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篇

Gone
2019-06-21 看过

初到德国柏林,他们受到了本国先去的人们的帮助,找房子,但是真正生活起来,许多纨绔子弟的作风另先生反感,甚至觉得耻辱。的确,在国外,他们的名牌是中国人,而他们却不自知,为国人不耻,所以让初到的先生很是迷茫于来德国的目的。幸好,不久就去了葛根廷—一待就八年。

在葛根廷先生终于找到了真正想走的道路—学习梵文。首先要说说先生所在大学,葛根廷是因为这个大学存在的,没有一座统一的建筑,各个学院分布在全城各个角落。这是一所优秀的大学,许多名人与此有关、在此任教,比如数学家高斯就是这个大学的教授。而他学习梵文,也是因为该校有着无与伦比的条件。葛根廷大学有悠久的研究梵文和比较文学的历史。梵文藏书甲德国。而且如果放弃机会,国内梵文根本无人教。先生在国内时已对梵文有兴趣了。(开始时,梵文课只有先生一位学生)

在德期间,先生很想念生母和祖国母亲,一生中他没有和母亲相处很长时间,我想,这是他一生的遗憾。但是,他没有提及妻儿,我猜可能并不爱他的妻子吧。那么,他在德十年之久,可曾遇到过真正心仪之人呢?他未提,不得而知了。

交流期限原定两年,但由于“七七事变”,山东被日侵占,回国成了问题,且他一直不愿回国,想继续读博,所以,葛根廷大学汉学研究所所长,哈隆,多年后成为挚友,找到先生时,先生很乐意地接受了汉学教员的任务,得以继续留在葛根廷,工作、学习。但是,作为颇有成就的汉学家,哈隆于葛根廷大学却并不得志,于是转去了英国剑桥任教。虽不舍,但想到他在葛根廷每天与妻子孤独地生活,不得志,还是颇有些欣慰的。后来,他从剑桥邀先生去任教,由于家里原因,先生拒绝了,也失去了再见面的机会。

二战爆发,先生并不惊讶,甚至有所预测。看出先生平时对于政治是颇有关注和分析的。其实,从在德国不用“希特勒万岁”累的话打招呼而坚持‘早安’‘晚安’,便可见先生对于法西斯的不满。听到苏联败退,德军长驱直入苏联的消息,先生就气得

“暴跳如雷”,
‘热血沸腾,晚上需要吃加倍的安眠药,才能勉强入睡’“
住下去,恐怕不久就会进疯人院‘
”我的失眠症从此进入严重的阶段了“

在饥饿和轰炸外,生活中不乏美好,比如葛根廷美妙的山林。战争未开始时,先生就常与中国留学生郊游,不亦乐乎。战时,躲避轰炸时会去山上。优美的山林令人心情愉悦。由于梵文 多现于佛文(个人认为),所以先生也便耳濡目染,对于发现山林逸趣,在任何情况下,人生也绝不会只有痛苦,先生称之为”禅机”。此点,同感。慢慢地接触,发现其中的美妙,不自觉地喜欢上,并加入。

留学篇中,先生首次提家里,妻儿,叔父,叔母,虽然字数少的可怜,好像顺便出于责任地提一下一样,“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究竟是否真心呢?还是我太八卦了。

几年前读过的这本书了,只记得很厚,读了才知道,原来大名鼎鼎的季羡林先生,是学梵文的。偶然翻开旧笔记,发现的算是读后感吧,手写的观感现在很少了,记录到网络上,日后看起来,应该别有感触。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季羡林自述的更多书评

推荐季羡林自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