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可以原谅,但绝不应该忘记

草莓小饼干✨
2019-07-16 看过

玛赞·莎塔碧用自传漫画的形式记录了自己从童年到青年的成长历程,也通过自己的生活经历向读者讲述了伊朗从雷扎国王时期到原教旨主义者统治时期的变化。在读这本书之前,我对伊朗的印象就是男人留着大胡子,女人身穿从头包到脚的黑袍,常年都在战争,玛赞用画笔带我从一个伊朗人的角度去了解伊朗,认识伊朗。我们经常把伊朗与阿拉伯混为一谈,其实伊朗的前身是波斯,公元642年被阿拉伯占领的波斯成了一个行省,伊斯兰教同时期也传入。伊斯兰教的兴起与拜火教的没落成为了一千多年后“伊斯兰革命”的直接原因。女人被迫戴上面纱,男人只能蓄起胡须,他们被《古兰经》的教义束缚着,文化的进程开始倒行。先进的知识分子用热血反抗封建统治者,封建却被宗教推下了台,它的富有和资源让资本主义红了眼,战争带来的只有死亡和眼泪。海湾战争打得如火如荼,玛赞的父母把她送到奥地利避难,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被迫品尝生活的艰辛与成长的迷茫,她认识了形形色色的人,在情伤和大麻的烟雾中她迷失了自己。在回国后玛赞的西方开放思想被迫困在面纱之下,她用自己的努力与外界反抗着、斗争着,最后还是在父母的支持下离开了伊朗,踏上了新的求学之路。父母对她开放自由的教育和外婆在行为上的引导塑造了玛赞的性格,战争的残酷和宗教压迫教会了她反抗与真诚。玛赞的成长经历实在是不能代表伊朗的普通女孩,她有一对高知父母,皇族出身又坚定信仰马克思主义的外公,勇于对抗国王暴政并解放阿塞拜疆的叔公和叔叔,玛赞的人生注定是不平凡的一生。除了玛赞的个人成长经历,书中用孩子的眼光去看待战争和宗教,黑白的漫画把压抑的情绪推向高潮。战争与宗教始终是少数人的游戏,普通百姓只能成为斗争中的牺牲品。把人民带向不幸的不仅有长枪大炮,还有思想上的高压统治。同时如果一个国家没有足够的能力来守护自己的财富,觊觎者早晚会用各种方式轰开国门抢走一切。本书作于2001年,已经十八年过去不知伊朗人民现在的生活如何,是否她的人民还没有放弃,是否还在反抗之路上努力着,我相信黑纱无法遮住的是一颗颗热爱民族与祖国的赤诚之心。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在伊朗长大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在伊朗长大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