“宁可我上天下人,不让天下人上我”的自尊自爱之心,于是两只扁虫相遇,便逢敌亮剑,用丁丁当击剑相互捅刺,直到分出胜负,胜者长枪大戟叩关直入,输家,忍受吧…

更惨的是海蛞蝓,这个物种没有专门用于sex的可进入之处,交配是用类似打针的方式,挥舞丁丁见哪刺哪,刺进去交配就成功了,最干的是,海蛞蝓最喜欢照着对方两眼之间直刺进去。

前面说过,蓝鲸的丁丁长四米,多吓人,但是算比例,只是身长的十分之一,比丁丁均长是身高的十三分之一的人类强点有限,那么比例最大的赢家是谁呢?

藤壶。

这小小的甲壳动物真算得上是大盈若虚的内涵帝,他们的丁丁可以达到身长的八倍,八倍啊!

藤壶也是没办法,这玩意是把自己粘在一个地方不能动的,家伙再大,周围一圈没异性也白扯,于是藤壶进化出了像花洒一样大弧度大面积喷精的本领,那就自然了,丁丁越长,半径越大,喷洒范围越广,繁衍下去的机会就越大咯。

我们喜欢吃的,总是在铁板上滋滋作响或者被切碎了和韭菜一起炒的鱿鱼,命很苦的,他们啪的方式,是雄鱿鱼挤出来一个精包,放在雌鱿鱼身上,雌鱿鱼用不用,那就是姑娘自己的事儿了。

有急脾气的雄鱿鱼,担心妹子不用自己的精包,于是鬼鬼祟祟的等候妹子触手上的卵鞘突出打开的时候,把吸盘上早准备好的精包丢进去。

远投三分不是容易学得会的事情,鱿鱼兄弟,我有个叫史蒂芬金州恶汉库里的朋友,介绍你们认识下?

海里需要学远投的物种绝对不止鱿鱼,烈士物种船蛸刚烈绝伦不可复制,可谓是小身材大气概的典范,雄船蛸的长度只有雌船蛸的十分之一,可见正常方式压根办不了事,于是雄船蛸见到美貌的雌性以后,立刻挥刀自宫,然后把传递着基因的丁丁向雌性投去,船蛸不是女王凤凰螺,丁丁不会再生,就这一锤子买卖,当真是:一生只为这一回。

比起船蛸,白边多彩海蛞蝓可幸福太多了,虽然每次啪都意味着自宫,但是他们一天就能再长一个出来,可见公平这回事是不能期待的。

作者说,她写这本书历经漫漫长路,就像鲸的阴道一样迂回曲折,我欣然接受了这个又污又cult又贴切的比喻,也深刻的感谢作者把这本又有趣又cult又污,充满了诡异趣味知识点的书带进读者的世界。

这篇文章是知识点的摘录,也是一种致敬,深切的感激玛拉·哈尔特,谢谢你写了这本书,谢谢。

什么,作者居然是个妹子!!!

2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更多回应(7)

海洋中的爱与性的更多书评

推荐海洋中的爱与性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