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爱情

娟子
2006-02-14 看过

很久没看金庸的小说了,前夜看了《白马啸西风》,一个爱情故事。
大学宿舍里有个女孩儿曾经在寝室日记里写下四个大字“不谈爱情”,却极度称赞这个包着武侠外衣的凄美爱情故事,甚至可以大段的背诵原文。

最近看一部关于金庸小说的评论集,刚看完关于其笔下爱情分析的部分。
作者坦言,金庸小说是一部爱情全集,包括我们见过的,经历的,想象的全部种类。
《白马啸西风》是一个可以省略武功的故事,去掉了侠光剑影,它就是一个普通的单相思的简单故事。一个叫李文秀的姑娘的爱情故事,一个可以一气呵成读完的故事,一个读完之后会有点悲哀的故事。

同学说读完整部小说,她记住了两句话:
“如果你深深爱着的人,却深深地爱上别人,有什么法子?”
“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
对于前一句,孔庆东的评价是:这是人类永恒的悲哀。
对于后一句,同学的概况是: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爱与不爱,也许是有原因的,也许是血液里注定的。
小时候,痴痴地认为,人这一辈子应该,也只会就爱一个人。
慢慢身边的故事告诉我们,你会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爱上不同的人。
后来,傻傻的想:这不同的人应该是一类人,只是出现在我们生命中的时间不一样。
如果,这个类型的人在你生命中只出现一个,那么你就可以与他(她)厮守到老。
有人把如今婚姻的危机归结为:诱惑太多。
仔细想想,这个诱惑是不是指你生命中所爱的那个类型的人出现的个体太多了?!

幼稚的想法被一语成谶:喜欢小龙女的男人,未必就不喜欢赵敏;
追逐刺激,品味诱惑是人的天性。
由此,喜新厌旧、始乱终弃应该被理解?!
宽容的社会不需要借口,人性可以不美好,也可以美好,别拿它说事儿。

跑题了。
这是与《白马啸西风》无关的想法。
还好算是跟爱有关的。

一个单相思的故事,写至如此,足以赚到多数读者的眼泪。
马家骏用生命去爱李文秀;而文秀用成全去爱苏普;苏普用誓言爱着阿曼……
多年前,曾经在想一个人终究会不会因为感动而心动?
爱与不爱,是否界限严格?
想来也许不爱是清晰的,爱是模糊的。
朋友说,他俩分别后,他最初一天打10次电话来问有没有按时吃饭?有没有记得吃药?……后来,电话变成一天两次,再后来,变成两天一次,再后来,一周一次,一月一次……
没有什么可以跟时间抗衡,从爱到不爱并不遥远。
成人的世界没有童话!?

看完小说,发现一连串的单相思,就是一连串伤害与被伤害的循环。
文秀看见苏普为阿曼挺身迎剑时,泪往心里流。
马家骏看见文秀为救苏普义无反顾时,何尝不会心如刀绞?
曾经,抽象地考虑每个人是不是都会被伤害?又会被什么样的人伤害?
从小说里,从身边的故事里,慢慢知道――能够伤害我们的,恰恰是我们在乎的人。
所以,当一个人会因你而生气,而难过时,要珍惜。
如果有一天,你再也气不到她,再也无法让她为你掉眼泪时,你们之间就结束了。

听过一个男人说,责任是很概念性的词,他不喜欢这个词。
他说大家过多地去讲“负责任”,究竟怎么做才算负了这个责任?太空洞。
也许,这跟一些人说承诺不可靠是一样的理由。
在爱情里,女人往往凭借耳朵活着。
男人说,我做不到的,我不说。这是负责任吗?呵呵。
记得看一篇方方的小说时,想到一个词:活在当下。
那么,我们应该允许在爱里出现犹豫与反复。退缩未必是不爱。
但是,对承诺留有余地是爱的当时就不够真心。

“问世间情为何物”这是天问。
爱与不爱,太多的人喜欢用缘份来解释。
一直对“缘”敬而远之,于我它太玄,是我不能把握的。
顺其自然,也许就是什么都不做。
走过、路过、也错过的,终究不是你的。
要珍惜想走在你身边的那个人。

爱是幸福与痛苦的孩子,宽容地看待这个孩子的任性与出走。
不爱未必是背叛,心里没爱就是真的没有了。
在网上看到一段文字中写“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关键不是说我爱你,而是说我要娶你。”
这个“要”字很有意思,这句话也由此可以判断出自男人笔下。
“要”是将来时,那么就不是真的当时就娶了。
可这句话却能让一个深陷爱情的女人充满自信,洋溢幸福。
男人与女人在爱情里的角色是不同的,不要去做让男女平等的努力。
女人的爱情由男人决定,“嫁”“娶”字面的不同就做了充分的注解。

关于爱情――
对爱最大的否定不是憎恨,是遗忘。

PS:没想到这些文字恰好写在了今天,呵呵。
今天是不是节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应该快乐~~
就像说“生日快乐”时,更喜欢说“有生的日子天天快乐”
如果可以同理可证――
那么就祝:有爱人的日子天天快乐。

(《白马啸西风》没有单行本,在金庸全集里被排在《雪山飞狐》的下册后面)
54 有用
5 没用
雪山飞狐 雪山飞狐 7.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6条

查看全部26条回复·打开App

雪山飞狐的更多书评

推荐雪山飞狐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