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年前的那段关税加征史,暗藏着不变的大国崛起规律

泾水徐公
2019-07-01 看过

在人类文明的发展历史中,贸易的作用举足轻重。利润是贸易最原始的驱动力,在这种动力的驱使之下,商人不惜跋涉万里,跨越危险的沙漠、荒原和海洋,最终在远方的国度完成交易。在交通并不发达的年代,来自远方的货物,自然会变得“物以稀为贵”。而完成这项使命的商人,往往可以得到数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利润。

蛮荒时代的商品交易,往往伴随着侵略和征服。但另一方面,这也促成了文化间的交流。在频繁的交流背后,那些盘踞商路的大国,往往得以在财富、文化与政体等方面,远远领先其余的国家。此时此刻,世界帝国的权柄,多半已经尘埃落定,只等待这些大国前来接棒。

当世界帝国变得愈发强大时,为了保住自己的既得利益,他们往往会借维护秩序之名,行破坏公平之实。在贸易诞生的那一刻,贸易保护主义便已经出现。当新的挑战者出现时,双方对权柄的争夺手段,却总是一再重复。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历史总是一再重演,从无例外。

在第一次工业革命期间,棉纺成为了英国的金牌产业。为了保护本国的棉纺产业,英国不惜以增加关税、立法保护等手段,成功完成了对印度棉纺产品的封锁。当工业革命正式爆发后,胜负之势已成定局,英国也得以站立在世界之巅。而哈佛大学历史学教授斯文·贝克特,则在他的著作《棉花帝国》中,完整回溯了这一段历史。

贝克特教授的研究涉及面较为广阔,其中包括资本主义的经济、社会和政治历史等方面。而他任教的细分学科,则包括资本主义政治经济、美国资本主义历史、镀金时代美国史、劳工历史、全球资本主义等学科。而这本《棉花帝国》,则以棉花的生产和贸易为切入点,回溯了殖民时代的那段贸易史。

棉花贸易宛如一面镜子。它折射出了贸易冲突的竞争本质,以及大国崛起的不变规律:唯有因地制宜,敢于变革者,方能登上世界之巅

(一)人类与棉花

大多数棉花品种,都诞生于较为炎热的地区。在种植技术并不发达的古代,人们并未驯化出耐寒的棉花品种。所以,棉花的几大主产地,大都分布在位于热带、亚热带的古国。

人类对棉花的驯化,是文明发展的必然现象。早期的人类,大都生活在大自然中。他们需要狩猎野生动物,采集植物的种子和果实,靠此为自己提供食物。在这恶劣的自然环境下,他们经常会被割伤、刺伤,甚至会因伤口感染而死亡。为了保护自己,人类开始将兽皮、树叶披在身上,这便是人类最早的“衣服”。

而在棉花渐渐普及开来之后,它受到了人类的广泛欢迎,最终成为了一种常见的衣服材料。而在棉花的原产国,人们对棉花的欢迎更为尤甚。这些帝国的文明、习俗与外贸,无一例外与棉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结。

位于北美的阿兹特克帝国,位于如今的墨西哥境内,其中相当一部分土地位于热带。在天然的炎热气候之下,棉花得以蓬勃生长,在充裕的材料之下,当地的棉纺工艺也得到了很好的发展。

身穿棉布的阿兹特克人

斯文·贝克特教授在他笔下的《棉花帝国》中,描绘了阿兹特克帝国棉花产业的兴旺一幕。仅仅在1518年这一年,阿兹特克的棉花种植与加工者,便为皇帝蒙特祖玛二世奉上了大批棉花贡品,其中包括原棉92000磅,白色棉布4800匹,染色棉布3200匹。这意味着,在那个高度依赖手工和人力的时代,棉纺产业的规模已经非常庞大了。

在那个贸易闭塞的年代,阿兹特克帝国炎热的气候,为棉花提供了良好的生长条件,也为当地的纺织工人,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原料。正是这些因素,促成了阿兹特克棉纺产业的领先。

在落后而闭塞的年代,地缘对产业有着决定性的影响。时至如今,我们也无法忽略地缘这个重要因素。

(二)男耕女织并非中国专属

我们一提到男耕女织,就会想到中国古代的农民家庭。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这种观念已经根深蒂固。连黄梅戏《天仙配》里,都有这么两句唱词:“你耕田来我织布,我挑水来你浇园。”

天仙配剧照

这种说法当然不是空穴来风。在古代的中国,历朝历代都将“重农抑商”政策奉为圭臬。这种社会氛围,使得农民对贸易的参与度极低,如果光靠种植棉花作物,恐怕很难养活一家老小。对于很少参与贸易的农民来说,最合理的种植方式,莫过于把棉花和粮食混种在一起。在此基础之上,家庭之内便形成了男耕女织的分工方式,这可以确保一家人有吃有穿,生活也得以继续维持下去。

但值得一提的是,男耕女织并非中国的专利。最早种植棉花的文明国度,其实都有着高度相似的经历。譬如非洲多哥地区的居民,便把棉花和薯类种在一起,玛雅居民则把玉米和棉花混种,科特迪瓦人把棉花和高粱种在一起,印度人将棉花和水稻种在一起。虽然细节各有不同,但结果却整齐划一——无一例外地导向“男耕女织”的必然结局

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奠定了“男耕女织”的自然社会分工。当社会跨入到工业时代后,这种男耕女织的分工习惯,仍然被延续了下来。直到上世纪90年代,都一度流行过“男钢厂、女棉纺”这种说法。时至如今,在棉纺厂工作的工人,其实仍然是以女性为主。

棉纺厂掠影

当然,那些封建王朝的既得利益者,绝不可能去主动改革、寻求进步。唯有外界的威胁降临,才会有人主动从变革中寻求出路。当鸦片战争爆发后,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被迫解体,这从客观上促进了商业的发展,但也导致很多人的生活日益窘迫。但放眼整个世界,我们不难发现:中国遭遇鸦片战争之后的这段历史,不过是无数殖民战争的一个缩影而已。比起中国,印度所遭受的冲击更为惨烈。

如今一度霸占头条的“贸易冲突”,不过是昔日英国制裁印度的重演,一次拙劣的模仿而已。

(三)印度棉纺产业的没落

印度大多数领土位于热带,这个国家自然成为了早期的棉花出产国。印度当地出土的棉花种子,最早可以追溯到公元前3000年。当英国建立东印度公司,并对印度开始殖民统治的时候,印度的棉纺产业已经发展千年,其产品极为精美廉价,并颇受国内外客户的欢迎。

纵使英国强大如斯,在印度的棉纺工匠面前,恐怕只能先从小学生当起。他们虚心学习印度人的纺织印染技术,并派学者将他们的技术整理成书,然后传播到本国。在印度的带动下,英国本土的棉纺产业渐渐崛起,但他们的发展很快便陷入了瓶颈。原因其实非常简单:印度的棉布物美价廉,追求利润的英国商人,自然更乐意进口这些产品,以为自己谋求利润。这对欧洲本土的棉纺产业造成了极大冲击。双方的矛盾越来越深,几乎难以调和。

印度棉布

为了抵抗来自印度棉纺产业的冲击,英国政府在1685年悍然宣布:他们将对印度棉布,亚麻和丝绸制品,加征10%的关税,这仅仅是个开始。五年后,他们又将关税增加了一倍。到了18世纪,英国官方开始将印度棉布视为非法产品。胆敢从印度进口棉布到中国的商人,将被处以严厉的刑罚。违规者将会被判服苦役,甚至会被判处死刑。

在英国的带动下,威尼斯,普鲁士和法国等国纷纷跟进立法,并同时限制棉布的进口。在出口量骤减后,印度的棉布产业一落千丈。许多织工变得衣食无着,甚至有人因此破产,其生活变得难以为继。

如今回头看去,以公平之名行不公平之实,不过是历史的重演

(四)胜负的天平始终如一

这种贸易保护政策,未必能维持太久。在利润的驱使下,商人敢于犯下任何罪行,他们总能找到突破口,将走私的棉布神不知、鬼不觉地送进英国的海岸。而真正击溃印度棉纺产业的功臣,其实是那场人尽皆知的工业革命。

在工业革命后,英国的棉纺产业效率大幅度提升,产品也逐渐变得标准化。在此基础之上,英国的棉纺产业迎来了蓬勃发展的势头,棉布的产量也大为增加,它不仅迅速占据了国内市场,更是成为了享誉欧洲的出口商品,从而彻底断绝了印度棉纺产业的发展可能。

印度的这场大败局,与对产品出口的依赖有很大关系。而在殖民统治之下,他们习惯了当下的产业结构,从而渐渐丧失了改革的源动力。就算有走私商人为了利益铤而走险,恐怕也无法挽救他们注定失败的命运。

在此之后,印度陷入了长期的没落,英国则成为了首屈一指的发达国家。得益于其积累百年的财富,时至如今,英国仍是一个高福利国家。这便是那场贸易对决,为两国带来的深远影响。

唯有颠覆性的技术,才是奠定胜局的根本。从古至今,从无例外。

(完)

参考资料:

《棉花帝国》,【美】斯文·贝克特

棉纺机械厂生产作业劳动强度分级调查,李力、冀荷香,河北省职业病防治所

生态翻译学视角下的学术文本翻译:《棉花帝国:一部世界史》翻译实践报告,王凯光,云南民族大学

棉花帝国之殇——评贝克特《棉花帝国全球史》,王燕,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

13 有用
2 没用
棉花帝国 棉花帝国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棉花帝国的更多书评

推荐棉花帝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