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我要活下去

Seiko
2006-02-07 看过
手头的《厨房》,是台湾时报出版公司出版的。“厨房”两字写在封面上方的一抹橙黄之上,那是一种一看就会勾起人食欲的颜色;更奇妙的是,一边翻动书页,一边不停地嗅到芒果的香味,——那是我最喜爱的水果之一,曾有一次一边吃着香甜多汁的芒果一边由衷地说:就为了有芒果可吃,也不枉来这世上一遭了!——我站起来,在屋里四下走动,想寻找香味的来源。遍寻一圈之后,我试探着闻了闻手边的书,天哪,多么不可思议,是这书在散发着芒果的味道!

就是这样,这本书,一边谈论着死亡,一边散发出芒果的香味。这样的姿态,正好是吉本·芭娜娜在小说中的姿态。

永远是,最重要的亲人被死亡夺走,御影也好,田边也好,被抛在这个广大而寂寥的世界上,堕入一种彻底孤独的境地。死亡散发出砭人肌骨的寒意,彷佛隐隐有一种召唤,从那幽冥之地,虚无的深处发出。人必须寻找到一种力量,来抵御这种召唤,必须寻找到一种足以温暖自己的东西,来与死亡抗拒。这种温暖,这种力量,可能从厨房或者是从一客炸猪排蛋饭中体现出来……

“当悲伤达到饱和,连泪水都干枯的时刻,轻微的睡意浸透全身,我在兀自发亮的厨房里铺上垫被,然后像莱纳斯一样紧紧裹着毛毯睡去。冰箱马达声让我不会感到全然的孤单。我知道我可以在那里安度长夜,迎接黎明。

只想在星空下入睡。

在曙色中醒来。

此外一切都无所谓。”

“在这世界上,我最喜欢的地方,是厨房。

不管它在哪里、长得什么样子,只要是厨房,是制作食物的地方,我就会觉得很舒服。它最好是机能齐全,而且被使用得很彻底。那里有好多洁净的抹布,白色瓷砖闪闪发亮。

即使是脏兮兮的厨房,我照样喜欢得要命。

地板上到处散落着果皮菜渣,拖鞋底乌漆麻黑,这些我都不在乎,只要它够宽敞就好。我爱靠在巨大高耸的冰箱银色箱门上,冰箱里面塞满了似乎可以轻易度过一整个冬天的各色食品。常常我从沾了一层油渍的瓦斯炉或生锈的菜刀上突然抬起头来,窗外星光寂然。

这个家如今只剩下我,以及厨房;想想总比只有我自己一个来得好些。

每当我累得说不出话来的时候,我常会出神地想到:如果死期来临,我希望在厨房呼出最后一口气。不管那里是一片孤寂寒冷,或是有人陪伴而且温暖,我都将无惧地凝视死亡;只要是在厨房就好。”
9 有用
0 没用
厨房 厨房 8.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9条

查看全部9条回复·打开App

厨房的更多书评

推荐厨房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