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月光下的旅人》有感

ggio
2019-06-23 看过

在读这本书之前,匈牙利文学对于我而言,是两个名字,一个是凯尔泰斯,一个是马洛伊山多尔。我并没有读过这两位作家的作品,仅仅是知道名字而已。严格来说我都忘了上次读一本小说是什么时候,我甚至记不起我上次读的小说的书名,我走到书架前找了一番,一共只有两本小说,一本是毛姆的《月亮和六便士》,一本是海明威的《乞力马扎罗的雪》,前一本是最近完整阅读完的小说,后一本是最近一次读的小说,只看到50页,时间是在四年前。

5月到6月的60天里,我断断续续把《夜神科尔内尔》和这本《月光下的旅人》读完。《月光下的旅人》给我带来强烈的情感共鸣。看到米哈伊、托马西、艾娃在乌尔皮厄西家那一段时,我想到了贝托鲁奇的电影《戏梦巴黎》,同样是三个人,马修、里奥、伊莎贝拉也活在自己封闭的乌托邦世界里,自寻乐趣。电影里插入了很多经典法国新浪潮电影影像,除了这些致敬之外。我觉得在上个世纪60年代末的那个激荡年代,三个年轻人在父母度假离家一个月时间中,生活在巴黎公寓里与世隔绝的时光,更像是导演在讲述某种隐喻。《戏梦巴黎》小说原名《神圣的纯真》,是英国小说家阿代尔在1988年写就,我试图去探究阿代尔是否阅读过《月光下的旅人》,而借用了三人关系这个桥段,因为《月光下的旅人》完成于1937年。但事实上,该书在英语世界被翻译,再到后来广受欢迎是20世纪90年代至本世界初的事情。不得不说两段三人关系的描绘都很精彩,前者是青春的骚动,无尽的回忆,只愿岁月永驻;后者是记忆与现实交融,让人沉溺其中,难以自拔。

《月光下的旅人》整本书有10多个人物,故事始于主人公米哈伊与妻子在意大利威尼斯的蜜月旅行,在跟妻子回忆完他年轻时的旧事之后,他决定开始逃离,从那时起他们的婚姻便宣告破裂。对米哈伊来说逃离的过程是在自我找寻,一直到小说结束之前,米哈伊的人生都活在与托马西和艾娃一起度过的那段时光的影子里。艾娃是毒药,一旦与她有接触,产生情感纠葛,她便能在这些人的生活里留下烙印,毒瘾不时发作,终生不治。米哈伊自不用说,托马西,他的亲哥,因为与她的情愫,服毒自杀;埃尔文原本要与她结婚,却远走古比奥,成为神甫,客死异乡。艾娃自己也深受其害,最终落得成为一个靠出卖身体存活于世之人。我觉得米哈伊、托马西、艾娃共同生活的那段经历就是书中一切小说情节和所有人物关系推进的发端。

本书的作者瑟尔伯是一名大学者,写小说更像是在玩票,本书译者在译后记里面有提到,瑟尔伯在匈牙利的地位接近于意大利的艾柯和中国的钱钟书,就像艾柯的《玫瑰的名字》和钱钟书的《围城》,《月光下的旅人》或许也是瑟尔伯带着文学玩兴写成的作品,但这并不影响《月光下的旅人》和前面提到的两本书一样成为不朽的杰作。

我把这本书推荐给了Gloria,长居巴塞罗那的驻站记者,目前正在意大利游玩;另外一位是我很久都 没有联系过的高中女同学。我相信她们一定会喜欢这本书,与美好的事物相遇,再晚也不算迟。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月光下的旅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月光下的旅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