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闲书话』悠哉大师与赫连勃勃大王之比较

玛特
2006-03-15 看过
(原载天涯“闲闲书话”)

把二者拿来比较,纯属偶然。
  大师发了个贴,纪念鲁迅,我因此得知大师是我的学长。想到大师一旦荣膺诺奖,我们后学与有荣焉,遂提议为大师在中国大学最美的操场-厦大上弦场中央立铜像,以资表彰,并供踢球的同学练习过人。拜读大师宏文,实觉乃近年鲁迅研究中,不多见的别开生面之作,能发前人之所未发,学养、笔力兼具,令学弟我大为叹服!其中关于鲁迅与罗扬才的接触一段,更为中共早期党史的研究,提供了有趣的新资料。
  因此,我不惴浅陋,悍然点击了大师的鸿篇巨制《燕园梦》。小说的正文,还不暇细读,只看了撮要,已觉头绪纷繁、引人入胜,绝非如我一开始怀有偏见所想像的妄人妄作。可见要评论,必先考察,“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燕》书附录的大师论已故诗人海子一文,也许观点我不一定认同,但大师对海子文本的分析、身世的探究、风格的总结,绝不像我写的东西,信笔拈来、疏于考证,而是见微知著的刻苦之作。
  姑且不论大师的热衷、急切,以及迫不及待的过度自许,可以说,悠哉大师的东西,还是值得捧读的。因此感谢我一向尊敬的霍乱兄,一篇声讨大师的檄文,使我免于遗珠。
  昨天下午约客户谈事情,谈得较顺利,提早结束,因此有空到约会地点隔壁书店逛了一小会。匆匆翻看赫连勃勃大王的《帝国的正午》一书,扑鼻是酱菜缸子腌渍的酸气和吃了大蒜之后浓烈的口臭,令我大倒胃口。我一向是小看“煮酒论史”那个坛子的,比如招福,写了那么多的后宫女人,除了猎奇、以及扭捏作态的小女人哀怨笔调,还有什么?翻旧书谁都会,把它改写成白话文,再加几句狗屁不通的空泛议论,“煮酒论史”几个红人能干的,也就是这样了。
  我这个也许尖刻的断语,对赫连勃勃大王一体适用。
  《帝国的正午》是一本完全不值得买的书。把隋唐那些尽人皆知的事再讲了一遍,实在没有什么真知灼见,只好耍耍嘴皮子。随便什么人物,名字后面加个“那老小子”,除了假装调皮,也能多赚四个字稿费吧?武则天与高宗并称“二圣”,作者说,这下武则天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还不过瘾,又要添一句,其实是“二人之下”,意在讽刺武则天先后侍奉太宗、高宗父子。这个路数,骆宾王讨武后的檄文,早就用过了,武则天尚且置之不理。赫连玩这种低级趣味,不觉得下流吗?书中处处流露莫名其妙的大国沙文主义意识,对朝鲜、日本等周边后进民族,充满蔑视、挖苦,反映了作者落后的历史观。且不说唐朝的辉煌只有前期有限的几十年,随即陷入了无止境的祸乱,对周边的征伐也是互有胜负(比如葱岭之败,以及唐蕃关系的长期被动);唐对诸多属国,也不曾真正征服,更多只限于松散的宗属关系(中国历史上的天朝-朝贡体制一向如此,所以我不认为古代中国在它最强盛的几个朝代-元朝不算-是堪与罗马帝国、阿拉伯帝国相比的强权);就算作者真正倾慕大唐雄风,也不该是如此狭隘、短视,而应学习唐朝那种开阔、包容的心胸。
  类似《帝国的正午》这样的书,和石原慎太郎的狂吠,并没有本质的区别,只不过更嫌空洞些罢了。石原至少还有明确的指向,赫连这个,只是连篇的YY而已。我们的历史教育也许有许多缺陷,但改进的方法是正本清源、正视过去,而不是信口开河、妄自尊大。赫连的笔法,也许有意无意在迎合当下滋长的激进的民族主义情绪,可是我愿告诉诸位,真正自信的民族,是不屑于如此的。基于此,我认为赫连的这本书,是一本误导历史的有害读物。
  拿悠哉大师与赫连勃勃大王作比较,实在辱没了大师,再怎么,我也更欣赏大师这样认真、执著的人,和他认真、执著的文字,虽然我不接受他自我表达的方式,也不同意他对自己急不可待的高估。而赫连勃勃大王及其代表的“煮酒论史”那股酸腐的酱缸气,那种史识的缺乏,以及那种投机取巧的功利态度,都可以休矣。
22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4条

查看全部14条回复·打开App

帝国的正午的更多书评

推荐帝国的正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