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大开的宇宙存在解释,看上去还很靠谱

霹雳大叔
2019-07-16 看过

万维刚一贯的脑洞大开的用理工科的冷冰冰知识来解释看待这个世界。

看完这本书,最大的收获是获得了一个宇宙存在的诠释,仔细一想,还真有可能。也终于搞明白了哥德尔不完备定理是咋回事。

理工科的同学们,不要妄自菲薄,多开脑洞,用我们的理工科知识来用系统去赢人生吧。

这本书,万的缺点如故,是观点的集子,而不能算一本很好规划的书。瑕不掩瑜啦。

附Kindle阅读导出的标注:

最好的自控方法应该是打断正反馈,不让相关模块获得即时奖励和满足感。 正念自控法 布鲁尔的方法分四步,缩写为RAIN: (1) 识别感情(Recognizethefeeling)(2) 接受这个感情(Acceptthefeeling)。(3)观摩研究这个感情(Investigatethefeeling)。(4) 分离(Non-attachment)。 冥想时,我们任凭各种情感在眼前经过但是不参与,练的就是这个功夫。 书中提到了一些减压方法:一个办法是追求一点控制感,如果你对生活哪怕有一点点的掌控,你的压力也会大大减少;一个办法是寻求帮助,让别人分担一点压力;主动帮助别人也能减轻自己的压力——这可能是因为当我们主动帮别人时,我们就有控制感。 关键在于,(神经细胞突触之间的)离子通道对外界刺激的响应,并不是由外界刺激的强度所决定的,而是由外界刺激强度的改变所决定的。 脑神经学家把这个过程叫作“适应”(adaptation)。从很明亮的室外走到房间里,你会觉得房间特别暗,但是待一会儿后就什么都能看清了——你的眼睛适应了房间里的亮度。 所以感受快乐的方法一共有两种: (1)追求多样性。新奇的、不一样的刺激会让我们快乐。 (2) 追求间隔性。哪怕是以前经历过的刺激,如果间隔一段时间再出现,我们还是会感到快乐的。 快乐是短暂的,不满足是长期的。这是一个无间道,你在失望中追求偶尔的满足。要不怎么佛陀说这是“苦”呢。(想要快乐,要么追求多样化,要么通过时间间隔来重温。) 所以在这个时代,间隔出来的快乐更稀缺,所以更宝贵。 这就意味着我们应该更多地使用间隔的方法对快乐进行调控。比如,再好吃的东西,也别一次吃太多;再好玩的游戏,也别无限制地玩。适可而止是为了长期的享受。而且这涉及生活的主动权:被多样性吸引是“被”吸引;间隔则总是你主动。 而第一个方法也有高级的用法。这就是要追求比较“深”的东西。搞学问,学科的道理越深越好,你每进一步都有新的刺激。做事业,目标越远大越好,这样你才能一直有新的挑战。这就是为什么对有使命感的人来说工作才是最大的快乐。 所以我们的快乐调控策略就是,浅的东西用间隔,而深的东西自带多样性。 现代信息论的祖师爷,克劳德•香农(ClaudeShannon)有一个洞见:一个东西信息量的大小,取决于它克服了多少不确定性。 信息论的价值观是要求选择权、多样性、不确定性和自由度。我们不只想老老实实地活着,我们还想活出“信息”来。 人生就是要活一个“选择权”。如果你从来都是按部就班、不敢越雷池半步地生活、干什么都是高度可预测的,那你的人生就不值得记录。反过来说,如果你有能力不按剧本走,敢给自己加戏,在关键时刻有选择权,你做的事让围观群众很意外,这才算是留下了自己的痕迹。 香农的第二个洞见就是,克服噪声的正确办法,是增加信息的冗余度。 想要让别人充分理解你的意思,最好的办法不是用更大的声音对着他喊,而是多给他说几遍。 信息的本质是克服了多少不确定性,也就是不可预测。而冗余度的本质恰恰是提高可预测性。 那么从信息论角度,我们的人生面临一个矛盾:一方面你希望自己活得更有效率,能给世界留下更多信息,做事要有创造性,越不可预测越好;另一方面,你又要跟人好好交流,要增加冗余度,给别人一个合理的预期,让人觉得你是可预测的,这样才能形成合作。 有效的方法可以归结为: 第一,要在学习时间上安排一定的间隔,不要突击学习。第二,在不同的场景下、用不同的方式学习同一个内容。让学习方法和学习内容相匹配,而不是跟学生的喜好相匹配,才是科学的做法。第三,要经常参加测验,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掌握了相关的知识。第四,要把新学到的知识和以前的知识建立连接。 波兹曼说,从来没有任何一位先贤说应该寓教于乐。教育哲学家从来都认为获得知识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学习是要付出代价的,耐力和汗水不可少。 波兹曼说,教育的目的,本来应该是摆脱现实的奴役!要想获得出色的思辨能力,对年轻人来说绝非易事,这是异常艰苦卓绝的斗争。 寓教于乐不是最有效的学习方法。你喜欢愉快的学习过程,但你更喜欢获得真知。管用的方法不好玩,只有付出了努力和汗水,有过挣扎和斗争,你才能真正掌握知识。 正能量梦想之所以有负作用,就在于它想象的是做事的结果,人们会自我暗示,仿佛已经得到了这个结果,以至于不想去做事了。 而取得了好效果的实验,都是让人想象做事的过程。 想象过程,相当于模拟训练; 其实是性格决定命运。怀斯曼发现,运气好的人有三个性格特征: 第一是外向。第二是开放。开放的人愿意尝试新的东西,对风险没有那么害怕。第三是神经质程度低。所谓神经质,就是容易焦虑、紧张、嫉妒。而运气好的人恰恰没有这些负面的情绪,做事非常放松。 你可以把一生之中大大小小的概率选择当成一个系统来全盘考虑。只要每一次遇到数学期望值为正的时候你都选择赌,那么长期看来,你必然是赢的。 没有系统的人一惊一乍,有系统的人心静如水。 全局思维其实就是“无我”和“上帝视角”。这才是破解正常化偏误的关键。 每个人观察世界都带着一个主观视角,我们把东西分成“好的”和“坏的”,其实就是在“对我好不好”这个偏见视角之下的一个分类。丑小鸭和天鹅没有本质区别。多想想这个定理,我们可能会变成一个心胸更宽广的人。 根本不存在完全客观的分类,每一种分类都是主观的——换句话说,每一种分类都是有偏见的。先有“偏见”这个属性,我们才会根 据这个属性去分类。 世界不会因你而存在,世界也不会因你而改变。不管你能做多少,其实这个世界的运行,基本上都跟你没关系。所谓迷信,就是在没有道理的地方寻找道理,在没有意义的地方找到意义,在没有规律的地方发现规律,在没有因果的地方强加因果。 当人面临不确定性的时候,就会有迷信思维。 渔民举行宗教仪式、运动员追求好运气、鸽子做多余的动作,有的是指望神,有的是靠自己,但是本质上都体现了同样一种思维——那就是在面对不确定性时,人们总想做点什么事情来干预一下。 明知道做了也不一定好使,但是我们还是要做,因为不做心里就不踏实——这就是迷信。 我们在世上生活,总要总结周围事情的规律,并且尝试干预和控制,这些是人的本能。找规律、想控制,这不叫迷信——迷信是过度地找规律和想控制。 开启科学的第一步,是脱离日常生活。 最容易“理解”革命的时候是在革命成功以后。 玄幻小说第一定律:要想有剧情,法术系统就必须符合基本的经济学原理。 简单社会里没有太多爱恨情仇。这就引出了玄幻小说第二定律——要让剧情复杂,必须保持一定的平等。 什么叫“不忘初心”?也许就是系统最初设定的目标不能降低。 “对自己不利”恰恰是高水平信号的特征。发信号的代价越大,这个信号才越可信。 通过考试发射一个信号,那不叫有知识。高谈阔论装点门面,那不叫有知识。拿知识武器在辩论中压倒对方,那不叫有知识。 一切不牵扯利益得失的知识,都只不过是智力游戏。 只有当局势不明朗,没有人告诉你该怎么办,错误的判断会导致不良后果的时候,你因为有知识而敢于拿一个主意,这才算是真有知识。 心理学家对“智慧”(wisdom)—词有个非常明确的定义,叫作“明智的推理”。有智慧的人并不一定有多高的智商,有多强的算术能力,而是处事能力和决策能力比较强。智慧包括如下几个方面: 首先是智识上的谦逊。其次,要超越自我。要能从别人的角度去考虑问题,不要光想着自己怎么样。再次,要善于达成妥协。不能光想着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也要考虑别人的利益。 人的智慧跟情境密切相关。换言之,一个人可以在某一方面、某一时刻表现出很高的智慧,但在另一方面却表现得很没有智慧。 提高智慧的方法

  • 一个方法是你要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想象成是发生在别人的身上。
  • 另一个办法是把一个眼前发生的事,想象成是一年以前发生的事,制造一点时间上的距离感。
  • 还有一个办法是把自己想象成一位老师,把在这件事情上要打交道的对方想象成一个12岁的孩子。你跟他打交道,就好像是在哄小孩。结果在这种想象出来的不对等的关系中,你往往能表现出更多的智慧。

格罗斯曼的研究归结起来就是: (1)决策理论水平和决策操作水平是两码事,所罗门悖论确实存在。 (2)主动切换视角是科学决策的最有效手段。 后现代是用审美取代对错。 在同一个语境之下,不同的解释有高低优劣之分。 第一,当你面对一个具体的人时,不要猜测,更不要指责他有什么隐藏的动机第二,对于自己,在做重要决定时,应该深人问问自己到底有什么动机。这样有利于你做出理性的选择。第三,更高级的要求是,对于具体个人之外的、广泛意义上的“世人”,我们要充分了解,甚至运用隐藏动机这个知识。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你有你的计划,世界另有计划的更多书评

推荐你有你的计划,世界另有计划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