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是场烟火秀

igni
2006-03-10 看过
Egon Schiele把自己看做倍受折磨的圣人。他同其他艺术家不同之处在于,他对描绘受折磨的人体如此高涨的热情。在他自画像里,他把自己画成一个可怜悲惨的人物,也是对自身脆弱强有力的揭露。我们并不能真正知道他的创作风格是否来自于他青少年时期的自我怜惜的焦虑。但这本身就是一种震撼人心的主题。他用闪光的白色勾出他的身体,目的在于暗示我们他对被囚禁与他的限制性的感觉:注意到他的胳膊几乎就消失在他的肘部—自相矛盾的是,这也暗示了生长和潜力。他是一个不快乐,骨瘦如柴的年轻人,画中他阴毛肆无忌惮的生长,也告知我们他不快乐的中心。也许这是一个太个人主义的观点,但他用歇斯底里的方法来表达他的恐惧和对许多年轻人的怀疑。他是个出色的,令人不安的,还是有着不相称的天真无邪的画家。

他是28岁就去世的奥地利表现主义画家,他了解人体骨骼结构,早期的作品里的裸体人物都只有皮肤和美丽地让人战栗的骨骼。但到了他20岁中期,他意识到了血肉的作用:在压力下它是如何青淤如何绯红,在皮肤下的血液是如何把皮肤染成绿色或是红色。结果是,他尝试出了怪诞的艺术风格,但不可否认,那些画有着不同寻常的美。
他笔下的模特总是慵懒梳妆,被她们的衣领和围巾抚爱着,即使长相出奇的丑也会在他画出的衣服里显出诡异的美。
色情,在他的画里是主题,但却不足以表达出他画中泰然自若的性感。他用可爱的笔触描绘出女人自慰或是女孩子之间的性行为。他的天才之处---也许在某些人看来是罪恶,就是在于创造了视觉上令人愉悦的图象,而这些图象在另一方面让人十分烦扰。
比如他的那副 “Reclining Semi-Nude(1911)”,那个半裸下身的女人,还有腰身上奇异眩彩的条状大裙子。
当他好不容易得到一些社会的肯定时,却死掉了。很难想象他多活几年会怎样,是少年仲永还是在成长为非凡的画家。我们现在所能断定的是,他笔下的骨感美女改变了我们看待人体的角度。

(我曾经在凡高博物馆看过他的展览,当时还配有录象在各厅播放。画面中是两个赤裸的男性,身上穿着破布条,纠缠在一起的情景。男人身上绿的红的,一片一片。他有着丰富的想象力,对死亡的想象力。人体被炸弹炸飞,飞到空中,炸成几半,这实在是一场死亡的烟火秀。我很喜欢这个比喻,就象我听到别人说,粉碎性骨折,脑子就是出现骨头开出一朵花的情形。)

(编译自Time Out New York,还有其他资料)
3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席勒(中文版- BASIC )的更多书评

推荐席勒(中文版- BASIC )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