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勇敢的反叛者

飞花子
2019-06-29 看过

一直以来都有在问自己历史学的使命是什么,也一直觉得历史学是一门求真的学问,一切的准备都是为了还原历史的真实,我不怎么在乎意义,我就是想弄清原委。我不能接受的是杜撰,不能接受的是谎言盖过真实。

原先我并不赞同以史为鉴这样的说法,我只是单纯想弄清楚过去发生了什么。然而人终究不能完全脱离现实的影响,每当现实中发生某事,我总是禁不住联想起历史中这样的事情发生时,后来的结果是怎样的,不免经常惊出一身冷汗。

我们应该如何书写自己的历史?我们如何对待自己的现在,如果评价历史,如何正视自己的不光彩的一面,如何让这个民族不再一而再再而三跌进同一个深坑?

我想我们每个人都是有责任的,如果我们总是把自己置于受害者的立场上,那么总有一天我们会成为加害者。我们是需要去做点什么的,至少我们要为值得捍卫和坚守的那些事情付出努力,而这些努力和坚守绝对不会是无意义的,我们所捍卫过的价值和信念,终将影响这个国家的未来。我们如何建设现在,将会决定我们的未来走向深渊还是正道。

原先我觉得孤证不引,笔记小说不足为据。如今我想,一切权威的史料都不免有权力的介入,自然会影响其叙述和评价的客观性,而这些权威史料广泛流传,塑造了我们的历史认知,由于其垄断性,这些史料往往成为我们做出某些根本性判断的唯一依据。

想一想,孤证不引,但这条史料出处貌似权威时,似乎孤证也变得可信度强了起来,这是多么荒谬啊。

任何史料的留存,都有其预设的读者和宣传对象,而官方正史的存在,正是为了定调,相当于根本性的声明,这样的史料,是否那么可信?恐怕免不了为尊者讳,但也可以理解。也正因为官方正史代表着权力拥有者的态度、思想和价值观,代表着对其他记载的统一化和专断化,是对其他不同记载的消灭。

罗新教授指出,实现遗忘分两种,一种是缄默不语,一种是众声喧哗,前者很好理解,就是不再提了,而后者意思近似于顾左右而言他,转移视线,让人渐渐忽略问题的核心和本体。

而正史在给一些重大事件定调的同时,也让不少细节就此消失,所谓史书出则史料亡。这样的史书在记忆和话语权的竞争中胜出,必然导致部分史料从此湮没。而出土文献,笔记小说之类往往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这一不足,也许其整体的可信度远远不如正史,但其为我们研究这段历史提供了更多元的历史视角和更丰富的可能性,其史料价值应该得到肯定。

正如罗新教授指出的:我们学习和研究历史,不是为了预测未来,而是为了扩大人类的视野,理解我们所处的情况既不是自然的,也不是不可避免的。我们的过去有丰富的可能,而不是如今呈现在某些叙述中的那样单一和绝对。

过于系统,过于整齐有条理,过于逻辑通顺合理,过于言辞凿凿且宣称自己为绝对真理的东西,我认为都是值得怀疑的。所有以权威架势出现,且不准许他人怀疑的,都很有可能是极其卑劣的。

做一名历史学者,应该学会时刻保持清醒和理性,如秦晖先生所说不逾底线,且能持守。

正如罗新教授希望的,始终坚持那三种美德:批判,怀疑与想象力。l

我方才明白罗新教授之深意。那就是历史学不是为了专制而辩护,而是为了推翻专制而战斗,历史学就应该是一场这样的战斗,只为苍生说人话,不为帝王唱赞歌,有所为,有所不为,永远做黑暗力量的对立面,永远去做它们最可怕的敌人和最勇敢的反叛者。

1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有所不为的反叛者的更多书评

推荐有所不为的反叛者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