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札

躺倒斋主人
2019-06-13 看过

陀思妥耶夫斯基小说中的伊万·卡拉马佐夫说:“野兽永远不会像人那么凶残,凶残得那么巧妙,又那么艺术。”

.......

《新约全书·马太福音》中说:“你们要谨慎,免得有人迷惑你们。因为将来有好些人冒我的名来。”来者人数很多,甚至难以历数他们的名字……

.......

我们出发去袭击时,会把一张小纸条装在上衣口袋里,另装在裤兜里。假如踩上地雷,被炸死了,总还能保留一部分身体,或是上半部或是下半部。有人戴着手镯,上面刻着自己的名字、血型、Rh因子和部队番号。

.......

我想像个正常人一样活下去。有位女歌唱家来到我们部队,她长得很漂亮,唱的歌也动人。在那边可想女人了,等她到来如同等待亲人光临

她出场了:“我飞到你们这儿来以后,试着用机枪扫射了番。开枪射击可真让人开心……”

她开始演唱,唱到副歌时,她要求大家拍手:“弟兄们,拍手啊!拍手呀,弟兄们!”

谁也不拍手,鸦雀无声,她离开了舞台,演唱会告吹。自命不凡的女孩来看望自命不凡的男孩,而在这些自命不凡的男孩的兵营里,每个月会增加十来个空床位……曾经睡在这些床上的人,现在已经躺在冰库里了。只有给他们的信还斜放在床单上,妈妈寄来的,姑娘寄来的:“带着问候飞去呀,带着音讯回来吧……

.......

不能杀第一个人,让第一个人流了血,以后就难以住手了......

每个人都为自己活命在操心!为自己活命!

几个士兵坐在一起,一个老汉赶着一头毛驴从下边经过。他们架起火箭筒,哗啦一声!老汉完了,毛驴也完了

“兄弟们,你们怎么啦,疯了?!老汉和毛驴走路,碍你们什么事?”

昨天也有一个老汉赶着毛驴走路,有个士兵从他们身旁经过……老汉和毛驴走了过去,士兵倒了下来,躺在地上……”

“也许那是另外一个老汉,另外一头毛驴。”

不能让人流第一次血……因为你会不停地枪杀昨天那个老汉和昨天那头毛驴……

.......

上边是太阳晒焦的山岭,下边有个小女孩吆喝着一群山羊,一个妇女在晾衣服,情景和我们高加索那边相似……我甚至感到失望……半夜,有人朝我们的篝火开了一枪,我拎起水壶,水壶下边还有子弹。行军时渴得要命,真是难受,嘴里发干,想咽口唾液也不行,好像满嘴都是沙子。大家舔露水,舔自己的汗……我得活下去,我想活下去!我抓住一只乌龟,用锋利的石片割开它的脖子,喝乌龟的血,这事别人办不到,谁也办不到。

.......

回国以后,整整有两年时间,我都在梦中埋葬自已……有时一下子吓醒了:因为找不到可以用来自杀的枪!

.......

我不能穿行于公园,总要回头窥望。在咖啡馆里,招待员站在我的背后:“请您点菜。”我几乎跳起来,几乎拔腿跑开,有人站在我的背后—我受不了。

.......

朋友们感兴趣的是:有奖章吗?负过伤吗?放过枪吗?我想讲一讲我感受最深的事,他们却对此毫无兴趣。于是我开始酗酒,独饮……喝到第三杯,默默为那些牺牲的战友干杯为尤拉…其实,他可以得到挽救,我和他一起住在喀布尔军很医院里,我的肩膀划伤了,还有脑震荡,他丢了两条腿多弟兄都没有胳膊,没有腿,他们吸烟,吐烟圈玩,他们在那边还算正常,不愿意回苏联,他们要求把他们留到最后回国让他们感到可怕,到了苏联就要过另外一种生活……送尤拉去航空港准备让他回国的那天,他在厕所里割断了静脉…

.......

指挥官的临别赠言中有这么一句:“登山,假如失手滑落,不能叫,要无声地摔下去,甘当一块‘活石头’。只有这样,才能保全战友们的生命。”

.......

【墓碑】

包勃科夫·列昂尼德·伊万诺维奇

(1964-1984)

在执行国际主义义务中阵亡。

月亮落了,太阳熄了,

亲爱的儿子,你不在了。

妈妈,爸爸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锌皮娃娃兵的更多书评

推荐锌皮娃娃兵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