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加速腐朽,一切加速崩塌!

一头钻进海里
2019-06-16 看过

《娜娜》是法国十九世纪著名作家爱弥儿·左拉的优秀代表作之一,《卢贡-马卡尔家族》(Les Rougon-Macquart)的第九部作品。本作围绕第二帝国时期“巴黎名媛”娜娜的风流生活,揭露当时法国社会上层的糜烂和堕落。 第一章开篇以游艺剧院新剧《金发爱神》的上映引入,由此展示了娜娜在那巴黎文艺圈的崛起。奇怪的是,在新剧首映之前,这位原本毫无名气的主角并不为名流和掮客们看好——不就是一个从某个不知名阴沟里爬出来的下等人!嘈杂的剧院从里到外满是对这位新秀的闲言猜测,或者质疑,甚至嘲笑……事实上,娜娜也确实如别人预测的那样,一登场便因糟糕的歌喉和举手投足倒了众人的胃口。直到那一幕着装风流、体态暴露的表演,娜娜才终于夺回观众们的青睐,证明了自己身上确有笨拙却又迷人的特质。从此,娜娜声名鹊起,俨然成了当时娱乐新闻的焦点,还活成了贵妇们竞相模仿的女士典范。 娜娜的崛起既出乎众人意料,但也恰好迎合了弥漫巴黎的享乐环境。本质上,不是娜娜一鸣惊人,她只不过是那以苦难与挥霍为两大主题的社会所孕育出来的“尤物”之一,幸由行里老手博尔德纳夫(剧院经理)进行包装裹饰,于是一时之间在上流圈子里引发了震荡。 名动巴黎的娜娜哪怕想消停片刻,也不被她那与生俱来的嗜欲本能和其他蠢蠢欲动的陌生男女们放过。记者福什里、银行家斯泰内、于贡兄弟、米法伯爵、旺德夫尔侯爵……娜娜竭尽所能地利用自己的身体,搜刮那些拜倒在她面前的荒唐男人们礼服里夹藏的每一枚金路易。一面欢声笑语,一面抑郁悲伤,哪怕让一个又一个男人在她裙底倾家荡产,哪怕让一户又一户宅邸的贵妇人妒火中烧,娜娜仍旧不是那个正经社会的加害者,她只不过是将底层的污垢酿成害人的酵素,并带到社会的上层,而这些毒素的原料原本就是产自那里。文中费加罗报的报道确实没错,娜娜是“一只从垃圾堆里飞出来的金光闪闪的苍蝇,它吮吸被扔在路旁的尸体的毒液,然后嗡嗡地叫着,飞舞着,像宝石似的闪闪发光,从窗口飞进王宫,只要停留在男人们的身上,就能把他们毒死”。 娜娜是复杂的个体:肆无忌惮的娜娜恐怕令人作呕,软弱无力沦为毒瘤的娜娜却值得怜悯。更何况,娜娜内心亦曾残存对纯洁诗意的向往。第六章讲述娜娜在银行家斯泰内的资助下,来到郊区的抚爱别墅度假。原本淫秽的情人幽会却因乡村田园诗意罩上一抹纯净的光晕,短暂唤回妓女丧失的童真。她到了乡下,朝着马车前进方向的绿野远眺,陶醉于透彻广阔的天空,甚至冒雨去采摘草莓。可是,这种童话式的恬静生活很快便被来自巴黎的喧闹声打破。荒芜的别墅瞬间被巴黎的男男女女占领,娜娜重又开始那种纵情享乐的生活。在这个假期的结尾,娜娜厌倦了乡下的生活,于是接受了米法伯爵的求爱,并返回巴黎。 米法伯爵一家代表着一众特别的贵族——他们遵循天主的教诲,牢守古板的伦理家规,委屈结合,一副正经的做派。但米法伯爵却在娜娜的诱惑下背叛天主,其妻萨比娜亦与人通奸,二人最终表现得比其他放荡男女更加纵欲和恣肆。讽刺的是,米法伯爵沉湎于华而不实的绚烂恋情,身心俱疲,痛苦不堪,唯一解脱的办法竟是在娜娜家耗尽欲念,随即跪在天父面前为自己的沉沦忏悔,而后又难耐欲念焦虑,重复同样的行为,逐渐成为一种习惯。正是这种习惯放干了伯爵的理性,让他成为娜娜最持久而忠实的奴隶。 文末娜娜死于天花,巴黎除了少数旧情旧交赶来凑热闹外,其余几乎笼罩在“向柏林进军”的狂热氛围下。男人们胆怯地躲在停尸酒店外,女眷们倒勇敢地在娜娜的尸体旁议论国事。高呼“拿破仑三世万岁!”或“向柏林进军!”,这似乎就是在为宣读第二帝国的墓志铭提前预演拉扯音喉,毕竟,娜娜已经完成了她的使命。她喷出最后一滴毒液,竟也滴溅到自己皙白的脸庞,于是一切加速腐朽,一切加速崩塌!

0 有用
0 没用
娜娜 娜娜 7.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娜娜的更多书评

推荐娜娜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