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的茶

summer
2006-02-20 看过
《所有的男人都是消耗品》这本书我有点看不下去。


可能是需要的“周边信息”太多,而我偏偏不具备,所以看起来很吃力,不知道他最终要说什么。我需要的是什么呢,也许当我成为一个男人,一个24岁就成名的天才作家,一个放荡不羁、整天泡酒吧、被有风情的女人们所簇拥的男人,我就能多少了解一点了。这些“周边信息”还得足够老,大约要追溯到10年前。总之当我变成更狂妄一些,更老一些,或者是更能了解男性一些,我大概就能理解了。但是男性的狂妄和女性的狂妄又是不同的--大女子主义的特征是自嘲,而大男子主义是嘲笑别人。


可能不怪村上龙,可能他写的没有那么难懂,可能都是翻译的错。


为什么翻译日文的人们都对现代生活这么得不感兴趣?你看他们吃着“古力克(格力高)”牌奶糖和“有焦痕的皮皮馍巴(正常人管那个叫做有锅巴的石锅拌饭)”和“基姆契(亏他拼得出来,应该是朝鲜泡菜)去“特殊浴池(色情土耳其浴),穿“吉旺西(纪梵希)”西装,可见译者在和这世界刻意保持距离。这样我就能原谅林少华不知道“宜家”了,毕竟在他老人家所在的青岛,还没有开一家那牌子的分店。


因为看着费劲,懒得一一给他挑错!


村上龙该多恨这个译者呀,扼杀了很多潜在的读者!
23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3条

查看全部13条回复·打开App

所有的男人都是消耗品的更多书评

推荐所有的男人都是消耗品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