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生花。辉映。

乌拉
2006-02-17 看过
怎么就没想起评这本呢。


黑塞身在浪漫主义已经消退的时代。而他,是众人口中“最后的浪漫主义骑士”。因了这个名字,实话讲:在读他之前,我其实是为他心怀忧伤。

回到小说内容吧。
也许可以将小说分为这样三段:纳尔齐斯与歌尔德蒙在修道院;歌尔德蒙在外部世界四处漂流的一生;歌尔德蒙最终返回修道院,与纳尔齐斯最终汇合,走向天国。

   纳尔齐斯,这个通体散发理性之光的博学的智者,代表了理性,禁欲,父性的精神世界,而他毕生挚爱的唯一朋友歌尔德蒙,却是感性,放浪,创造力与美的母性大地的儿子。前者一生固守神学修道院,把自己浸泡于精神意志,献身天父;后者被纳尔齐斯点醒,找到,并不再压抑真实的自我,从而从修道院出逃,在一生放浪形骸的流浪中成为一个无与伦比的雕刻艺术家。在这里不仔细评述这一对人物的迷人光芒,我想尝试说明的,是这样两个灵魂间友谊得以持续一生的方式和缘由——
可以看到,虽然从青少年时期开始就决定了日后毕生的友谊,然而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实际上只有歌尔德蒙十四岁到十八岁这几年,以及他最后回归修道院的年老岁月——中间的间隔,无论是空间上的,精神上的,经历上的,都是完全彻底的不同和巨大沟壑,可是他们仍然是彼此灵魂深处的唯一的朋友!这在我们看来,是如此的完美与不可思议呵!

    而黑塞借他笔下的主人公之口,终于算是给了我们这些非浪漫主义时代的可悲读者一个答复:小说中,纳尔齐斯这个通达一切的智者,最终明白了为何他与歌尔德蒙能够如此长时间的保持珍贵的情谊:
    真正的朋友之间,作用的方式是“比照”,是一种建立在同等基础上的互相参照——这不是陪伴,单纯的陪伴是低感官的;也不是较量,较量是有目的性的——而是纯洁的升华,是两个在比照中看见自己一切美好与丑恶、张扬与压抑的优秀灵魂的交互生辉。是的,交映生辉。就像两道从不同的山上流下的不同气味但同样甘甜的泉水。知晓对方在某处高歌着奔流,但永远不交融,除了在最后的尽头——他们一齐流入彼之江海,死亡,或者是重生。

    一直以来我相信,理想的友谊包含三个要素:双方灵魂本身的高贵属性,以及这本性间的高互补程度,再者就是距离。只有当两股泉水都拥有高纯洁度时,才容易融合得不留痕迹,坚不可破;而完全相同的两片璧玉,没有可以互相弥补的可能,也至多会独自发光,不会相映成辉。。。。至于距离——其实在满足了前两个条件后,这最后的要素应该是自动实现了的。距离,是灵魂独立性的保证。而我之所以爱你,正因为你是你自己,独一无二的你自己。。。。。。
 
    纳尔齐斯与歌尔德蒙,上帝赋予他们各自不同的天性和禀赋,在这基础上二人继而拥有了迥异的一生。他们是两个不同领域内的理想主义者。而这样的两朵精神奇葩,也许只有在那些已经飘逝的古老岁月中,或是在虚幻的文字中,才能彻底绽放。
    这样想起二人的时候,仍会嗟叹。



    这部小说,个人以为这是黑塞浪漫主义的代表作。精巧,充盈,感情丰沛又绝不放纵,规整而严密的语言折射背后货真价实的思想,而最能吸引他的喜爱者的,还是浪漫主义这个核心本身——它是一种气质,一种蕴含在通文各处的光晕,让人受到温暖的激励,以及最最诚挚的鼓舞。读罢会觉得胸腔中一直提着口气,似乎随时准备要屏息——小说,很重要的一点是找到叙述的语气。而我能深深感受到,黑塞,凝结了浪漫主义气质的他,那种语气是自然而发的。是那种美丽磅礴的陈述语调选择了他,而不是他选择了运用那种语气来陈述。




另记:我手头的这本是在文庙发掘的,纸页黑黄的旧书,张佩芬先生作的序。当时的感觉真的是,怎么说啊。。。。呵。

90 有用
5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6条

查看全部16条回复·打开App

纳尔齐斯与歌尔德蒙的更多书评

推荐纳尔齐斯与歌尔德蒙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