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氏物语与椿饼

浪逃
2019-06-11 看过
《源氏物语》的《若菜》上卷有个意味深长的情节:三月某日,光源氏在豪宅六条院举办“蹴鞠会”。庭院植着樱树,花瓣飘落如雪,公卿们在树下玩得不亦乐乎。名叫柏木的青年公卿悄悄走到一边,有意无意打量正对庭院的房间。正巧一只唐猫从房里窜出,门帘卷了起来,柏木瞥见了房中的女三宫。女三宫是朱雀帝的爱女,择婿时柏木曾是候选人之一,可惜被光源氏拔了头筹。柏木自叹无缘,不曾想在此处又见芳容。
蹴鞠会结束,光源氏备了吃食招待,除了佐酒的干鱼,还有蜜柑、梨子和椿饼。公卿们边谈边吃,只有柏木看着满地落樱发呆,椿饼吃在嘴里木木的,一颗心早系在了女三宫身上。
椿饼是历史悠久的吃食。在1400多年前的飞鸟时代,遣唐使从唐带回8种唐果子和14种果饼,椿饼就是其中之一。《源氏物语》写了公卿吃椿饼的场景,未细说椿饼是什么模样。成书于14世纪的《源氏物语》注解书《河海抄》明确写到,椿饼是高级公卿的专享甜食,糯米粉制,甘葛调味,因用椿叶装饰,所以得了椿饼的名字。
“椿”是深受日本人喜爱的植物,与中国的山茶花同科。日本四季分明,冬来草木尽凋,姹紫嫣红的庭园也萧瑟起来,只有椿叶油绿肥阔,充满勃勃生机。平安时代的厨师选出形状漂亮的椿叶,洗净晾干备用。再选糯米磨粉蒸熟,混上甘葛煎出的汁,细心握出一个个椭圆团子。完全冷却后,厨师取两枚椿叶,一枚做底,一枚做盖,将团子轻轻夹在中间。所有团子装扮完毕,再整齐排列在浅碟中,油绿叶片配雪白团子,洁净又别致。
《源氏物语》中的椿饼就是这样制成的,吃在嘴里有淡淡甜味,还有些糯米清香,只算朴素吃食。可在1000年前,吃甜食是再奢侈不过的享受。当时砂糖全靠进口,数量稀少,仅供药用;野生蜂蜜不多,而且采集不易。做椿饼只能用甘葛,它是最重要的甜味料,若没有它,想来也没有椿饼了。
甘葛是长在深山的藤科植物,攀附在松柏等高树上,到了秋天叶子变红,就到了收获的时候。人们用刀子割下藤蔓,用力挤压一端,另一端会冒出粘稠的汁液。将汁液收起来熬煮,水分受热挥发,锅底留下淡金色浆汁,那就是平安时代的甜味料,又名“甘葛煎”。甘葛煎比砂糖易得些,但也是公卿专享的上等品。
如今砂糖早不是贵重物,没人再劳神费力用甘葛煎汁了。2011年奈良女子大学的学生专门做了复原实验,按古籍还原古人提取甘葛煎的全过程。他们去山里砍了甘葛,依样画葫芦煮出浆汁。尝一尝甜味清淡,还有些植物香气,用仪器一测发现糖度75,已胜过一般蜂蜜的甜度。古人的智慧真是了不起。
《若菜》上卷是《源氏物语》十分重要的章节,柏木阴差阳错与女三宫重逢,爱火熊熊燃烧,但她已为人妻,丈夫又是位高权重的光源氏。公卿们喜笑颜开吃椿饼,只有柏木满心忐忑,不敢看女三宫的房间,以免被人瞧出端倪。所谓草蛇灰线,伏延千里,此处紫式部也埋了伏笔:光源氏用梨子和椿饼等款待客人,椿叶四季常绿,表示情意长久;梨子发音为“なし”,与“无”、“没有”同音。梨子与椿饼的搭配预示了情意再持久也是徒劳,柏木的爱终以悲剧收场——光源氏发现恋情,柏木忧惧中病亡,女三宫出家。贵族家的金尊玉贵的男女们,也有不足为外人道的烦恼。
1 有用
0 没用
吃吃的爱 吃吃的爱 评价人数不足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吃吃的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