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疯癫与文明》

iHt
2019-06-16 看过

本书借于2月份,寒假里堪堪读了序言和开头。从序言开始就有些晦涩,但了解作者的意图后便觉得新奇,有了读下去的兴趣。再拿起已经是6月,还书deadline要到了,不看有些不舍。中间或许又捧起过一两次,也是泛泛看了一点“愚人船”,看完就忘。那时候觉得,这本书是值得用“苏轼读书法”来看的,可以单独看一遍地理或是绘画。后来读到中间部分,开头的激情已退,觉得语言琐碎难懂,往往看了六七行才发现不知所云,不禁开始怀疑译者的语文水平,开始斤斤计较读多了是否会损失脑细胞,还怀疑过福柯的博士论文是否也有字数下限的要求。如此放下了三四天。昨天再读的时候,把前面每章的开头结尾又翻一遍,才对整体有了一点感觉,往下读时与前文对照,终于变得顺畅一些了。后来我才知道,手上拿着的已经是缩写本,福柯的原稿比这要厚很多。所以应该没有凑字数的嫌疑,而是我自己读不明白吧。。。不管怎么样,读了不能白读,姑且用完全不规范的语言写点读懂了的皮毛。

福柯要写的,是伴随着文明发展的,关于疯癫的历史,是“理性”的人对“疯癫”态度转变的历史。 但是,这两者并不是预先分离的,因此不妨说是理性与疯癫分离的历史,在分离的过程中,在社会的意义上,理性逐渐对疯癫建立了优势。

在欧洲中世纪,大约15、16世纪,疯癫尚带有神秘主义色彩,人们把疯人送上“愚人船”,渴望河流能净化他们的疯癫。疯人的神秘在于老百姓尚不能理解他们的疯癫,因此诉诸超自然的力量诠释他们的一切,亦因此不敢断然采取过激的手段来对待他们。在各种文艺作品中,疯人担任了各式各样的角色,从最荒诞的语言中吐露出最直白的真理。

到了古典时期,大约17世纪后期,大禁闭开始了。这是理性与疯癫分离的第一个转折点。疯人和穷人被禁闭在一起,由政府统一救济,失去了行动自由。这时他们有了社会地位上的变化,与底层的穷苦人民相近。疯癫被归为一种城市问题,禁闭则是为了解救社会经济,维持秩序。但在初衷消退后,禁闭疯人的传统被保留下来。人们开始从自身寻找疯癫的起因,譬如原始的兽性和激情。疯人不被认为是病人。疯癫被视作非理性当中的一种,它包含了荒谬的幻想和理性的(然而往往是错误的)逻辑两个方面,而病人对这两个方面都笃信不疑。禁闭的目的变成了隔离这种偏离理性最远的非理性,让社会免受兽性的侵蚀。

而随着医学与社会伦理的发展,对疯癫的认识又发生了变化。通过的不同疯癫症状的分类(躁狂症、忧郁症、歇斯底里等等),以及通过寻求生理机制上的解释,人们开始从追溯疯癫的道德起因。道德败坏、欲望横溢是否导致了疯癫?无论这个问题是否在当时引起了一致的结论,至少疯人开始在道德层面受到谴责。疯癫不仅是一种疾病,也是一项罪状。疯人和其他由于种种非理性(贪婪、懒惰等等)犯罪的囚徒被关押在一起。但禁闭并没有使欧洲社会与疯癫越来越遥远,而是在18世纪引来了一场恐惧的爆发。

流言开始在巷间奔窜,人们开始相信疯癫能像麻风病一样传播,从各个疯人集中院出发蔓延,通过空气散布到城市的每个角落。从此疯癫开始被认为是一种社会问题;这也是人们从自身寻找疯癫原因的又一次尝试,但重点从个人的道德和欲望转向了整个社会的状态。“文明构成了有利于疯癫发展的环境”。兽性固然是疯癫的表现,却不再被认为是疯癫的起因。相反地,人的思想,人的创造,人的文明孕育了疯狂。一种新的划分终于开始了。

人们热切地要求将疯人与其他犯人分开囚禁。在18世纪,主流论调是“犯人毕竟只是犯人”。疯人终于被单列出来,成为了特殊的群体。他们不再和穷人一起被禁闭,不再和犯人一起被关押,但这并不表示他们有了更好的待遇,而是意味着他们在理性面前更深地弯下了腰肢。贫穷不再是仅仅由于懒惰,经济危机让人们意识到,贫穷也有社会原因,甚至有其必然性;犯罪亦然。那么疯癫呢,疯癫是什么? 18世纪晚期,法国大革命的岁月里,人们含糊不清、模棱两可地对待疯人。如果要单独禁闭他们,是该在监狱,医院?或是他们原本的家庭?这一切直到19世纪精神病院的建立。

疯人最终找到了延续至今的归宿,获得了肉身上相对的自由,代价是精神上永久的、绝对的禁闭。人们取下了疯人身上的手铐和脚镣,却把他们的头脑和心灵投入了无法逃脱的牢笼。这就是理性和疯癫分离的第二个转折点。从此,理性对疯癫建立了一种父权(祝理性父亲节快乐),视激情为游戏,视谵妄为稚语,把疯人单独禁闭的主流论调变成了“疯人仅仅是疯人”。人们以缄默让呓语失去了尊严,挖取疯人仅剩的一点理性与道德,让非理性陷于道德的囚笼中。

从前,在古典主义时期,非理性包含了疯癫,但现在关系颠倒了,非理性仅仅是我们不关心的疯癫的表象。理性审判被放纵的非理性,并用一面镜子让它审判自身,使它最终“除了在个别情况下已不再表露出来”。那些天才般的非理性,“抗拒着巨大的道德桎梏”,只能在那些“如划破夜空的闪电般的作品”当中见到了,如荷尔德林、奈瓦尔、尼采及阿尔托。非理性的一切已经结束,一切都在无可挽回地走向庸俗。

理性对疯癫的胜利,二者的完全分离,是幸运还是不幸?李尔王和堂吉诃德,一去不复返了吗?

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疯癫与文明的更多书评

推荐疯癫与文明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