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剧的诞生

Jupiter.K🇬🇧 🗽
2019-07-04 看过

诗性哲学 诗性悲剧 哲学使人明智,哲学同样使人疯癫,在尼采与叔本华观点的对峙及思想冲击下,使人逐渐邂逅人生于世而痴迷于创造的悲剧性,不知不觉地,使人忧郁,泛起一丝不可思议的恐惧,这是对痛苦根源的无力把握,人们总在或有意识,或无意识地用“日神”欺骗自我,往往被欺骗得越深,成就越大,这也就诠释了这个世界上夜以继日的工作者,人类总受着无意识的行为乃至思想的支配,在痛苦中创造,而这个过程更是无尽的,有创造就会有毁灭,而往往悲剧是这个过程的“意志的清静剂”,它在告诫人类痛苦源自意志自身的盲目,徒劳和虚幻,是不可救赎的,所谓辉煌的表象不过是“日神”的假面,而“酒神”诞生出“日神”,是因为我们需要艺术的拯救 但从本质看来,却也不过是欺骗自我而谛生出的美学挣扎,毋宁说只是只是倒映在黑暗苦海上一片灿烂的云天幻景罢了,我们要有声有色地演绎这幕悲剧,不要失掉了悲剧的壮丽和快慰,于艺术顶峰及哲学,也是值得的! 在领悟到人生的无意义性时,我提出了个疑问:“既然人生是个无意义的循环,那么在古希腊人已经意识到这点时,为何与其痛苦的活下去,也不选择死亡,融于自然。”从这点上出发,也就不难理解临刑的殉道者怀着狂喜的幻觉面对自己的苦难。但要想解答这个疑问,我们首先就要清楚,尼采和叔本华虽站在同一出发点,沿途风景及终点却是大相庭径。叔本华是很悲的,而尼采是带有一定反悲的(本质仍是悲)在《悲剧的诞生》中,有一情节这样讲道:“弥达斯强逼酒神的养育者西勒诺斯说出‘对人来说,什么是最好最妙的东西。’而西勒诺斯木然呆立,最后道出:‘最好的东西是你根本得不到的,这就是不要降生,不要存在,成为虚无,不过于你还有次好的东西——立刻就死。’”这就表明了人生的无意义性。而令我庆幸的是,我和尼采能在多处观点高度一致,在他讲出他的理解之前,我常常能提出一个与他相同的观点,有点像在探秘[捂脸]我认为,人之所以选择生存,一定有什么比生存的意义更加重要,就个人而言,生存的意义一定是最重要的,但于群体而言,一定有某些复杂的因素宫廷构成了一种臆念,超越了个人,生存,意义,或许是责任,但一定比责任复杂得多,这才构建出了世界这一群体,好比人有两条引线,一条较为柔软,是个人的,是对于生存意义的,断了会有部分人死,但有更大一部分人选择生存,这是因为有另一条更坚固的麻绳,是社会的,群体的,是由各种复杂因素形成的麻绳网。简称社会网,这是断不得的,一旦断裂,马克思体系也不再存在,世界也不复存在。在我继续读《悲剧的诞生》时,发现尼采也提出了这点,但他形象地把它称为一束光,一束更高光辉的遮暇的日神之光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悲剧的诞生的更多书评

推荐悲剧的诞生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