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作家而言,一直都在底线

苹果酱
2006-03-02 23:40:42 看过
   在生命的底线,可以自由的呼吸,因为没有更糟糕的事情发生。克里玛在少年时被命运打压到底线,真正的生命由此开始。
   一般来说,当一位作家不怕更糟糕的事情发生,才可能有自由的呼吸与写作。
   但在我读到的这本书里,没有任何新鲜的故事发生。与其它故事相同的小说相比,本书中的主人公戴维教授,在不自由的国度里感到太久的压抑,试图通过对性爱禁锢的一次有限的反抗,来反对社会强加在知识分子身上的遏制。其中的意义对于戴维教授十分巨大,但对于读者已经十分微弱。
   克里玛可能有更好的作品,我还没有阅读。
   我希望,读他的小说,是在读他经历过死亡后的感受,以及他在强权下富有勇气的写作,毕竟在这世界上不会有很多的作家有克里玛的经历和勇气。
   对于写作而言,对于作家而言,一直都在底线——假如没有自由,假如现在的我们。

     是不是还有一个翻译的因素,比如,汉语写作的小说近些年的商业气息浓重,影响了很多写作者与阅读者,如果在延续一下,就会影响的外国小说的汉语翻译。我在这本书里看到的一些很轻松很好看的文字风格,已经有了商业化的气息,但这气息是克里玛的呢,还是翻译者的呢?我现在无法知道。
1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伊凡·克里玛中篇小说卷(上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伊凡·克里玛中篇小说卷(上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