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士比亚对两种极端命运观的驳斥——《哈姆雷特》

柠檬的陈陈
2019-07-13 看过

首先在这篇书评前,引用一下亚里士多德在《诗学》中对悲剧的定义:“悲剧的目的是要引起观众对剧中人物的怜悯和对变幻无常之命运的恐惧,由此使感情得到净化。悲剧中描写的冲突往往是难以调和的,具有宿命论色彩。悲剧中的主人公往往具有坚强不屈的性格和英雄气概,却总是在与命运抗争的过程中遭遇失败。”

在早期的大多数古希腊悲剧作品中,不难窥见其中浓厚的宿命论色彩。典型作品就有久负命运悲剧盛名的《俄狄浦斯王》,而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并不是一部严格意义上的命运悲剧作品,但是人物要是不发生点转变,那就不是戏剧了。通过哈姆雷特前后几次对待命运的不同态度,我们不难窥见莎士比亚在作品中对两种极端命运观的否定和驳斥。

对于哈姆雷特的人物前史,虽然文中并没有直接交代,但其实不难可以猜测哈姆雷特出身高贵,从小接受良好的贵族教育,那时候他崇拜英勇善战的国王父亲,并且坚定不移地相信母亲对父亲的爱是忠诚和贞洁的。他眼中的世界也肯定是像他眼中的母亲一样,美好而圣洁。

然而在他的父亲死后不久,他的母亲践踏了对前国王的忠诚和贞洁,和他父亲的兄弟结婚。也就是乱伦。而他的叔父克劳狄斯正是他的杀父仇人。哈姆雷特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发现皇室亲族的丑陋,社会的黑暗与现实。他像马基雅维利一样抱怨命运的无常与不公——“丹麦是一座牢狱,若不是因为我有了噩梦,即使把我关在一个果壳里,我也会自称为无限空间之王。”此时哈姆雷特企图奋起反抗命运对他自身的主宰。这是人物的命运观第一次发生转变。

并且他在“选择谁作为他的唯一心腹”这一问题的处理上,不难看出哈姆雷特此时的命运观,他没有选择他深爱的奥菲利亚,没有选择对他宣誓的军官马西勒斯,而是选择了好友霍拉旭,他所给出的理由是:“能够把感情和理智调整的那么适当,命运不能把他玩弄于指掌之间,那样的人是有福的。给我一个不为感情所奴隶的人,我愿把他珍藏在我的心坎,我的灵魂深处,正像我对你一样。”

所以在这个细节处理上同样透露了哈姆雷特此时的命运观——命运不应该主宰人,人是可以通过努力改变命运的齿轮。

随着剧情的发展,人物即将再次迎来转变。由于在一次意外中杀死了大臣,哈姆雷特在开往英国的大船上,鲁莽行事拆开了公文,却发现他即将被处死的命运。而与此同时又因为种种命运巧合——小时练习字迹端正的本领,恰好放在他口袋里的国玺使他顺利修改了国书,救了自己。可是他却没能救回自己的爱人奥菲利亚。在历经辗转变迁之后,他对心腹霍拉旭说:“无论我们怎么辛苦的图谋,我们的结果却早已有一种冥冥中的力量把他布置好了。”此时,哈姆雷特的命运观再次走向另一个相反的极端——相信宿命早有安排,任由命运摆布。这看起来前后矛盾,其实是人物性格使然。

从哈姆雷特前后对待命运态度的不同——主宰命运和被命运主宰。其实从他看待命运这个问题上,就已经揭示了哈姆雷特本身的性格缺陷——他始终把一切归咎于外部力量(命运)所导致的结果,没有从自身寻找问题的根源。

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不是一部命运悲剧,而是一部性格悲剧,其实悲剧并不是命运所造成的,是由人物本身性格和他的性格趋使他做出的选择决定的,这是莎士比亚对两种极端命运论的否定和驳斥,人文主义终究指向的还是人。

值得一提的是在莎士比亚另一部悲剧作品《麦克白》中,许多人把悲剧根源放在一开始女巫在荒野对麦克白的吐露了未来命运预言,这虽然从一开始就注定了麦克白的最后的命运。但是所不能忽略了麦克白在得知未来命运之后,由于他自身对权力的欲望不断膨胀,并且发展到后来对旁人的不断猜忌和谋杀,最后吞噬自我。这些都是人物本身性格趋势人物所做出的决定。悲剧的根源不是命运,是人本身。

2019.7.13

陈猴砸儿

0 有用
0 没用
哈姆莱特 哈姆莱特 8.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哈姆莱特的更多书评

推荐哈姆莱特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