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的失败,在乌尔姆之后,奥斯特里茨之前,便已无可避免

武陵渔
2019-06-04 看过

皇帝戎马一生与勤勉治国的战绩政绩自不必说,但是悲剧英雄也格外吸引人。皇帝的最终失败,是众多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底层贵族或小资产阶级出身,可用之人时有,但心腹无多,过于倚重亲属及部分有才无德的下属导致政权结构不稳,政治根基过于浅薄;

在一次次的传奇胜利后将机遇与天才共同作用的伟大成就归功于个人能力,导致过度自大,失去敬畏,在关键时刻判断失误;

旷日持久的战争超出了法国经济的承受能力与战争补给能力。依赖战胜获得经济赔偿弥补赤字导致容错率太低;

经济上的认知偏差催生了错误的大陆政策,从而诱发了一系列悲剧的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策略。

历史上任何想通过破坏交通禁绝商业往来,欲以一片陆地自闭来打击海洋文明的经历,海洋文明总能奇迹般熬过痛苦并恢复繁荣,无论该片陆地如何广阔富饶。因为陆地港口有限而海洋无垠。

从这些角度来看,皇帝的失败并非于滑铁卢定局,也并非于莱比锡之后不可逆转,甚至也不是因为在俄罗斯的冰原上葬送了多数主力,一切失败的种子,远在奥斯特里茨战役之前,乌尔姆大捷的第二天,法西联合舰队大败于英国皇家海军时早已埋下。此后伟大的拿破仑大帝再也无望武力征服英国,只能不惜一切强力推行大陆政策,终于一步步葬送了自己的帝国。

任何持久战及总体战,最终胜负都不是战场上决定,而是在农田里,在磨坊中,在手工作坊里,在工厂中,在运输车辆上。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拿破仑大帝的更多书评

推荐拿破仑大帝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