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行人的考古

benshuier
2006-02-17 看过
今天一口气读完了借来的《历史也疯狂》,是一个外行人写的,她既不是历史专业出身也不是考古专业出身的,只是个人十分喜欢考古,又喜欢读书,所以写了三本书来提出一些自己的看法。看完之后很是感慨,而且觉得有必要写一下读后感以免日后忘记。
  作者是很大胆的。对于中国文明起源探讨,她打破了学界的定论,提出自己的体系,这本书和之前的两本应该都算是建立个人体系的书(前两本我还没有看过,只是她在这本书中多有提到,故推论的出。)她的体系相当大胆:中国各民族是同源的,推至世界文明是同源的,源头就在中东。
  关于“借序和说明”。她引用了顾颉刚先生在古史辩第一册中的自序,并把顾先生引为知己和同道人。我觉得她的一些说法我还是很赞同的。对于历史始终要抱者怀疑的态度,“定论”这种东西都是相对的而不是绝对的,我的两位考古的老师(也是让我受益颇丰的两位导师)都说过要存疑,即便对于有可靠文字纪录的历史考古时期都要对文献有一定的鉴别。就怀疑本身来说,这两位老师中的一位就说,怀疑,在西方人眼中,不是象我们中国人那样潜意识中认为那样东西是不存在的,而是相信其存在性。这点我是同意的,一样古代文献纪录的东西没有被发现不代表它不存在,只是没有找到而已。考古就是要发现、要纠正历史纪录的错误、要提出新的资料和课题。现在我们的确有民族主义情节,所以,作为我作为一个立志追随学术的人更应该站在公平公正客观的立场上来看待学术争论,而不是带有个人情感在里面。作者在书中还谈到了“研究历史的‘意义’”。她认为不能带有功利的思想来看待学术,不能用有用没用来看待学术。我个人的看法也是这样的。宽宽总是说“历史是为当代政治而服务的”。我觉得历史是为千秋万代服务的,它的最终目的在于尽量真实地还原当时社会政治经济军事的大概面貌,没有任何东西是不重要的,它要纪录一切,过去的史官们纪录帝王将相,这在今天受到批判是很自然的,过去的史书尽管看上去是无视平民百姓的生活,但是很多的典章制度其实就是告诉我们当时的人是怎么生活的,只不过史书是以政治为主的。可是这不能理解为政治服务,否则就不会有董狐的事,也不会提倡史官最基本的品德是“秉笔直书”。作为外行人的作者可能更能不畏史学界的定论和浅规则,更能“旁观者清”啊。
  关于否定中国古代社会是母系氏族。我觉得作者有疏漏的。她提到的例证都在父系氏族建立之后,关于再早的时代她根本没有提到,所以我不赞成她的说法。母系的存在关键在于对于古代人类遗址的考察,如果她要反对母系的定论,就应该对教科书上母系氏族遗址的河母渡等地的遗址作出解释和反证。(具体还有那些都忘记了。)但她都没有谈到,所以,我是反对的,因为不能说没有就说它不存在。
  关于南岛。我们老师也谈到过西方的实证科学,他们对于科学的严谨是我们中国人比不上的,也许在我们中国人眼里为了证明几千年前的古人的确有能力穿越太平洋从南美洲到南太平洋而在与古人相似的情况下去实践这个可能性是一件很愚蠢的事,那么我认为正是有这种“愚蠢”才为很多的难题和悬念得出了答案。我是真的很佩服那些西方的学者,不象我们中国的学者只会从书中寻找答案,而不亲手实践。
  在书中收录了作者的读书笔记和读后感。我觉得在看书时只看自己想了解的那部分有好也有不好,好的方面就是作者说的能提高效率,不好的就是同时也是限制了自己,因为无关的部分有时也能带来新的发现,我自己就曾经在自己认为无关的资料中找到需要的东西。所以广泛的阅读仍是必须的,但要在有时间的前提下。她还写到她看拉尔夫的书和世界上古史,我惊讶于她的仔细和一些个人的见解,尤其是世界上古史的读书笔记让我有“不动笔不看书”的想法,因为一边看书一边纪录的确能纪录下来许多瞬间的思想的火花,而时间久了,象我这种记忆力差的人就很容易的忘记当时看书的感想和看法。
  关于“同源说”。这是作者的体系,和最终的结论,书中的一切资料最终都是为这个最终的目标服务的。“山崇拜”、“七崇拜”、牌坊的来源、海贝的使用、天坛的建造都与中东牵扯上了关系,有些我觉得优点牵强,有些我觉得还是很有道理也很让我信服的。不过值得我学习的是她能从一些我们觉得理所当然的地方发现问题,并使之成为自己的资料。不过,在回音壁的问题上我个人认为是皇帝为了宣读诏书使自己的声音让文武百官都听见才设计成这样的,这是我的猜测。另外清朝能接受明朝的祭祀礼仪也可能是接受汉化的结果。在资料的解读上我们应该提防为了证明而发现。
  关于游记。我越来越好奇西北,但是我知道我不是个勇敢地为了证明自己理论而四处奔波的人,因为我喜欢安逸的生活。不过将来要是有机会希望能到这些西北地区看看,因为那里对我来说是一片空白。
  关于“西来说”。虽然在感情上我接受不了,但是本着历史学客观的角度来说,“西来”是可能的。关于这一点,我还必需查阅历史地理和一些资料才能下个人的最终结论。但我觉得作者有勇气在今天民族主义高涨的情况下提出这个“难题”对于史学界甚至整个学界都是件好事,只是她需要更多的证据来支持她的论点。此外,还需要必要的基本功,比如利用文献,我很少看到她用文献来证明,她的书更象是人类学家和社会学家的成果。在一些历史基本功上她还有待加强,这对她的体系也有相当大的好处,如:她谈到舜穿黑衣祭祀,秦朝也是尚黑的(记忆中好像是的),古代有“黑水为德”的说法了,北方尚黑,北方也尚水,在“四神”中代表北方的是玄武——一种蛇首龟身的动物,大概因此北方尚水,我想对于研究也许还有一些帮助。还有谈到语言和文字时,她大概并不知道“古无轻唇音,古无舌上音”否则一定会有更多的发现;“六经皆史”,她有没有从尚书等古书中发现一些线索呢?这些可能不是她看书的兴趣,可对于学历史出身的我们都是要掌握的基本知识,我想她如果能多了解一些古典的中国的典籍,多看一些书,会有更完善的理论体系。
8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0条

查看全部10条回复·打开App

历史也疯狂的更多书评

推荐历史也疯狂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