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何以优秀?——言之有物且言之有术 《赫芬顿邮报》专访《巴黎评论》前总编洛林·斯坦恩

99读书人
2019-05-30 看过

《巴黎评论·短篇小说课堂》终于同中国读者见面了。这是一本短篇小说选评集,和同期出版的《作家访谈4》并不一样。那么,这本书有何特色?我们不妨听听本书主编之一、也是《巴黎评论》前任总编辑洛林·斯坦恩的看法。

短篇小说,如果写得好,会像微缩模型那样精致,有着完美的叙事。所以,当《巴黎评论》最近推出了《短篇小说课堂》时,它立刻登上了我们的年度图书榜单。本书的特色之处在于,戴夫·艾格斯、艾米·亨佩尔、杰弗里·尤金尼德斯和乔纳森·勒瑟姆等知名作家都推荐了他们心仪的短篇小说,其中当属雷蒙德·卡佛、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简·鲍尔斯和詹姆斯·索特的小说最为出名。换句话说,这本书就是一场文学盛宴。

我们通过邮件采访了这本书的主编之一洛林·斯坦恩,他同时也是《巴黎评论》杂志的编辑,同他探讨了经典写作、本书标题,当然,还有短篇小说。

Q&A

Q:你在本书的前言里谈到,这本书是为那些不习惯阅读短篇小说的读者而准备的。你认为这个读者群体会增长吗?如果会,是为什么?

洛林·斯坦恩:短篇小说曾经是一种相当流行的消遣形式,可以与电影、广播剧以及早期的电视节目相抗衡。

可以肯定地说,电视赢得了这场战争,一部分原因是它更容易盈利——大部分业界巨头在多年前就停止出版小说了。不过从艺术的角度来说,这也许不算是坏事。

即使回溯到上世纪50年代,《巴黎评论》刊载的很多小说也根本不可能出现在《绅士季刊》或者《星期六晚报》上。那些小说总是过于怪异,或者离经叛道,又或是诗意朦胧……总之就是太“过”了(too “something”)。

我想,市场会越来越欢迎那些想象力丰富的独立作品,而我们收录了很多这样的短篇小说。在如今这个杂志销量全面下滑的时代,《巴黎评论》却拥有着数量空前的读者。为什么呢?我也不能确定。我只能说,真正有力的小说也许是一部分原因,因为没人有时间阅读无聊的玩意儿。

Q:新技术的出现是促进还是阻碍了短篇形式小说的发展?

洛林·斯坦恩:现在谈这个还为时过早——因为这取决于我们,取决于我们如何对待新兴技术。

Q:你觉得哪些作家在短篇小说写作上比长篇写作更拿手?

洛林·斯坦恩:比起《尤利西斯》我更推崇《都柏林人》,当然我明白,这观点很小众。

Q:在作家们推荐给这本选集的作品中,你有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倾向或潮流?

洛林·斯坦恩:很明显,这些作家推荐的选题大都显得古灵精怪。甚至经典小说也显得如此。我的感觉是,推荐者们多少想去展现一下这些短篇小说能怪到什么程度——并且(即使如此)它们仍然是成功的作品。

Q:你将这本选集定名为“短篇小说课堂”。你希望作家和读者能够从中学到什么?

洛林·斯坦恩:我希望读者能够感受到,短篇小说实际上有多么五花八门,多么精巧复杂,其形式多么取之不竭。写作短篇小说没有任何规定的路数可言。

Q:如何创作一篇优秀的短篇小说?

洛林·斯坦恩:言之有物且言之有术。

Q:你最喜欢哪些短篇小说?除了这一本以外,你还有没有其他心仪的短篇小说合集?

洛林·斯坦恩:每当我想大哭一场的时候,我都会去重温这些小说:

乔伊斯的《死者》。海明威的《印第安人营地》。巴别尔的《我的第一只鹅》。莉迪亚·戴维斯的《头,心》还有《拆开来算》。大卫·贝泽摩吉斯的《塔帕卡》。我刚刚重读了山姆·利普斯特的新短篇小说集然后又笑了一遍。

我重读安·比蒂,觉得比读约翰·契弗有趣得多。另外让我惊讶的是,比起贝娄的长篇小说,他的短篇被低估了。我还觉得,罗贝托·波拉尼奥的短篇小说为我们这一代人打开了新的空间。

还有很多很多,我没办法一一列举了。我的确有非常中意的短篇选集:V.S. 普里切特的《牛津短篇小说选集》和《时尚先生》的选集《欲望、暴力、罪恶、魔法》。在它那个年代,《时尚杂志》就是第一,没话说。

Q:关于你们的这本合集,你还有没有其他想说的?

洛林·斯坦恩:其他方面来说,我希望这本选集能够给予人们希望,并且能够为《巴黎评论》吸引新的读者,只因为这些作家接连不断地打动了我——虽然我认为短篇小说,总体而言,比起一般的小说或散文要更加难读。

在我接手这项工作之前,我抱有一些模糊的想法,好像短篇小说正在衰落。这只是因为我和朋友们都不再提起短篇小说,因为我们找不到那么多喜爱的短篇小说。而现在,感谢《巴黎评论》,我总是能找到它们。是它们在清晨将我从床上唤起。

翻译:陶里桦

1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巴黎评论·短篇小说课堂的更多书评

推荐巴黎评论·短篇小说课堂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