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圣

L'air bleu
2006-02-14 看过
如果说写杂文的苏珊•桑塔格是理性与智慧的,那么写小说的她,是敏感,女性化的,更接近事物的真相,也更具美感。《中国旅行计划》收录了她的八部短篇小说,包括《心问》、《宝贝》、《没有向导的旅行》、《我们现在的生活方式》及《朝圣》等。
她的小说语言非常跳脱,意象繁多,形式独特多变。她不喜欢循规蹈矩讲故事,在她的小说里,情节可能随时被打散,也可能随时重组。重要的往往不是讲了一个什么的故事,而是那些收藏在故事下面的意念。
她始终是带着是诚恳的人性关怀,所以她的先锋实验创作,再怎么新异,却不会令人望而却步。因为有了这种丰实的底蕴,也没有令她的小说手法架空为表象的形式。而是令我们在一种新鲜感中,获得那些大师作品所带来的共性享受和智慧的延伸。
八篇小说,分别由四位译者翻译,其中要数王予霞的译法最具风格,更能体现苏珊•桑塔格小说语言的美感,利落、跳跃、简洁。王予霞是集美大学中文系副教授,从事外国文学教育与翻译工作,对桑塔格有着长期而深刻的研究。除了书中收录的《中国旅行计划》与《没有向导的旅行》由其翻译外,她更受台湾出版邀请翻译《我等之辈》、《火山情人》等。

《中国旅行计划》
桑塔格为什么要计划一场中国之行?中国对于她意味着什么?瓷器、丝绸、忍耐、历史、智慧……都不足够。她说她到中国的四种原由是:物质的、形式的、有效的、最终的。不仅仅是因为,20世纪30年代初,桑塔格的父母长居在中国,经营皮货生意。她五岁那年,父亲病逝在天津。于是中国成为她一生里必须去一次的地方,类似一种偿还。同时中国在她来说又是一种象征,神秘,充满诱惑,又难以捉摸。1973年,受中国政府邀请,桑塔格踏上中国,而她的心情,交杂莫名。即使完成这则如同个人独白的小说,也难以梳理。

《我们现在的生活方式》
本篇小说的中心主角,从未正面出场,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关于他的种种,完全通过他的各个朋友围绕着他的谈话来体现。这些朋友共有26人,名字的头一个字母刚好从A排到Z,组成一个圆,将主角包围在中心。他和他的朋友们互为成像,我们从朋友对他的谈论中获得对他的了解,也从朋友的谈论本身把握了每一个朋友的不同形象,虽然他们的中心议题是他,以及他的病。这个病的名字始终没有从任何一个朋友的口中吐露,如同一种禁忌。他们对待这个疾病的态度,也表现着他们对待生活和情感的态度。通过第三者的陈述或引语,去描述第一人物的形象、身份、品味、性取向,以间接却是包围式的手段,去描述一种随时接近死亡的疾病,在这过程,看到生命的互动关系,也看到了桑塔格的人性关怀。

《朝圣》
1947年,她14岁。她读到了一本让人脱胎换骨的书,是发现和认识的源泉。她的朋友提议,何不去拜访这位伟大的作家呢。于是在一种忐忑而神往的心情开始了这段朝圣之旅。拜访偶像的心情,谁都可以想象。尤其是在那样的年龄,对自己还没有把握,却也在隐约中有了对生活选择的方向。作家的宽怀大度,无法令她平息那份难为情。即使后来,她也成为了一名作家,拥有举足轻重的份量,但是14岁那一年的朝圣,仍然具有不可磨灭的意义。“是敬慕之情解放了我,还有作为体会强烈的敬慕感的代价的难为情。”
9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中国旅行计划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旅行计划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