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下夕拾》编辑手记

皮奥霍
2019-07-17 看过

黄裳先生是我国当代著名的散文家、藏书家和高级记者,祖籍山东益都。作为家乡的古籍出版社,齐鲁书社与黄裳先生结缘甚早,早在1989年、1992年就分别出版了《前尘梦影新录》和《清代版刻一隅》。前书记录了先生在“文革”中遭抄掠的所藏近六百种古书的版本情况和得书经过,后书精选了清代有代表性的版刻两百种。

黄裳先生当年在给这两本书的责任编辑周晶先生的信中说:“我是山东人,能得出书于桑梓之地,亦幸事也。”适值先生诞辰一百周年,《榆下夕拾》的出版既是接续前缘,也是为了不曾忘却的纪念。

编者凌济先生是有名的“黄迷”。五年前他把黄裳先生的部分作品手稿和信札、题跋手迹汇为《黄裳手稿五种》;如今他又起意辑录黄裳先生从事文学创作垂七十年间,自1938年至今未曾纂入文集而散见于各大报刊的文章,以及分藏于各人的信札、题词、题跋等。

名曰《榆下夕拾》,用意有二:一是黄裳先生有《榆下说书》《榆下杂说》等作,“夕拾”则有辑佚的意味;二是据说黄裳先生特别喜欢鲁迅先生的散文集《朝花夕拾》,而封面图案正是选自著名书籍设计师陶元庆先生为北新书局1932年版《朝花夕拾》绘制的图画。

《榆下夕拾》的成书也离不开众多黄裳先生粉丝的支持。本书完整收录了曹彬老师编次并注解的散见于文集中的黄裳先生的旧体诗作,以及众多书友分享的黄裳先生的信札、题词和藏书题跋,在此一并致谢。

还荣幸地邀请到陈子善教授作序,陈老以黄裳日记为线索,回忆了20世纪80年代与黄裳先生交往的点点滴滴。并特别指出:“黄裳先生晚年常被友人以‘沉默的墙’相拟,访客往往与他“相对枯坐,‘恰如一段呆木头’”。但以我与黄先生上述交往的亲身经历,或可证明至少在1980年代,只要话题投契,他也会打开话匣子,也会兴致勃勃地聊天,甚至谈到高兴处,也会情不自禁地开怀大笑。”这还可以从“写在前面”部分得到印证,黄裳先生的女儿追忆父母爱情,外孙回忆外公的二三轶事,更是展现了黄裳先生很难为外人所见的真实而可爱的一面。

较之最初搜集到的材料,最终呈现在读者面前的《榆下夕拾》其实“缩水”了,这集中于“佚文”部分。例如,出于篇幅和整体内容的考虑,删除了黄裳先生1946年发表在《少年读物》上的《“流星号”的故事》,以及50年代发在《新民晚报》上说戏的文章。此外,还删除了一些时代痕迹很重的篇章,如抗战胜利后的通讯,以及“文革”中的批判文章、思想汇报等。不过,我们保留了记录周作人受审一篇,以便与其他提到周作人的地方遥相呼应。另外,“题跋”古籍善本部分多间接引自相关研究成果,而黄裳先生的字是出了名的难认,又因无缘得见原书,恐怕错误不在少数而没有订正,还请读者朋友批评指正,以便修订完善。

黄裳先生生前在给本书编者凌济先生的信中说:“因职业关系,我写了不少,各种体裁的文字,除已收集者外,其他如新闻报道、特写、剧评、杂文之零见于报刊者甚多,我自己无力收集,亦少有保存价值。往来书信我自不留底……”尽管有以上不足,还是希望本书能让各位“黄迷”了解黄裳先生更多一点,希望《榆下夕拾》的出版差可告慰黄裳先生。

1 有用
0 没用
榆下夕拾 榆下夕拾 评价人数不足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榆下夕拾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