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自己鑄造成器 ——讀董公的《讀胡適》

砺剑阁主
2019-06-23 看过

不知不覺間,董公已到了喜壽之年。

記得余先生在董公七十壽秩時,特意寫了賀壽詩七首。將董公少年浮海,潛修中西的歲月都寫入了,又熨帖地嵌入了董公的集子“故事”、“白描”、“記得”、“從前”,把董公的思想散墨與文化眉批都點到了。這樣的知己之間的嘉許之言,以至於董公在亦師亦友之間,也忍不住想要認作余先生未入室的門生了。

不知不覺間,五四的中國也已過了百年。

董公夫子自道,說自己讀胡適讀了幾十年。晚年的董公,重溫胡先生這個舊人物的舊事舊思舊感,讀的是胡先生的襟懷與擔當,回首的是逝去的溫情與敬意。董公自然記得余先生說過的胡先生在學術上是早給拋到後面去了。然而胡先生的思想,總還是在的。

董公談胡先生,是從胡先生晚年七十歲時,於臺北影印《乾隆甲戌脂硯齋重評石頭記》為緣起的,所謂“此開卷第一回也”。甲戌本古抄本是僅剩了十六回的殘本,卻是賞讀石頭記的必讀之書,寒齋亦藏有一部胡適紀念館影印的甲戌本。董公談胡先生談了八十八回,讀之抄之,引之評之,讀之不厭,正應了古人所云,詠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

我讀胡先生的文章不多,倒是胡先生的秘書胡頌平先生因是鄉賢,他編著的《胡適之先生晚年談話錄》,我讀過留下較深的印象。對胡先生的晚年生活,還是比較熟悉的。胡先生的話語,常有儒者氣象,多有寬厚之語,這種學問修養想是中西文明的浸涵造成的。讀之讓人如坐春風,如飲醇醪。胡先生在成功大學的演講《一個防身藥方的三味藥》,謂之“問題丹”、“興趣散”、“信心湯”。我也一直記得。胡先生的幽默,也是久居域外,在現代文明的氛圍下養成的。

不知不覺間,董公已到了喜壽之年,仍然筆耕不輟每年出版著文章著述。不知不覺間,五四的中國也已過了百年。董公說自己讀胡適讀了幾十年。董公讀胡適的文章著述,讀胡適日記,讀胡適書信,讀胡適演講,也讀《胡適之先生年譜長編初稿》,讀胡適也是在讀嚴又陵讀梁任公讀王靜安,董公受胡先生影響說讀書須是聰明人下的笨功夫。余先生說適之先生是二十世紀中國學術思想史上的一位中心人物,經歷了“譽滿天下,謗亦隨之”的一生。縱觀胡先生的為人為學,其一生終脫不開學術與政治的糾纏,卻在在都實踐了“不做自了漢”的人生宗旨。

我讀胡先生的文章不多,讀過印象較深的是胡頌平編著的《胡適之先生晚年談話錄》和余先生的《重尋胡適歷程》。但我一直記得胡先生說過的三味藥,特別是“信心湯”,胡先生晚年提倡的“容忍比自由還更重要”,想到胡先生寫過的字“功不唐捐”。

在讀董公的《讀胡適》的夜裏,想到胡先生經歷過的“努力不會白費”的人生,想到胡先生所提倡的“易卜生主義”——把自己鑄造成器,方才可以希望有益於社會。想到董公的文章小品總寫了有兩千篇之多了,也敬頌董公身健文祺。

二〇一九年六月十七夜記於礪劍閣

3 有用
0 没用
讀胡適 讀胡適 8.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推荐讀胡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