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和本书无关

理想国
2006-03-02 看过

李零的文章其实看过不少了,这位先生也算得是《读书》的常客,但是也正因为如此,常常把他和另外几个人搞混了,比如李学勤,和他一般也是治考古的;还有李皖,虽然是个乐评人,但是姓名也只有两个字。放在十多年前,这样的错误是不会犯的,因为那时考试语文,有所谓文学常识云云,所占比重颇不小,不是背诗接词,而是拎出某位先生,叫你说出他的大号小号外号别号,且世居何地家谱传承,总之越刁钻越要牢记。老师出题就走这样的下三路,后来我们得了乖,某先生的名篇反倒撂一边不去背它,专背这种旮旯里的所谓常识,滚瓜烂熟,张嘴韩昌黎,闭口柳河东,考试分数也芝麻开花节节高。

到后来才知道上了大当。

而且也不用考试了。所以看书读文章,哪怕是拍案击节,也不曾仔细去瞧作者的大号了。某只鸡蛋味道挺好,我管它是哪只母鸡生的呢。

话是这么说,但是当你常常吃到这种熟悉的鸡蛋,慢慢还是会对生产它们的那只母鸡好奇的。对于李零的认知,就是这个过程。

岔开一下,先说说小资。小资号称是对平庸生活的反动和时尚的理解,我就听说某位同学精研茶道,好像笑傲江湖里的绿竹翁、祖千秋之于美酒,不特如数家珍,饮具也各相匹配,至于品尝之法,更如红楼里的妙玉,牛饮之辈,出了她的门,她后脚就去提水冲地板,仿佛污浊了她的贞操。据我们老大冬虫同学说,这种小资,是真有品格,便是喉咙干得冒烟,见了那一碗递上来的树叶水,也说它不是好茶,不饮。伪小资则不然,他们没有信仰,不过附膺风雅,一到紧急关头,就现出真面目。

之所以说小资,是说所谓小资,其实不过就是一种偏执的爱好,这种爱好,在真小资那,形式就是内涵;在伪小资那,形式胜过内涵。

按照这样的标准,我对于考古学的喜好,也称得上小资。而且是伪小资。我喜欢看些考古学的东东,但是没有深入的愿望,什么都想看一点,哪个方面都不愿意看得太深。李零是一个考古学家,而且东一榔头西一棍子,深入浅出,很对了我这样伪小资的胃口。

而且他的东东非主流。比如马王堆的房中术,或者中国的方术,多少带点神秘的意味,不是那种堂而皇之的考古。伪小资都喜欢冷门的东西,因为冷门,知道的人就不多,这样就有冒充专业的资本。

不过这样还不足以对李零佩服无地。其实李零那些偏僻的考古,对伪小资而言,也不过是风烟过眼,看了就忘了。由伪小资而成真粉丝,还是他那些大胆而掷地有声的杂文,他的杂文,别具一种风格,就是把考古学的一些东西引进杂文里来。这是一种本事,杂文读起来要酣畅淋漓,而考古文章总是有些拗口,他居然就把这两者水乳交融了。很不容易。以前读周作人的文章,大段引古人的东西,略加点拨,古人的东西就好像全是为了他的文章特别写的,这是真正的高手。李零的文章还没有这样化大象如无形,但是也算得是拎出木乃伊的马甲长矛,披在自个儿身上,气势全出来了。

《花间一壶酒》,大多是这样的杂文和随感。具体评说某篇文章是没有意义的,大凡风格,不亲身体会,无从谈起。如同该书的副标题“越活越糊涂,越喝越明白”。酒这物事,当你活到某个岁数,你就发现,它不是用来醉人,而是用来灌顶。

还值得一提的是,李零上一本随笔集《放虎归山》,淘得可真值。那是在长沙万卷书市,全四辑书趣文丛都三折发卖,书的定价本来就低,我的会员卡还可以折后再折,三十多本书,算下来也就一百元,几乎和买废纸差不多了。而那一套书,其实很不错的。好书的命运,多半如此,也唯其如此,我经常可以用极低廉的价格淘到很想要的书。不知道这是幸,还是不幸?

但愿这本书,不是那样的命运。无论如何,这还算得上一本不错的书。
16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更多回应(7)

花间一壶酒的更多书评

推荐花间一壶酒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