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勘误和附记

听石
2019-07-05 看过

是书绝妙。但大陆版相较联经版删节较多,因夏氏兄弟立场使然。联经版的注释每有不当之处,篇章中错字、错漏亦多。涉及当时文化人名有夏志清遗孀王洞审校,谈及电影部分又经过李欧梵批注,错误较少,但夏氏兄弟涉猎甚广,其中京剧、医药等部分,恐系编者不能全面把握之方面。今天草草读过一遍,依照联经版做一些勘误和附记。

p46 注 1

原文:“谭富英(1906-1977),老生演员,祖籍湖北武昌,出于北京”。按,此处“出”后似脱一“生”字。同时,谭家祖籍出自湖北黄陂,谭鑫培(谭富英祖父)生于武昌。

p56 注 5

原文“白杨”应为“白光”,白杨(1920-1996)与白光(1921-1999)同为当时女演员,文中为白光。

p95 注 1

杨宝森条下注其 1930 年代末名列马连良、谭富英、杨宝森、奚啸伯“四大须生”云云。按,京剧历史上“四大须生”有前后之别。前四大须生为余叔岩、言菊朋、高庆奎、马连良,其时代为 1920 年代。杨宝森唱红是 1935 年之后的事情,彼时余、言、高都基本上脱离舞台了,因此 1937 年《戏剧旬刊》评“须生四杰”为贯大元、马连良、谭富英、杨宝森。不过这一排名并未获得足够公认,贯大元后来且败嗓退出舞台。直到 1940 年代后期,余、言、高都已辞世,奚啸伯唱红,方有后四大须生马、谭、杨、奚之议。

p118

倒数第二行记童芷苓“常打先灵洋行德国荷尔蒙“保女荣”Polygnon”。按,此处英文有误,应为 progynon。所谓“保女荣”即雌二醇苯甲酸酯,是雌激素的一种,主要用于绝经期治疗。先灵洋行即为 Schering 公司,为德国著名保健药公司,其美国公司名为 Schering Plough(先灵葆雅)。童芷苓是京剧旦角名伶,此药的主要作用是增强雌性魅力,系二十世纪前半叶滥用荷尔蒙疗法的实例。

p168

倒数第九行夏济安记自己到妓院“抽了她们几支飞利浦马力斯”,盖 Philip Morris 公司所产之万宝路(Marlboro)香烟。

p186

最后一行“北平最近死了两个人:朱自清,享年五十一,金少山,享年五十八。”按此信 1948 年 8 月 18 日写,朱卒于 8 月 12 日,金卒于 8 月 13 日。但以此二人并举,前所未见。

p214

第四行“Gimo的大儿子”。按此 Gimo 为 Generalissimo 的简缩,即蒋介石战时头衔“大统帅”的简称。美国人多以此称呼蒋。

p230

第二行“我于十二月二日飞返上海,官价票是$1905元”。按,当时(1948 年底)币制改革,金圆券发行已经接近失败,故夏济安此处应当是美元结算,比之今日价格大约是二十倍之多。12 月 5 日解放军即进至密云,傅作义急调 35 军回援,被围于新保安。北平随即陷入围城。

p271

第六行“共产党于短时期内恐尚无渡江企图”。按,此信写于 3 月 15 日。同年 3 月 31 日,渡江战役总前委即已制定《京沪杭战役实施纲要》,4 月 20 日渡江。

p339

第八行“还有一家是李宗义、梁慧超(赵燕侠的爱人)、王家奎在唱”。按,京剧界无王家奎,此处疑是名净王泉奎,当时正搭杨宝森班,在天津唱戏是可能的。并且李宗义、王泉奎 1976 年有电影《斩黄袍》存世。

p344

第四行“又在一家“亚洲学院”担任大一英文三小时”。按,此处应当是“亚洲农商学院”,即钱穆举办之“新亚书院”前身。但夏济安系亲历者,所题“亚洲学院”之名,未可视为轻率,可资与新亚书院历史对照研究。

p399

诗中最后两句“黄昏时又是一架喷火机触山/隔海有人在哭妙根笃爷”。佳句。“哭妙根笃爷”是三十年代上海流行的独脚滑稽戏,王无能创作。

p440

第二行“今日坐船去台湾”。按本信写于 1950 年 10 月 23 日,彼时志愿军已经入朝。10 月 25 日首次战斗即爆发,史家以此为朝鲜战争起点,本卷书信亦截止于此。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夏志清夏濟安書信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夏志清夏濟安書信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