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鼎新 vs 秦晖

张没空
2019-06-23 看过

之前觉得秦晖很有说服力,扎实、雄辩。然后看到赵鼎新,感觉好像更厉害,因为他有耀眼的理智的光辉,以及因此而显得货真价实的正能量(这种货真价实在“御用文人”中难得一见)。但秦晖好像也没错,那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的观点如此不同?于是再回过头去把两人看了又看,整理出了一些对比,自以为大概可以作为一个解释。于是复又喜欢回秦晖。具体如下:

从研究起点看,赵鼎新认为“竞争”决定一切,然后推导出“集体主义”;秦晖认为“人性”决定一切,然后推导出“自由主义”。赵鼎新的“竞争说”源于人对安全的根本需求,这里的安全根据其上下文意思,说的应该是人身肉体的安全;秦晖的“人性说”源于人追求自由的天性,这里的自由包括了肉体的生存自由(即人身安全),以及精神的灵性自由。二者区别在于,秦晖认为肉体需求并不是人的唯一本能需求,精神需求也很重要,即人不会只图“苟活”。

在我看来,这两位对“人性本能”的不同理解,反应了他们在人生价值观上的根本性的分歧:赵鼎新倾向认为,人之本在于肉体安全,强调的是人的动物安全属性,秦晖倾向认为,人之本包括了肉体安全和精神自由两种。赵鼎新的“一元论”大概可以理解为,对那个一元的需求在一定条件下可以无限多的满足下去;秦晖的“二元论”大概可以理解为,有必要在这二元中作出尽可能合适的协调,需要的话可以牺牲一点这个以满足一下那个。

说到根本性差异,这里也许需要提及“科学背景”和“人文背景”在人格塑造上的可能的影响:赵鼎新虽然后面由理转文了,但始于他年轻时代的科学训练无疑造就了他的“理智人”本色(追求极致理性),而秦晖的纯历史学家背景则决定了他的“灵性人”本色(追求灵性自由)——其实这些不同的“本色”也可以从他们各自的研究风格甚至语言风格和字里行间看出来,并不仅只是学科背景。在我看来,理性和灵性的不同恰恰可能是造成这二位在人格本质和学术立场上的不同的关键原因。

客观说来,世上古往今来,爱生命的人和爱自由的人都切实存在。但人确实是从“三观”开始分岔的,之后所有的道路和选择都会因此而不同,所以,“这个人”会与“那个人”不同。后面的不同是源于前面那个根本的不同。

从路径看,赵鼎新从“左”端论证了权力集中在一个“竞争的世界”中的必要性(并顺便论证了中国传统制度的优越性),这个路径可能跟他的老本行生物学背景有关,因为背后显然是优胜劣汰理论(有趣的是,赵鼎新本人以乎不太看得上“西方科学”,称之为是“片面的深刻”);秦晖的所谓的“右”在他自己看来并不能算西方政治语境里的右,因为他觉得只要是在“共同底线”之上(比如一个人最基本的权利和自由),至于左右无所谓,因为各有各的好和不好,甚至可以轮流来。所以,比较而言,赵鼎新觉得一个国家有一个国家的道路,不存在放之天下皆准的东西;秦晖觉得天下还是有一条共同的底线的,底线之上无所谓左右,底线之下就是出了问题,就要批评。

从史观看,赵鼎新持“道家时间”(这可能是他自己发明的词)史观,我从他上下文理解这是对现存的多元史观、进化史观、和循环史观的某种糅合,由此推导出人类自己的活动会导致人类的灭亡(具体根据是“拉马克原理”,大意是人是不知满足的,追求的不是四平八稳而是“成功卓越”,这种本能里的对“不稳定”状态的追求最终会导致人类历史的终结),这是个绝望的结局;秦晖的史观结合了系统论和不确定论,大意是,历史不像科学逻辑那样在因果之间有一对一必然的对应关系,历史事件的发生只能以概率计,比如从第一件事发展到第二件事的概率是90%,再往下发展到下一件事的概率还是90%,以此类推,在无限长的历史中,一个结果的出现,其概率就是90%的N次方,约等于零,因此从大面上来说就是不确定的意思,这是个开放的结局,历史本身有没有意义暂且不论,重要的是每一个作为个体的人的存在的意义——意义就存在于不确定的可能性之中。

大概由于对人类结局的判断不同,导致他俩对现实人生的指导意义也不同:在赵鼎新的“绝望结局”指导下,人就有理由讲求实际利益,该吃吃该喝喝;在秦晖的“开放结局”指导下,人应该有自我要求,因为每一个人都要对自己的那一部分历史(即剩余10%可能性的“希望”)负责。

最后再看现实世界,心怀绝望的人在赞美体制,功成名就(爱八卦的同学不妨还可以去了解一下赵老师令人眼花缭乱的婚姻史哈);心怀希望的人在孜孜不倦的批评体制,淡泊功名(看照片真是家徒四壁只有圣贤书和原配妻)。

耐人寻味。

----

以下附上他们二位各自关于史观的文章:

赵鼎新:时间、时间性与智慧:历史社会学的真谛

https://mp.weixin.qq.com/s/Gf_YiXdYNQukPYV2rW46DQ

赵鼎新:哲学、历史和方法——我的回应

https://www.douban.com/doubanapp/dispatch?uri=/group/topic/90866213&dt_dapp=1

秦晖:自己对自己负责的历史观

https://mp.weixin.qq.com/s/hdvHNIJZIpBq2f4LRJ4vTQ

秦晖:“解释过去”与“预言未来”

https://mp.weixin.qq.com/s/5ZNSYwx5JkLBKFyTqPf2gg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The Confucian-Legalist State的更多书评

推荐The Confucian-Legalist State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