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子》札记

夏了夏天
2019-06-08 看过

捭阖之道

是故圣人一守司其门户,审察其所先后,度权量能,校其伎巧短长。夫贤、不肖、智、愚、勇、怯,有差,乃可捭,乃可阖;乃可进,乃可退;乃可贱,乃可贵:无为以牧之。审定有无与其实虚,随其嗜欲以见其志意,微排其所言,而捭反之,以求其实,实得其指,阖而捭之,以求其利。或开而示之,或阖而闭之。开而示之者,同其情也;阖而闭之者,异其诚也。可与不可,明审其计谋,以原其同异。离合有守,先从其志。

世有万物皆不同,众生万事总相通。以静审查,度量而变。随机应变,先旨为“机”。(捭阖者,道之大化,说之变也)

故捭者,或捭而出之,或捭而纳之;阖者,或阖而取之,或阖而去之。

“出”:让对方显露真实意图;(捭阖之道,以阴阳试之)

“纳”:让对方接受自己观点;(与阳言者,依崇高;与阴言者,依卑小)

“取”:获取有价值事物;(为小无内,为大无外)

“去”:避开潜在威胁。(阳动而行,阴止于藏;阳动而出,阴隐而入)

捭阖之纵横谋略:

1. 顺应时势,立足稳健(汤武革命)

2. 周详缜密,攻守兼备(欲捭之贵周,欲阖之贵密)

3. 善于变通,敢于创新

4. 隐藏自己,惑敌制胜

5. 雄才伟略,能屈能伸

6. 善于言辞,讲究分寸(口者,心之门户也。心者,神之主也。志意、喜欲、思虑、智谋,此皆有门户出入)

7. 以古为鉴,可知兴替 (事有反而得覆者,圣人之意也,不可不察)

8. 委婉行事,渐寻良机 (当方则方,当圆则圆,方圆结合,以圆求方)

内捷之道

内者,进说辞也。捷者,捷所谋也。欲说者务稳度,计事者务循顺。 阴虑可否,明言得失,以御其志。方来应时,以和其谋。详思来捷, 往应时当也。

欲合者用内,欲去者用外。上暗不治,下乱不窹,捷而反之。这点很妙。

忤合之道

世无常贵,事无常师;圣人无常与,无不与;无所听,无不听;成于事而合于计谋,与之为主。

“忤”意为相悖,“合”意为相合。“忤合”意为选择立场、选择党派、选择领导者。以反求合,反复相求,因事为制。简单来说大约是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

揣篇之道

古之善用天下者,必量天下之权,而揣诸侯之情。量权不审,不少强弱轻重之称;揣情不审,不知隐匿变化之动静。

善于治理天下者,其胸中必须揣有天下之一切。而君子应有所为有所不为,揣情度势,施政有方。

揣情者,必以其甚喜之时,往而极其欲也,其有欲也,不能隐其情;必以其甚惧之时,往而极其恶也,具有恶也,不能隐其情:情欲必知其变。感动而不知其变者,乃且错其人勿与语,而更问所亲,知其所安。夫情变于内者,形见于外;故常必以其见者,而知其隐者;此所谓测深揣情也。

摩篇之道

摩者,揣之术也。内符者,揣之主也。用之有道,其道必隐。微摩之以其索欲,测而探之,内符必应;其索应也,必有为之。故微而去之 ,是谓塞匿端,隐貌逃情,而人不知,故能成其事而无患。

摩是揣的延伸和发展,具体说就是通过言辞交流,获知对方真实意图。因此,摩意是揣度对方实情的方法。而“其摩者,有以平,有以正;有以喜,有以怒;有以名,有以行;有以 廉,有以信;有以利,有以卑。平者,静也。正者,宜也。喜者,悦 也。怒者,动也。名者,发也。行者,成也。廉者,洁也。信者,期也。利者,求也。卑者,谄也。故圣人所以独用者,众人皆有之;然无成功者,其用之非也。故谋莫难于周密,说莫难于悉听,事莫难于必成;此三者唯圣人然后能任之。

决篇之道

凡决物,必托于疑者。善其用福,恶其用患;善至于诱也,终无惑偏。

所谓决,是指决断,即通过对古今事物的分析作出合理判断,以解决疑惑。可以说,决是城市的根基。而对个人来说,犹豫不决,优柔寡断是大忌,因为很多美好想法会在犹疑中涅灭。决断控制行动。

圣人所以能成其事者有五:有以阳德之者,有以阴贼之者,有以信诚之者,有以蔽匿之者,有以平素之者。阳励于一言,阴励于二言,平素、枢机以用;四者微而施之。于事度之往事,验之来事,参之平素,可则决之。

符言之道

发言必验,有若符契,故名。

德之术曰:勿坚而拒之,许之则防守,拒之则闭塞。高山仰之可极,深渊度之可测,神明之德术正静,其莫之极。

人主不可不周;人主不周,则群臣生乱,家于其无常也,内外不通,安知所闻,开闭不善,不见原也。

循名而为,实安而完,名实相生,反相为情,故曰名当则生于实,实生于理,理生于名实之德,德生于和,和生于当。

诸子百家中似乎我们更熟悉儒、墨、道、法,而《鬼谷子》作为纵横家的代表,如今很多人评价其与道家思想有很多想通之处,但我读后却不以为然。(可能我《道德经》都白读了....仅是感觉纵横术是套在道家前提的权衡之术,《鬼谷子》书中倒是多处提及“与道相追”,但也仅仅是前提不是动机啊)尽管能力有限,读完未必参透,但直观感想《鬼谷子》与道家相较着实显得太过“小家子气”了。

扬雄《法言》中有云“或问:‘仪、秦学乎鬼谷术,而习乎纵横言,安中国者各有十余年。是夫?’曰:‘诈人也,圣人恶诸。’”哈哈哈,我倒未如此厌恶,但仅从个人的立人为本角度来说也着实不喜。其实这么评价未免有失偏颇,因为《鬼谷子》也不是教你做人的,治国安邦定天下和个人情怀本就不同。

《鬼谷子》捭阖篇中有说到“是故圣人一守司其门户”,读到此处让我想到一个人,那就是“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楚霸王项羽。如何评价他?在《鬼谷子》中他明显是典型“失败案例”,他的悲剧在于他不懂“欲捭之贵周,欲阖之贵密”的道理,而估计鬼谷子若在项羽之后,听到他最后一句“天之亡我,我何渡为!”一定会记在小本本上,再叹句:这政治觉悟...最后败绩也早有定数啊!但司马迁很推崇他,他把项羽收入《本纪》评价其“位虽不终,近古以来,未尝有也”。而我也很欣赏并且很想成为那样的人(反正我一不从商,二不混官场...),带着些“心有丘壑,何惧沟渠”的纯粹。可惜,历史的冷漠就在于它只看结果。

也许正是我的“自我代入感”太强,造成读时对纵横家的偏见。那抛开“矫情”的个人情怀,《鬼谷子》不是本好书吗?或者说它是不是旁门小术?

公平地讲,它并不构成扬雄口中的“诈”,而后面本经阴符七篇如果细细品读也是充满睿智。至于是不是一本好书?这本来就是件乐山乐水,见仁见智的事情。在我看来,它更像是本“工具书”。而之所谓工具,那其中自然少不得“成功学”,我猜这也是众人褒贬不一的原因之一。国人自古对“成功学”都有种莫名的向往,可惜鸡汤太多吃不饱,那么像《鬼谷子》这么鞭辟入里还是会让人受益匪浅的。但对“志不在此”的人来说,恐怕确实不知所以。不过,“工具书”还有一点好处,那就是刀枪在手,操作看人,刀能伤人亦可防身,毕竟上至定国混官场,下至传销做微商,读懂了你都用得到。

0 有用
0 没用
鬼谷子 鬼谷子 8.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鬼谷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鬼谷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