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运+翻译】跨越门闾:一场关于宋代女性日常生活的访谈丨Crossing the Gate: An Interview with Man Xu about the Lives of Song Dynasty Women

桑林
2019-06-19 看过

搬运地址:http://thebedrockblog.blogspot.com/2017/09/crossing-gate-interview-with-man-xu.html

对谈人:许曼、布伦丹·戴维斯(Brendan Davis)

编者按:布伦丹·戴维斯先生是一位游戏设计师,擅长做武侠风游戏的设计,他在大学里学的是历史专业,因而对历史学研究前沿也十分关心。Crossing the Gate 出版后,戴维斯先生十分喜欢,曾在podcast(相当于中国的喜马拉雅)上对该书做过一个口头介绍和评论,他说,这个书能够给他带来“街景和即视感”。许曼老师说,她有时也会为戴维斯先生和他的同事设计游戏时提供一些建议,帮助他们尽可能地去还原真实的历史图景。

本文由许曼老师提供,刘云军老师翻译。

2017年9月6日 星期三

布伦丹·戴维斯(以下简称戴维斯):

我最近在播客上发表了一篇关于 Crossing the Gate:Everyday Lives of Women in Song Fujian (960-1279) (《跨越门闾:宋代福建女性的日常生活》)一书的评论。并且很幸运地,采访了该书的作者许曼。许曼是塔夫茨大学历史学的教授,专门研究中古与晚期帝制时期的中国,关注地方史、物质文化和社会性别。除了写作《跨越门闾》外,她还以英文、日文和中文发表过许多文章。《跨越门闾》一书由纽约州立大学出版社出版。你可以在这里了解更多相关信息。目前,该书正在被翻译成中文,并将于2019年出版。

戴维斯:

许曼您好,是什么原因让您决定写这本书,为何您把重点放在福建?

许曼:

您好。我的研究兴趣是中古中国的女性与性别。任何关于女性史和性别史的研究都应该是针对特定阶层、地区和年龄的。宋代地域之间,尤其是南北地域之间的巨大差异,使得对地方社会女性史的深入研究成为必要。本书以宋朝东南边陲的福建路为研究重点,该地区在宋朝异军突起。其经济、文化飞速发展,在宋朝成为一个发达地区。它产生了包括朱熹在内的一大批新儒家,而朱熹的思想在晚期帝制中国逐渐成为正统思想。新儒家士大夫在福建的集中,为我们研究新儒家思想与当地女性日常生活的差异与一致性提供了有价值的背景。福建在教育、科举、文化等方面的繁荣,不仅造就了一个拥有大量精英家庭的地方社会,为女性活动营造了良好的生活氛围,也为我们留下了丰富的文字资料和物质资料,用以复原女性的生活经历。虽然本书是基于特定地区的深入研究,但我相信它的许多结论适用于整个宋朝。

戴维斯:

您如何描述您的历史研究路径?

许曼:

对于研究中国女性史的学者们而言,史料不足被认为是一个严重问题。《跨越门闾》一书详尽搜集了尽可能广泛的现存史料,包括正史、政书、宋朝律令、风俗志、墓志、笔记、类书、诗歌和绘画。此外,它赋予了被社会史学者所忽视的物质资料以应有的价值。本书采用艺术史和考古学的方法,利用了以前未曾被人开发的各种史料,包括考古报告、博物馆藏品以及女性墓葬的发掘来复原从儿童期的社会化到死亡时女性的生命历程,以及女性生产、传播和消费的物品,包括化妆品、服装、刺绣、珠宝、炊具、书法和抄录的经文。对新史料前所未有的使用以及涵盖社会史、思想史、文化史、女性研究、文学史、艺术史、考古学等领域的跨学科研究方法,形成了本书在所有中古和晚期帝制中国女性史研究的学术著作中突出的包容性与独特性。

《清明上河图》中骑驴、带着面纱的女子

戴维斯:

宋代女性的生活与以后的朝代比如明清时期女性的生活有何不同?

许曼:

在这一长时段框架下,本书一个引人注意的发现是,与明清时期相比,宋朝各个阶层的女性享有相对的自由。宋朝的国家和精英阶层在处理女性事务时通常采取不干涉的策略。国家从未颁布过规范女性日常行为的法令,并将女性民众的管理权交给地方官员。与放任自流的前朝相比,明清两朝在干预女性日常生活方面显得更为积极主动。宋朝与明清时期之间的巨大差异并不意味着在晚期帝制中国女性流动性的下降。在整个中国帝制史上,女性对家庭权威的操纵和对“家”外生活空间的扩张从未停止过。明清性别研究学者在许多方面揭示了女性在“闺闱内外”的能动性。相比之下,如果考虑到宋代政府和学者们对女性更为宽容的态度和正面的观感,明清女性在宋代的女性祖先们可以说生活在一个对女性更加友好的社会。

戴维斯:

您为何选择宋朝作为本书的研究时间段?

许曼:

大多数学者将宋朝描述为中国女性的黑暗时代,他们说,作为新儒家社会秩序基石的性别隔离的一部分,中国女性被限制在家里。在本书中,我认为女性的日常生活与这种意识形态的愿景大相径庭。宋代新儒家恢复并提倡“男主外,女主内”,这一古老观念表明在身体和功能上存在严格的性别隔离。因此,女性被期望限制在闺闱内,只处理家庭事务并与家庭成员互动。本书试图通过考察女性在性别建构中的角色,以及考察新儒家意识形态与女性现实生活之间的差异,将这一简单化的图景复杂化。本书对中古中国关于女性和性别角色的共识提出了强烈的挑战。这是第一部追踪女性在家庭内外跨越阶层的生活经历之多样性的英文著作。

戴维斯:

当时女性的财产权是什么情况?在商业和财产所有权方面对女性有何限制?

许曼:

宋朝女性拥有优渥的继承权,能够控制自己的嫁妆,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政府对女性财产权的立法。她们的个人财产主要包括婚前和婚后从娘家得到的东西。除了嫁妆和遗产,宋朝女性的纺织收入虽然可能有限,却是其能动性的重要来源。此外,一些职业女性积极参与高度商业化的经济。这些人包括稳婆、媒婆、店主、游方的宗教人士、挨家挨户做买卖的织工,以及离开“家”到外面谋生的小贩等等。

戴维斯:

新儒家所表达的性别理想在多大程度上是人们日常生活的现实?

许曼:

新儒家道德人士看到女性在广泛的领域扮演着非正统的角色,他们焦虑地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并在规范性文学中对上古思想进行了重申和重新解读。但我的研究发现,这些学者妥协并接受了不完美的社会现实。与新儒家顽固、教条的刻板印象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本书展现了这些男性精英日常生活中更为灵活和实用的一面。他们尊重女性的家庭生活,不直接干涉女性事务,并采取道德说教和经济手段鼓励女性追求“正确”的生活方式。他们或多或少承认女性的价值,甚至支持她们在公共领域的贡献。

戴维斯:

您能谈谈在这个时期缠足的做法吗?它有多普遍?对它是否存在常见的误解?

许曼:

根据一些宋史研究者的说法,缠足对宋代许多男性有着不可抗拒的性吸引力。它最初是娱乐场所专业团体的时尚,随着一些上层社会女性的接受,它变成了中国女性气质的一个重要象征,并一直延续到晚期帝制中国。然而,这种时尚的做法并没有阻止女性走出家门。宋朝女性偶尔会外出旅游,像男性一样使用各种出行工具。她们与外界交流,融入当地社群,与当地政府互动,并光顾当地的宗教市场。虽然男性主导了公共领域,但女性获得并利用了各种进入公共领域的机会。

宋代女子日常服饰 提花对襟上衣

戴维斯:

母亲、妻子和女儿在以士大夫为主的精英男性生活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许曼:

精英女性被认为是“内助”。“内助”的角色并没有将女性局限于闺闱内。她们生活在一个复杂的人际关系网络中,不仅要孝敬公婆,协调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还要支持丈夫的亲戚,与邻居交朋友,以及帮助当地社群中的人们。与其管理才能一样,她们对当地福祉的贡献有时与其男性亲属在帮助他们“家”建立当地声誉和维持社会地位方面一样重要。

戴维斯:

您的书中最引人入胜的人物之一是刘氏(八七嫂);可以谈谈她以及她是如何获得权力的吗?

许曼:

关于刘氏的记载来自宋朝一部重要的法律判例汇编。她被认定为罪魁祸首和主犯。作为寡妇,她从三四十岁开始犯罪,在被当地法官拘押之前,她一直是当地的恶霸。她的两个儿子生活在其权威的阴影下,听从她的指示,如何建立他们对当地社群的统治。她要么从父母那里继承了一大笔嫁妆,要么就是从已故的丈夫那里得到了很多财产。这些财富成为她发展核心家庭在当地影响力的主要资源。她还关注儿子们的教育,并给其中一个儿子购买了官职,这增加了家庭的政治和文化资本。刘氏母子熟悉地方政府的标准职能,努力在现有的地方政府之外建立一个地方行政权威机构。他们的运作方式与地方政府一般无二——建造监狱,裁决当地人民的冲突,雇佣私人保镖,贩卖私盐,征收商业税……实际上,他们通过有组织的犯罪活动建立了一个影子地方政府。

戴维斯:

“家”的概念是本书的核心。您能解释一下什么是“家”吗?为何第一章要着墨于它?

许曼:

本书展现了女性在不同地点的活动。宋代女性合法的生活空间是她们的“家”,这是一种不固定的概念,意味着家宅以及家人。社会规范被家内房屋结构实体化,塑造了女性的空间感和认同感。新儒家提倡物理上严格的性别隔离,并将中门从住宅院落中的一个建筑转变为一种带有明确象征性和物理性的结构,将男性和女性的身体分隔开来。然而,女性在“家”中的主导地位和多样化的家庭经历模糊了内外边界,并修正了可能划分男性和女性领域的建筑物的性别含义。

宋金墓葬中的妇人启门

戴维斯:

在最后一章中,您对墓葬进行了广泛的介绍,并使用了已发表和未发表的报告中的所有可用数据对其进行了分析。您是如何进行这项分析的?它揭示了什么?

许曼:

女性的坟墓为我们提供了特别有价值的见解,让我们了解到有关地上和地下生活之间联系的性别规范和信仰。埋葬实践的三个方面——墓室本身的结构、尸体的相对位置以及内部的埋葬物品——提供了线索,让我们探究墓主人的亲戚以及仪式专家对女性所处位置的态度,因为正是这些同时代人决定了坟墓的位置、修建、内部结构、装饰和随葬品。像衣服等随葬品,往往是墓主人生前亲自挑选的;因此,它们构成了一个特别富有成果的场景,用以探讨女性向后代作出的自我呈现。书中对福建宋墓的研究表明,现世的性别差异和隔离并没有被带到来世,在来世,夫妻之间平等、和谐和沟通的观念占主导地位。对福建墓葬结构以及这些建筑内部的随葬器物的分析,展现出了宋代性别化实践的图像,比起单独文本研究所能看到的更加全面。

(本文由《跨越门闾》一书译者刘云军老师翻译)

30 有用
0 没用
跨越门闾 跨越门闾 7.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跨越门闾的更多书评

推荐跨越门闾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