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近代知识分子如何回应西方的冲击?|费正清“冲击-回应”说

洛城
2019-06-15 看过

研究中国近代史,有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那就是汉学家,尤其是美国汉学家,在这些汉学家中最有名可能要算我们中国人熟悉的费正清了,他提出了关于中国近代史著名的“冲击-回应”说,对中美两国的近代史研究都影响深远。

费正清关于“冲击-回应”说的开山之作便是最近刚刚引进中文版的《冲击与回应:从历史文献看近代中国》。

我们先来简单了解一下什么是“冲击-回应”说,这个理论认为传统中国的社会和制度都非常稳定,缺乏向现代转型的内在动力,是个停滞的帝国,西方的入侵,刺激了中国的回应,中国未来保存自己的种族,开始变革,向现代转型。值得注意的是,这里的西方冲击也包括日本。

我们一般理解的西方的冲击是西方船坚炮利,主要受到的是军事和技术上的冲击,但是读完,本书,我理解的是,西方的冲击其实更主要是思想和经济上的冲击。费正清在本书卷后语也说,研究近代中国他推荐两条路径,一条是社会-经济路,一条是心理-思想路,而这本冲击与回应便是从思想路径出发,通过变革主要人物的文献,探索中国对西方回应的演变,同时,先锋人物的的回应代表基本制度,同时,为经济路径分析提供了依据。

本书讲了近代知识分子对西方的态度,根据我的理解,觉得可以大致分为三个阶段:技术阶段、制度阶段、思想阶段

一、技术阶段:洋务运动

通过鸦片战争中国的国门被敲开,以林则徐和严复为代表的官员和知识分子认识到了学习西方技术的必要性,随后,曾国藩、李鸿章等开始了自强为目的的洋务运动。

其实中国近代有个吊诡的现象就是,这个阶段向西方学习,并不是想走上西方现代化的道路,而是为了抵御西方,也就是“师夷长技以制夷”,而在维新到五四期间,又有很多通过复古来批判,进而支持改革。

二、制度阶段:维新运动

通过洋务运动,开启了中国的工业的现代化之路,但是军事现代化,被甲午战争彻底打趴了,于是康有为、梁启超等开始意识到,必须从制度上进行变革,也就是维新变法。

当然,维新变法最后还是失败了,但是也留下了一些遗产,比如教育方面,废除科举,开办现代学校,但这样正是现代教育为清王朝培养了掘墓人。

三、思想阶段:新文化运动

孙中山等一批接受过新式教育的革命党推翻了清朝,但是袁世凯攫取了革命果实,共和失败了,尤其是一战后列强对中国的瓜分,导致了五四运动的爆发,五四运动可以说是胡适、陈独秀等掀起的新文化运动的结果,也可以说是新文化运动的普及的助推器,新文化运动从思想底层对中国进行了变革,但是,这次变革因为救亡压倒启蒙,最后也个人自由主义被更大的国家主义所取代,所以五四一直处于未完成状态。

从上面我们可以看到,面对西方的持续冲击,中国知识分子的回应和变革也逐渐深入,从这条线看,“冲击—回应”说确实有一定的道理,但是,这是一个典型的西方视角和很老的观点了,经过多年的发展,“冲击-回应”说已经备受批判,就是西方汉学家也不认可这个观点了,这个我们下次再深入聊聊“冲击-回应”说的应用、发展和批判,其实也是来自我最后想推荐的几本书,费正清《伟大的中国革命》(应用)、魏斐德《大门口的陌生人》(发展)、柯文《在中国发现历史》(批判)。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冲击与回应的更多书评

推荐冲击与回应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