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的彼岸》书摘/1886/德国/弗里德里希·尼采

那次说到
2019-06-21 看过

把一种语言译为另一种语言,译得最差的就是该语言风格的节奏(tempo)。

对某一物的爱是一种野蛮:因为这种爱的施行会给所有其余者带来麻烦。对上帝的爱亦然。 “我做过这件事”,我的记忆说。我不可能做过这件事——我的自负说,并且始终不松口。终于——记忆屈服了。 发现得偿所爱了,爱人其实就应该对被爱者有所醒悟。“怎么?连你都爱,这真够差劲的?或者说真够愚蠢的?或者——或者——” 感性经常催促爱快快生长,以至于根基一直虚弱而易于动摇。 连姘居也被腐蚀了:——通过婚姻。 下半身是人不那么容易把自己当做神的根据。 与怪兽作战者,可得注意,不要由此也变成怪兽。若往一个深渊里张望许久,则深渊亦朝你的内部张望。 出于爱所做的,总是发生于善恶的彼岸。 自杀的想法是一种强劲的安慰剂:人们靠它很好地度过了一些很坏的夜晚。 “我们身边的人们并非我们的邻居,而是我们身边人的邻居”——每一族民众皆如是想。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善恶的彼岸的更多书评

推荐善恶的彼岸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