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与哲学家

十三
2019-07-15 08:06:01 看过

里面担任警戒的看守,立即把警觉而呆滞的脸盘紧紧贴在小窗的玻璃上。 一首多么优美的奏鸣曲呀!为什么他不像别的奏鸣曲那样有个名字呢?把他称作瞬间奏鸣曲怎么样?格式不断变化——这首曲子里的一切都是短暂的——好与坏,悲哀与欢乐——正如生活中的一切那样!没有结尾——这一点也与生活相同! ——鲁宾听到突然停止的第十七奏鸣曲,格列布感叹道 在那些掩体里,到处都铺着松树枝。松树散发出松脂味,火堆的余烬散发出烟味。没有炉子,顶部有一个洞,当然也没有灯光。如果你生一堆火,在原木砌成的墙上便忽隐忽现地闪着人的影子。 ——鲁宾回忆自己和一名女同事一起进入战争,接受一座城池的投降的路上 记得那种稀薄的麦片粥,或者没有一滴牛奶的燕麦粥吗?你能说这是吃吗?不!但你得把它当做圣餐,把粥当做圣物,作为瑜珈圣徒的运气行动来接受!你慢慢地往下咽,从木勺的尖端开始,完全沉浸在“吃”的思考中——就像甘露一样,粥流遍你的全身。看着那些泡胀了的小块麦片漂浮在浑浊的粥里,你不禁产生一种剧烈的感情,浑身颤抖起来。就这样——根本谈不上什么营养——你却过上半年、一年。你能把这与狼吞一大块牛排相提并论吗? ——监狱残酷的环境给了一个思考的机会 听着,由于轻而易举的胜利,由于欲望上的满足,由于成功,由于饱食引起的幸福,实际上,这是痛苦!这是精神上的死亡,一种道德上的永久消化不良!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第一圈(上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第一圈(上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