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八卦书?

宁波
2006-02-24 看过
作者够刻薄,译者更可怕。

书的前半部分和最后几页不是令人厌烦的猎奇式夸夸其谈就是对同行们夹枪带棒,吸引眼球的一些所谓“妙论”,以至我花了远比想象中长的时间才有耐心把它读完--我不是不相信人类学家有败类(最近还在书里看过过这方面的例子),但也要看怎么个写法,作者的角度显然如黄道琳说是很可引起争议的。只有中间一部分才能让人不受干扰、平心静气读下去。

这还在其次,还可待讨论。更让人怒的是翻译。译文多半用的是短句,大概为了表示精练。可惜结果却是寒碜。译者以糟蹋中国话见长,处处都是不加掩饰的口语。还有象"他被傲慢的办事员以及跟法国人学了一身推挤本事的本地人搞得抓狂","胖大的非洲女人成群结党在街上抢夺单身男性的皮包,胆敢反抗,就被海扁","孤独的农耕不时掺杂社交烂醉"、"我们多半离光害不远","星群明亮辉煌"---这都是什么话啊!!

翻译得差劲的书海了去了,单挑这本出来,也是因为说它好话的人太多。盛名之下,更叫人忍无可忍了。天资差一点还可以原谅,不能原谅的是对中文不假思索胡乱使用、还自以为是妙笔生花的糟蹋法。
5 有用
6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9条

查看全部19条回复·打开App

天真的人类学家的更多书评

推荐天真的人类学家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