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会童年时

法兰
2006-03-07 看过
在报上看到《窗边的小豆豆》新书简介,一看到“巴学园”三个字,顿时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惊喜。

小时候在家里订的《儿童时代》上是早已结识过“小豆豆”的。至今仍记得那杂志每期都会有四版纸张较好的图片,而有小豆豆的那一期则占去了中间对开的两页,闭上眼睛,模糊的还记得那一幅幅单色的钢笔连环画仿佛是棕黄色调,还能记起小豆豆是被画成一个圆圆的脑袋,细长腿的小女孩。

当时尚年幼,都不懂得看书要注意作者名字,以至于要到了现在才头一次知道原来“豆豆”真正名字是叫黑柳彻子,而“巴学园”,并不是爱丽丝在兔子洞里发现的虚构王国,它竟是真真实实存在过的。

这种发现的冲击不下于当时读到那篇明显是浓缩版本的《豆豆与巴学园》结尾:战争爆发了,大火吞没了巴学园,豆豆和同学们难过地告别了这所电车上的学校。但是,大家永远也忘不了巴学园……

那一刻,幼稚的心灵竟因这个结尾感觉到一种难言的悲伤和重重的疑惑:以往看过的童话里,无论里面的人有怎样的奇遇,身外的世界却予人永远不变的安全感————爱丽丝进入奇幻王国但她醒来现实的世界宁静如初,海的女儿失去声音化成泡沫但海底世界风平浪静,魔方大厦中的诸国似乎千奇百怪但各安其位……只有“巴学园”,这样的乐园竟然会消失在战火中,彻底的没有了。

孩子不懂“战争”是怎么一回事,只是本能地感到这个故事与纯粹的童话有所不同,从心底有一种对世界失去常态的不知所措,察觉到一种超越了童话的界线,直逼到人面前的现实的忧患。

童话故事里也有战争,但那与烧毁巴学园的战争似乎又不同,在过去它们从来不曾这样令我不安与惆怅过。

这是第一篇因“战争”的介入令童话的世界崩溃而深深嵌在我回忆中不能忘却的作品。

一直以为《豆豆和巴学园》是个童话,豆豆的钱包掉进便池她去拿工具把便池掏了个底朝天,校长看见了,只是问问原因,点点头说“记得要还原”就走了————无论是孩子还是大人,对待事情的处理方式都与我们生活中所常见的太不一样,它的不合常规,让资讯匮乏时代,除了作品本身不清楚背景的孩子只会把它归为“童话”————后来读《窗边的小豆豆》作者后记,里面提到有老师给学生每天读一段这本书,觉得那些孩子真是很幸福,羡慕得很。因为我知道,会给学生读这本书的老师,一定懂得告诉学生怎么面对变幻的世界,一定可以安抚孩子首次面对变幻的极度不安。而我们生活的现实里,只有最合乎常理的老师与校长,并不粗暴,但遥远,不可亲近,难以信任。

少年时代关心豆豆在“巴学园”的种种趣事,即使有那样败兴的一个结尾,还是以一种无法自抑的代入感为豆豆在巴学园的奇思异想感到畅快。而现在,我发现我不自觉的将眼光投往豆豆身后成年人的世界。

这本书写的是“窗边的小豆豆”——作者解释“窗边”一词来自“窗边族”,有不见容于常规社会的边缘化色彩。但在这样的孩子的身边,却是一大群宽容的成年人努力在一个常理充斥的社会撑起另一个空间,供孩子自由奔跑与玩耍。小豆豆知道吗,她其实是一个多么幸运的孩子。

无论是那个孩子被邻家少年错骂一声“朝鲜人”反为对方的困境而悲伤的母亲,还是那个在战时不肯去军工厂进行慰问演奏换取礼品与食物,声称“不想用我的提琴拉军歌”的父亲,整本书从孩子的视角淡淡道来,仿佛大人所做的都是极为自然,顺理成章的事情,然而我们知道,有这样见识与风骨的父母,在那个时代,甚至这个时代,一直是何等难得。

从收录的后记里才较完整了解“巴学园”的创办人小林先生在日本教育界的深远影响和地位。而在正文里,更多的则是看到这位了不起的校长与孩子相处的点点滴滴,在这些细节里,“韵律操引进日本第一人”、“了不起的教育家”……这些冠冕堂皇的词语没有作为重点出现,只有一个活生生的有趣老人,他以自己的一言一行影响着学生,造就了独一无二的“巴学园”。

作者甚至故意淡化了从正统的角度小林校长的成就所获得的荣誉(较全面的介绍放在后记里),尽量避免在正文里重点渲染这些——因为孩子看世界的角度与成年人不一样,他们的视野或许没有大人开阔全面,但是,正因如此,他们更注意从自身的角度真切的体会。从这一点看,尽管黑柳彻子是成年后才写了这本书,然而她的叙述角度却更偏重孩童的视角。

我很庆幸“巴学园”不是霍格维兹魔法学院,后者虽然有趣,可惜它的有趣是空中楼阁,不可触及。当成年后的我仍为“巴学园”与它的故事所感动的时候,一想到这所学校确实在现实的世界里存在过,它所体现的成年人与孩子的相处之道有例可循,理想主义并不是全无生机,我就觉得,谢天谢地我们对未来的学校总算还可保有一点希望。
44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窗边的小豆豆的更多书评

推荐窗边的小豆豆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