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的趣味与韵味

QINGYUAN LIU
2019-06-03 看过

苏州是个大题目,作为一本书的主题自带来些许难度,这难度倒不全在于其内涵,反却在于其外延。地道风物选择了“苏州里的中国”这个线索,想来也是看重这种充满思考趣味外延的层面,这体现在了第一部分“地”的四篇文章中。

前几日与朋友闲聊,谈到大运河在经济文化沟通上与地中海的相似性。当然就空间来说,运河是线,地中海是面,但就水道延伸的广度来说,运河的辐射力是不输于地中海的。通过这种辐射力,运河上工商城市也如同北意大利和黎凡特的同类一样具有着强烈的“天下”特质。明清苏州作为运河财富的集散地,成为北方宫廷帝国政府和全国地方有力者的博弈场;另一方面,士大夫的文人雅趣与市民繁华情趣的共同滋长,造就了天下向往的优雅欢愉的城市生活。在中国的背景下考量苏州,无意间有一种崭新的趣味。

除了运河之外,苏州还有一个更古老,同时也更现代的外延,那就是江南。江南既是运河兴起前孕育苏州的文化场,也是运河衰落后苏州跻身的经济场。在江南这个外延中,苏州并不是绝对的中心。这里有自古繁盛,并称“天堂”的杭州,也有后起之秀,国际大都市上海。苏州与此二者又有怎样的碰撞与渊源?这是“地”的后两篇文章带给我们的趣味。

不过,本书编者也并没有在外延的趣味中过分着墨,而是反求于内:苏州独步于江南、流布于全国的影响力是如何从其自身的文化土壤中溢出的。为了展现苏州内涵之韵味,本书的第二部分“道”收集了八篇从不同角度切入苏州文化传统的文章,篇幅也几乎是其它三部分的两倍,这点也是尤其令我惊艳的。要理解苏州这样一座古城,不从其文化传统的流溢性着手,显然是难以寻出真味的。

关于文化流溢的重要性我也是最近才有所体会。上个月在毕尔巴鄂的古根海姆中心偶然撞看了一个“莫兰迪与博洛尼亚”的展览。在我原来的知识里,“莫兰迪灰”的宁静和性冷淡是典型当代特质的。然而展览中的文艺复兴早期油画和壁画雄辩地证实,莫兰迪的色系无疑受启于幼时在家乡市政厅和小教堂的徜徉。十五世纪博洛尼亚禁欲运动的独特审美就这样在二十一世纪进入了东方的清宫戏。

如果一种美,她的初衷是深刻的,而你却用浅淡的方式品尝她,那你品尝到的必定不是她的真味。对于苏州这样一座古城,文化的韵味同样连接着历史传统的根脉。一花一木,一堵矮墙,如今苏州的风闲物美无不回荡着苏州历史的盛衰起落。得其大者兼其小,“道”的几篇文章打捞出苏州韵味的几个重要层面,从书画昆曲、园林器物到民风民俗,承上启下,值得细细品味。

当然,我个人最喜爱的还是“风”、“物”两部分,毕竟这是作者们实地采访。实感的文字,精美的插图把读者带入到亲身实地的体验中,是本书的精华所在。总之,“地”“道”让我感到的是“奇”,“风”“物”让我感到的是“实”,古今大小,四下照应,值得品读。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地道风物009·苏州的更多书评

推荐地道风物009·苏州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