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与神秘

欢喜陀
2006-02-27 看过
——欢喜陀完成于2004年5月,那是我第一次写诗歌评论

勒内夏尔(法国,1907—1988)
    我是在Barre Phillips粗糙而发出金属磨擦般贝司的引导下进入到勒内夏尔的超现实世界的。音乐所营造出的神秘色彩是阴暗的,不论是从远处传来的Paul Bley断续的钢琴,还是忽然在嘶鸣贝司声中将空间骤然破坏的Evan Parker低沉的萨克斯。神秘,因为断裂的愤怒而疯狂,恐惧或是屈服,迷失或是清醒,紧张或是惊悚,抽象或是迷离。一支溺水的手伸出水面,胡乱的挥舞,与音乐中沉重的喘息交融在一齐,被突兀的贝司猛的割断:

《四种迷人的动物》
4云雀

天空绝对的炭,白昼最初的激情
它镶嵌在清晨,歌唱起伏的大地
报时的钟声,它呼唤主人,它途中的自由

太迷人了!人们赞叹着,射杀它

    勒内夏尔的象征的形式是简约的,但支离于其后的精神空间却是极其晦涩的,至今仍有大多数作品是未被认知与理解的。质朴偏离的后现代哲学在异奇的暗喻下变得疯狂而隐藏了揭示。将自己的内心包裹起来的诗人往往有着超越常人不堪忍受的痛苦经历。
    理论是法国人的专长,但实施者却往往是美国人,此时耳中一阵慌乱的贝司将我的心陡然从胸腔掀至喉咙,自然而然地被眼前相互搏杀的人群所震撼,像被一种残忍之美所放射出来的迷咒所催眠。迷乱抽象的暗喻隐射着诗人本身与人类社会最不愿启及的原罪:

《四种迷人的动物》
1公牛

你死时,夜不再降临
被嘶喊的黑暗所包围
太阳在两个相似的尖点上

爱的猛兽,剑中真理
互相刺杀的一对在众人中独一无二

    与博纳富瓦睿智而理性的思索不同,勒内夏尔关于生与死的哲学是愤怒与封闭的,他渴望保持一种清醒与昭然的旁观者角色,却无意识地进入到了混沌与迷失的在场状态。争吵,与自己文字背后的灵魂口舌,莫名的恐惧在生活的盲区和混乱的情欲之间的徘徊让这种自罚的赎罪感超越了正常的思考模式而支配了文字。晦涩,勒内夏尔的晦涩是一种形式透彻与思想混乱的矛盾,这在他所有情感直白、但不经意遗忘在诗句中令人费解的象征得到了某种潜意识的暗示:你泡在其中的黑暗受你的太阳般上升的淫荡所支配。人生是悖谬性存在的。拒绝,因为害怕拒绝而主动拒绝的内心躁动被诗人的文字所影射:“我不是单独的,因为我是被抛弃的。我单独,因为我是单独的,园圃隔墙间的杏仁核。”这不是一种建立在自信与独立基础上的骄傲,而是致极自卑的反面:拒绝,因为被烙上了卑微的印记变得无助与晕眩。得不到寄托的心灵永远只可能离散于个体的灵魂愈来愈空……
    在选择拒绝之前,为什么不先尝试着接受呢……

《空间中的房间》
这就是树枝的歌,当暴雨逼近——风用雨,用重返的太阳,给自己搽粉——我浅浅的醒来,我飞升着融化;我收获未成熟的天空。

靠着你,躺着,我移动你的自由。我是喷吐花朵的一坨泥土。

难道劈开的喉咙比你更绚丽?要求即死。

你叹息的翅膀把一根绒毛放在叶片上。我爱的箭矢闭合你的果子,渴饮它。

我在你脸庞的恩惠中,我的黑暗用欢乐盖住它。

你的喊叫多么美,它把你的寂静给了我!



6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勒内·夏尔诗选的更多书评

推荐勒内·夏尔诗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