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凉之雾,遍被华林

Cathy爱吃马卡龙
2019-06-07 看过

在第三书库闲逛,随手抽出一本书翻,谁知看到闭馆还欲罢不能,兴冲冲的捧着大部头回宿舍,关在寝室里两天一口气看完。这样远离电子产品的沉迷,大概是初中才有的专注。

《红楼梦》是高压下的青春期少数基本可以光明正大看的书了。至今记得那些藏在裙子下面,躲在被窝里用手电筒的惊心动魄,和朋友比谁能完整背出《葬花吟》的争强好胜,还有看着秋天落叶飘零而感伤的矫揉造作。好多好多年没读《红楼梦》了,今天读完蒋勋的解说,才庆幸那懵懂的青春期,陪我度过的是红楼梦啊。 《红楼梦》往大了说是人间百态,往小了说不过是青春年少的记事本。最烦红学家的考证了,谁想知道宝黛的原型是曹寅还是纳兰的家事?蒋勋真的好温柔啊,他读红楼梦读的那样细,却一点不像中学老师解剖课文那样枯燥无趣,他读中药、读建筑、说好闻的香草,说少男少女之间的赌气与暧昧。他不是一个考证学家,而是从美学的角度来解读的。看完蒋勋,那些在读红楼梦之时朦朦胧胧感受到却说不出的情感,好像都对号入座有了因果。贾宝玉提名大观园那个章节里,我一直觉得辞藻华丽,却未想到是有这般缘由: “‘沁’这个字我们现在不太用到了,古人的诗里面“沁”字用得很多,比如宋词中的词牌“沁园春'。“沁”这个字有一点女性味,可以用来形容泪痕。是什么?是渗透,不知不觉慢慢地渗透。泪水浸透了衣襟也叫沁,玉上面有的痕也叫“沁'。这是岁月久远以后不知不觉感染到的气息。“泻”是比较表面,比较阻的,“沁”是阴柔而美的,当然比“泻”字漂亮。“沁”下接一个“芳”字,是说水沾染了落花的香味,有花的芳香。” 这段描写真的太美啦!我心中的小人在感叹,到底是怎样的功底,能把一个字的意境描绘的如此具象而又准确,唯美而传神。“沁芳”两个字就把你代入到大观园的那个景象中去了,看溪水潺湲,清芳阵阵。

千人千面,智者读红楼梦好像总有种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尘埃落定,有“白茫茫大地一片真干净”的出世。无论是说“好了歌”,还是“假语村言”,蒋勋最后的落脚点总是命运,是前缘与际会。这大概也是曹雪芹半生沉浮后的感慨吧。小时候读专爱拣大观园的嬉笑日常,宁荣府的繁华热闹来看,现今才读懂为何鲁迅点评说“悲凉之雾,遍被华林。”我们总是对人生有很多预期和假设,发很多很多愿,这些愿都会变成执着,可是我们不知道这些预期能不能实现,用最大的热情和努力去完成是深情,但蒋勋告诉我最后大概要有一个随缘,随园是知道,结局可能会像轻烟一样散去。“巧者劳而智者忧,无能者无求,饱食而遨游,泛若不系之舟。”读到这里,想到皓月和江风,心好像也安静了好几分。 蒋勋总在用一种慈祥的长辈心态看着这群小青年,他写宝玉和女孩子的打闹,写叛逆、写性、写自卑与委屈。他总是在用一种好温柔的语气描述着感受,对红儿的“不规矩”他是赞赏,对贾瑞的"淫“也含着同情,甚至贾环和赵姨娘下蛊害宝玉,他也悲悯地解释着,卑微者是有多不容易才会爆发出这么大的怨恨。蒋勋从不严厉的批评和斥责,也不评判对错,他只是告诉你,为什么他会这么做,这么做了对他造成了什么后果。像一个父亲,把所有的前因后果摆在你面前,你自己去决定过怎样的人生。读书的时候我总是在想,小时候的我,到底喜欢红楼梦的谁呢?又挑选了谁来模仿呢?这真的是一个很有趣的脑洞,在潜意识里我是接受了谁的人生道路,因而变成了现在的我呢? 读这本书的时候,总是想到了侯孝贤的电影。机位是不动的,人来人往,进进出出,有说话,有动作,可是演员永远不是中心,视角永远是冷眼旁观的第三人。冷酷而又现实,就像《恋恋风尘》里讲一个男孩子去当兵,他的女朋友每天接他的来信,最后就跟邮差好起来了。他回来的时女友已经嫁给邮差了,他有点难过,就走到后园,然后就看到老爷爷耕田。他就问今年番薯收成怎么样,老爷爷跟他讲今年的收成。可是镜头在拍天上的云,拍远处的山,大概一两分钟长,没有任何画面。这样的空镜头确实最好的表达了他的那种怅然。我才注意到了红楼梦那些女孩子悲惨的结局,妙玉、可卿、迎春…一开始埋怨曹雪芹的无情,为什么在小说里也不给自己画出一个好的结局。这时候蒋勋又出来,淡淡地说,这就是他的人生啊。为什么《陶庵梦忆》那样动人,为什么红楼梦能成为经典,大概只有经历过“眼看他起高楼,宴宾客,楼塌了”的浮沉,才能笔力千重,而如此波澜不惊吧。 读完以后,又有点想重新捡起追忆逝水年华来看了,希望自己能坚持看下去。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蒋勋说红楼梦的更多书评

推荐蒋勋说红楼梦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