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侃《耶酥--最后的法老》

旧城
2006-01-16 看过
从未有一本书让我读起来急不可待,也未有一本书能让我在阅读的过程中数次产生丢弃的念头,更没有一本大部头学术著作会吸引我通读后复又精读两遍。但所有这一切现在都已改变了,听起来似乎有些荒谬,改变这一切的竟是同一本书。这就是英国作者拉尔夫.伊利斯的畅销书籍:《耶酥,最后的法老》。

    我读这本术,并不是因为它那噱头十足的标题、混乱庞杂的引证、以及荒谬至极的逻辑和耸人听闻的观点,而是因为它声称“从一种非同寻常的角度”“尝试将西方的犹太教、伊斯兰教和基督教的根源归于它们真正的埃及背景中”。这是对影响人类历史的三大宗教独特的解释,更是对《圣经》全新的探究,因此使我这对宗教和历史非常着迷的普通人物充满了期待。

    说实话,读完第一遍时我真的开始怀疑自己曾经所受的正规教育以及颇为自信的阅读能力了,因为这样一部被冠有“揭示西方文明的真实历史”的头衔,号称“以极为严谨的科学方法”“首次廓清了200年来考古学界一直不能窥破的《圣经》背后的历史”的畅销书籍,我读后竟不知所云。

    那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耶酥,最后的法老》又是怎样的一部书呢?

    在中文版序中,拉尔夫.伊利斯这样阐述了《耶酥,最后的法老》一书的两个“新颖的观点”,那就是:

    一、西方的犹太教、伊斯兰教和基督教“都讲述了同样一个关于开创了犹太教宗教起源的显赫家族的故事”,“然而这些人的整个历史不知何故都失传于世了,仅仅在那些神圣的宗教经典上留下了记录”。怎样解释这种匪夷所思的情况呢?作者认为“它们发生的地点和时期已经被精心篡改过了”,目的就是“以迎合后来各个时代的政治需要”。至于证据,作者声称他已找到,那就是“这三种宗教的圣经中的所有事件以及绝大多数人物都能在历史文献记载中找到对应”,但作者设定了一个前提,那就是“但是只有把它们都放在古代埃及的背景中才能得到”。

    二、“大量论述的主题是扫罗的故事”,“就是这个人开创了基督教”。

    按照拉尔夫.伊利斯的这种表述,书中的前八章内容都应是第一个观点的详细论述,大致占到全书二百七十三页篇幅中的绝大部分,共计约二百页。第二点阐述基督教开创人是扫罗的篇幅不知为何仅占了三十页的篇幅,不但谈不上“大量论述”,更是与以基督教的“遗产”单独作标题的第十章三十五页的篇幅都无法相比。如此,作者的写作意图与全书的架构之间出现了不一致。这是一部严肃的学术书籍本应避免的,可惜作者却无视它的存在,致使全书头重脚轻并使读者翻前查后,终不知所云。

    至于作者浓墨重彩,用去几乎占据整部书籍的篇幅论述的观点一,其实已不是什么新颖观点。

    仔细阅读作者在书籍篇首的那封“致谢”信,从他感谢的诸多给其写作“启发”灵感的人以及信中罗列的这些人的观点来看,拉尔夫.伊利斯在《耶酥,最后的法老》一文中以最大篇幅论述的所谓“新颖的观点”其实根本就是此前其他众多学者观点的集合。这些观点此前零星散落于不同的书籍中,拉尔夫.伊利斯只不过是通过此书将其搜集整理,怎么就能据此将这些观点占为己有并声称是自己“新颖的观点”呢?试问,这跟剽窃又有什么不同?

    作为一部涉及神学和史学的学术书籍的作者,并号称“自小就从父亲亲那里继承了对宗教和历史的热情,并在成长岁月中将之不断发扬光大”的人,有足够的理由令人相信这位拉尔夫.伊利斯对宗教有着超乎常人的深刻理解。既然如此,那么作为出生在英国的基督徒,《圣经》对其而言应该了然于心了,那么,为何作者无视已在《圣经》明文记述的情节,反倒堂而皇之地在《耶酥,最后的法老》一书中大书特书呢?例如:

    “我们的宗教不愿告诉我们说穆斯林、基督徒、犹太教徒,甚至共济会员都是宗教上的堂兄姊妹。事实上,这种关系要必堂兄姊妹还要近:他们是同根而生的宗教兄弟。”

    估计那些对这三大宗教不太了解的人读到此处时会感到震动,但对研究神学的学者看来这却是对自己专业素养的一种侮辱:一个在《圣经》、《塔木德》和《古兰经》中均有明确叙述的内容,就连我这样一个对宗教和相关历史略有了解的非专业人士都掌握的知识,怎么写作学术著作的拉尔夫.伊利斯却当成一个重大发现着重阐述呢?这种举动根本无法以一个严肃的专业学者的修为来解释,让人不禁猜测作者此举的目的是否有故意炒作或故弄玄虚的嫌疑,但无论何种解释,从这一处细节就能得出一个确定的结论,那就是作者拉尔夫.伊利斯绝非一个专业学者。果然,他与宗教相关的几部书籍均采用面向大众的写作手法也简介承认了他自己并非专业学者。

    是很奇怪:高深莫测的专业学问不去跟相关人士探讨,反向对考古学、神学、历史学、古希腊学和古埃及学等知识近乎一无所知的普通大众宣示,这不仅荒谬,简直就是可笑。

    看看他自己对此的解释:

    “之所以决定把自己研究考古学和神学的所有论文集结成书,面向普通读者出版,主要是考虑到许多专家学者或者大众作家都不愿坦率地阐释晦涩难懂的神学主题,事实真相因此被人为地掩盖了起来。”

    --既然拉尔夫.伊利斯自己都认为神学主题“晦涩难懂”,他向非专业的普通读者出版岂不是“对牛弹琴”,这样解释难道不是更难以自圆其说?

    再往下看:

    “这种情形也是自然而然,可以理解的——大学和神学机构里的学究们也许是为了保住他们自己的地位、职业和生计——然而也正是这种学院派的保护机制可能有碍于独立的和激进的思想。”

    --这里有个词一定要注意,那就是“也许”。请记住这个词,不仅因为这个词在这里暴露了拉尔夫.伊利斯存在有胡乱猜疑的倾向,以及推论逻辑上的错误,更因为这个词反映出和导致的谬误在《耶酥,最后的法老》通篇的论述中比比皆是。作者就是依据大量诸如“可能”、“如果”、“好像”、“假如”、“也许”这样的不确定论据,再经过混乱的逻辑加工而得出了一个个“惊世骇俗的结论”!

    如第二章“起源”第一部分4中:“《圣经》中的该隐,很可能就是喜克索斯王朝的一位法老”;

    又比如第三章“出埃及”第一部分3中:“高级祭司亚伦(注意:亚伦是高级祭司的论断不知从何证明,类似这样莫名其妙的事情在书中不止一次、也不止一处地出现)的礼服上,镶有十二颗钻孔的准宝石,代表了十二天宫(这是作者自己的观点)。虽然,《圣经》中说这十二块准宝石代表了雅各的十二个儿子,也有人推测是代表耶酥的十二个门徒,但最有可能的还是代表天宫图本身。”

    在谈到“出埃及”时,作者这样写到:“如果把大迁移提前两三百年的话就与事实完全符合了(混乱的逻辑),先前的迁移才是真的喜克索斯王朝的迁移(简直不知所云)。”

    更有关于摩西的矛盾论述:“摩西不是别人,正是叛逆的法老埃赫那顿。根据我们知道的一些事情推断,这的确有可能。”

    在这些文字的后面第三页,作者又这样谈到摩西:“因为名字明显相似,所以摩西很可能是图斯摩斯,而不是埃赫那顿。”

    更可笑的还在后面。就在本页最后两行:”如果是这样的话,亚伦很可能就是阿蒙霍特普四世,即后来的埃赫那顿。而且,名字听起来也有一点像。”

    哈哈~!读到这里我的眼泪早已笑出来了。

    我不仅不再为买到这样的书籍后悔了,甚至有些感谢作者和出版社的努力--真的,可以让一个人愤怒,然后又能使其破涕为笑,这样的本事可绝不是一般作者和出版社力所能及。

    重新去看各个网站的书评,我觉得那些网站编辑要么没有读过此书,要么就读得不是特别仔细。跟这些评语相比,我觉得这样才准确地表达了这部书的标新立异:

    “这是一部“轰动世界”的“畅销书”确定无疑。虽然书中漏洞百出,《耶酥,最后的法老》仍不愧是一部成功的畅销书籍,它使作者、出版社和读者皆大欢喜,更使专业人士趋之若鹜又不屑一击。这样的一部书绝对是出版界的一个奇迹。

    --2005年9月9日骆驼笑评”
16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耶稣最后的法老的更多书评

推荐耶稣最后的法老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