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则没什么用的注释

胖达叔
2019-05-31 看过

第一则

本书的P122有一段这样的译者注:

贝尔,即亨利·贝尔,斯丹达尔(1783-1842)的原名。巴尔扎克经常错误拼写人名,本文即是一例。他把斯丹达尔Stendhal错写成Stendalh。巴尔扎克对斯丹达尔一向很敬重,多次在文章中称赞他,巴尔扎克和斯丹达尔的通信也证明了这一点……至于巴尔扎克在斯丹达尔前加上弗雷德利克这个名字,显然也是一个错误……

之所以要写这个注,主要是巴尔扎克这篇发表在《巴黎评论》上的文章标题为“贝尔先生研究”,副标题为“弗雷德利克·斯丹达尔”。但是译者这里可能犯了一个错误,因为P179巴尔扎克自己说:

他讲话时,言词常常莫测高深,有点古怪,就连作文署名,也不用已经有名气的贝尔,却偏偏叫科托奈,明天叫弗雷德里克。

然后再考司汤达1839年3月的《致诺奥尔·德·巴尔扎克》署名为“科托纳”,见《司汤达文学书简》P212,1839年3月29日写的《致诺奥尔·德·巴尔扎克》署名为“您忠实的朋友 弗雷德里克”,见《司汤达文学书简》P217。通观《司汤达文学书简》,你会发现,他只在很少的时候使用贝尔或亨利·贝尔的名字,各种各样的名字满天飞,非常符合巴尔扎克的描述。

第二则

印刷术推倒了雅典娜曾在上面写下Diis ignotis的神坛

引文见P242,这里明显是误译,乱七八糟的。文中出现了一个拉丁文短语Diis ignotis,译者注说这个拉丁文的意思是“诸神不知”,肯定不对。结果P273又出现这个拉丁语,译者注说意思是“不知名的神”。这个就说得通了,但是,仍然不知道P242到底什么鬼。哪知道巴尔扎克在P324又用了这个词,还碰到了一个非常细心的译者,他注释道:

拉丁文:“给未识之神”。典出《新约·使徒行传》第十七章:圣保罗到雅典时见到一座坛,上书“给未识之神”。圣保罗借此发表演说,说这表示了寻求尚未发现的真理之愿望,并宣布耶稣是惟一的神。

这就完全解决了第一个误译,雅典被翻译成了雅典娜。

我就想问,此书有没有一个通读过的编辑?

7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巴尔扎克论文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