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构的不止是文字,兜售的都是异帮的调调

西塞
2006-03-09 看过
甜蜜的复仇
把你的影子加点盐
腌起来
风乾

老的时候
下酒

    只要这一个标题,五句话,一共24个字,就拜倒在夏宇的石榴裙下。

    原来可以在心里杀死一个人,而且他死得那么惨,而我又可以如此开心却不用负刑事责任。

    第一次遇见她是我小学六年级,哥哥买的一本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台湾女诗人30家》,那时候,席慕容正当红。

 

      疲于抒情的抒情方式

4月4日天气晴一颗痘痘在鼻子上
吻过后长的
我照顾它

第二天院子里的昙花也开了

开了
迅即凋落
在鼻子上
比昙花 短
比爱情 长


    昙花和吻过后长的痘痘的联系,就是短暂吧,昙花一现已经短暂,这棵痘痘的长度比昙花还要短,却比爱情长。

    写爱情短暂,一个爱情都没有提到,夏宇的文字辛辣却不见红色,闻不到辣味。

    于是,开始到处找夏宇来读。

      蛀牙记

你是不写诗的,不关心
我如何押韵和断句
连诗也不读
非常瘦
净重
是骨骼
毛重是戏

有两种东西在我身上
诡密的蛀蚀
一颗坏牙和你
我会迅速的死掉
死了依然甜蜜
你是那种细菌
爱好潮湿
糖的
世居

而我决定了 下个轮回要
离你一万光年
尚未命名的星星
看人间你演一个小丑
有著晦涩的鼻头
走在路上喜欢自言自语
在天上我笑得流泪
啊人们将心疼一个死于蛀牙的女孩
我断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句

我甘心要为我的诗死
你仰起脸彷佛我就在你的鼻尖发光
你演一个神经质的星象家
「你还牙疼吗?
你还掉不掉眼镜?」
我还爱笑 信任
你多骨节的手

所有的灯都黯了
所有的角色还给面具
剩下茧
厚厚的在你脚心
观众们在回家的路上争执
幕落了
还是岁月
一万光年 尚未
命名

而你像是睡著了
看起来更瘦(连诗也不读)
我在最远的位子
逐渐低温也奋力
要焚烧
要亮著 要
让你看到 荒了
天老了 地
我努力努力
焚烧
暴燥的
焚烧

    高中的时候常常夜里胃痛,到了高三的下学期这种疼痛终至最高峰,日日上演,翻来覆去难以入睡,那时候就用一个意念来支撑自己,如果妈妈第二天看到我冰冷的身躯,亦或是她一周以后才发现我已经死去这个噩耗,一定会承受不了,所以夜里用啃大部头,深涩难懂的书来安慰睡眠。
    最近,胃痛又常常发生,读这首诗再合适不过。

    荒了 天老了 地 我努力努力 焚烧 暴燥的 焚烧

 

叫“李格弟”的填词人夏宇

狼 齐秦

残酷的温柔 齐秦

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 赵传

你在烦恼些什么呢亲爱的 陈珊妮

及齐秦《我拿什么爱你》专集

 

    夏宇,1956年出生于台湾,原籍广东省五华县人。毕业于台湾艺术专科学校影剧科,曾先后在出版和电视公司任职。她写诗,写小说,也写散文,剧本和歌词 曾发表过四本个人诗集 (备忘录、腹语术、摩擦无以名状以及Salsa)。
73 有用
6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7条

查看全部27条回复·打开App

夏宇詩集/Salsa的更多书评

推荐夏宇詩集/Salsa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