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起余华,放下余华

杂货铺老板娘
2019-06-21 看过

我们对某位作家产生兴趣,大概率事件是因为他的作品。最开始,我们从作品的本身出发,试图了解作者到底通过这样的一本书来告诉我们什么,然后再来了解作者,进而再去读其他的作品。因为宣传炒作而知道了作者,却没有读过其作品的话,必然不是真读者。

余华的作品《活着》和《许三观卖血记》同时入选九十年代最具有影响的十部作品, 很多人也都是从这两部作品开始了解余华的。

高中时的我很自卑,非常在意别人对我的评价和看法,现在看应该是特定环境下的心理亚健康吧。这种亚健康一直被我带进大学,大学时有次和高中班长聊天,大概聊了些别人都如何如何,而我却怎样怎样,班长说你去图书馆,借本余华的《活着》。我以为这是本心理学辅导书籍,读了才知道,班长是想通过徐福贵的经历告诉我:每个人的生活是属于自己的感受,不是属于别人的看法。

捡起余华,就是从这样的感受开始的。

最初的记忆

余华是典型的“生活作家”,这里我是想区别于学院派作家的。有网友说过,大学里是教不出作家的,我对此持保留态度,但我也确实更喜欢生活打磨出的作家。像余华这样,从中国人的日常生活出发,经过政治、历史、经济、社会、体育、文化、情感、欲望、隐私等等,然后再回到中国人的日常生活之中。

余华的读书经历是极为接地气又一直很自主的,没有系统,也没有门派。由于身处特殊的时代,他的文学教育启蒙是中学时读的十多本没头没尾的书、《毛泽东选集》里的注解以及大字报里的通奸小故事。

所以余华可以潇洒地说:

做一个作家只要认识一些字,会写一些字就足够了,有文化的人能成为作家,没文化的人也能成为作家。

感受与想象

特殊年代大海捞针式的阅读,并不意味着余华的写作完全是简单再现中国人的生活。好的作品,必然给人启发,但你读到了什么,是取决于你自己的。

余华小的时候随父母在海盐县的医院长大,对于人们普遍惧怕的太平间,在他的感受里则是“清凉的夏天”,而真正能给他带来恐惧感受的,是夜晚月光中的树梢。对世间万物,我们都有自己独特的感知,对于文学作品,也是如此。引起我们共鸣的可能是一个故事,也可能只是一句话,或者一个感叹词。

文字不孤单

作家的敏锐往往不止呈现在文字上。木心曾说过——“我是一个人身上存在了三个人,一个是音乐家,一个是作家,还有一个是画家”。对余华来说,影响其写作的,不仅是文字,表达其思想的,也不只是文字。

十五岁时,余华被音乐课上的简谱迷住,三十一岁时,他接触了大量的音乐作品,巴赫、门德尔松、肖斯塔科维奇的作品,都帮助他将内心的不安之声化为了文字的音符。

在了解余华本人之前,我也认为他的作品是血腥暴力、没有真善美的,但也是在他的笔下,流露了出朴素的人性和快乐。我想,是时候放下余华,再将自己投入到他伟大的作品中,去细细咀嚼命运之手塑造的一个个故事了。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没有一种生活是可惜的的更多书评

推荐没有一种生活是可惜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