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包法利夫人》中的男性形象——以中间人物为例

腾飞中国
2019-05-27 看过

《包法利夫人》

摘要:

《包法利夫人》是法国作家福楼拜的代表之作,也是19世纪现实主义文学的经典之作。而历来关于这部作品的分析以女性主义分析居多,本文试从男性形象、尤其是中间人物,分析其背后的现象,试图寻找造成包法利夫人悲剧的局部社会因素。

关键词:

《包法利夫人》 中间人物 男性形象

正如《堂吉诃德》是对骑士小说的清算一样,在某种程度上,《包法利夫人》也是对浪漫主义/浪漫小说的清算。主人公包法利夫人一心向往上流社会,面对平庸的婚姻,她以偷情的传统方式追求自由爱情,然而现实给她泼了一盆清醒的凉水,由于情人的无情、家庭的负债、社会的冷漠等诸多因素,她的人生和家庭化为悲剧。在这些因素中,除了包法利夫人个人因素外,家庭、社会因素显得格外重要,这些历史的、现实的因素无疑是更深层次的原因。而历来人们更多关注小说中的女主人公、她的丈夫和她的情人们,故本文从小说的中间人物典型说开去,寻找造成包法利夫人悲剧命运的社会性因素。

(注:以上是一至三部的主要人物,不包含全部人物)文中主要地点:道特;永镇;鲁昂;

(一)郝麦

《包法利夫人》中的郝麦,无疑是作者所刻画的极为出色的的资产阶级中间人物之一,而郝麦突出的特点就是追逐名利、卖弄做作。纵观全文,郝麦的形象贯穿了大部分情节(除第一部),他几乎出现在所有重大事件中,可见这位人物的功能性之大,现从以下从几个方面展开人物论述:

1. 郝麦的人物形象

(1)泛泛而谈,追求时髦的人物和事,处处标榜“科学”“进步”。

郝麦给自己的儿女们的命名颇为滑稽:“一个叫拿破仑,代表光荣;一个叫富兰克林,代表自由;一个叫伊尔玛,也许是对浪漫主义的一种让步;一个叫阿塔莉,却是对法兰西喜剧最不朽之作的敬意。”不仅是在子女的名字上做功夫,郝麦还在自己的药店里建立实验室,不准外人进入,弄得神秘兮兮,甚至谎称自己加入了多个学术社团。在于科学相对立的宗教方面,郝麦是极力讽刺布尔尼贤堂长,指责教会的虚伪,在郝麦与堂长的多次交锋过程中,极尽郝麦的挖苦之能。凡此种种,郝麦无时不张扬自己,无时不以进步人士自居,追求一切先进的时髦的人和事物。

(2)爱出风头,在外行面前拼命卖弄,在内行面前不懂装懂。

为进一步卖弄自己的学识和科学进步,郝麦热衷于炫耀。他在外行人面前夸夸其谈,例如对勒弗朗索瓦太太大谈农业与化学,甚至摆弄自己的陈年论文。又例如郝麦谈论自己对于风寒病症的见解。而在内行人卡尼韦、拉里维耶尔博士面前,郝麦也是卖力的发表见解,本想巴结名人,却是引来医学博士们的阵阵讥笑声。

(3)追逐名利,拼命巴结名人,极度渴望当局能够赏识自己。

在某些方面来看,郝麦可谓十足的“好好先生”,出于对自身利益的考虑,他对那些有地位、有名望的人,总是迫不及待地去巴结他们,满脸堆笑,又是鞠躬,又是敬礼,又是请客,丝毫不敢怠慢。更进一步地,他其实是非常想得到当局的认可,他不止一次的向鲁昂烽火投稿,在农业展览会结束后他撰文称颂当局,文中无不流露出溢美之词,其谋取当局之欢,可见一斑。

(4)小心谨慎,害怕自己的职位不保,有一定心机。

郝麦是药剂师,在医生查理到来后,表现得十分热情,主动向查理介绍了永镇的风土人情,而后还经常从细节处关照查理一家。就这样,在短时间内,郝麦就拉近了与查理一家的距离。一方面,这么做,可以向新来的人炫耀他的知识渊博,见多识广,另一方面,这充分地赢得了查理的感激之情,以确保今后自己被发现无证行医时,能够相安无事。

(5)心地不坏,在特定场合时间能够关心理解他人(但也不善,在个人利益上丝毫不让)。

在查理一家遭遇不幸的关键时刻都有安排郝麦的出场,例如在包法利夫人大病的时候、包法利夫人葬礼上,郝麦作为邻居,在关心同行这方面上都有所表示。但是他为人也算不上善,在实验推广畸形脚的治疗上,他极力怂恿包法利夫人让查理参与进来,甚至亲自说服金狮客店伙计伊玻立特来当实验的小白鼠。在小说最后一部分,郝麦为了自己的事业,果然疏远了查理,甚至登报侮辱他,排挤后来一切来永镇的医生。

2、郝麦的人物功能

郝麦成为出色的中间人物代表绝非偶然。在整部小说的叙述过程中,郝麦起到了良好的工具性作用,也就是功能性人物。作为功能性人物,郝麦串联了参与和串联了多个情节,推动了小说的情节发展。以下从细节提示、人物视角和情节推动三个方面展开说明:

(1)在细节提示方面,第二部的诸多人物几乎都是从郝麦与勒弗朗索瓦太太的对话中展现的,此外永镇的风土人情几乎都由郝麦无心地脱口而出。又例如勒乐曾放高利贷的细节也是通过郝麦询问勒弗朗索瓦太太进而得知的。而塞纳河下游州的农业展览会也是经由郝麦的口说出的。也就是说,很多作者没有补充的细节都交由郝麦补充说明了,通过人物自身交待细节,还体现在了人物的独特视角上。

(2)关于郝麦的独特视角,在农业展览会这个故事中有所展现,就在一个矮小的老妇人获得展览会银质奖章时,老妇人出人意料地把奖章捐给教会,在场的郝麦当即讥讽道:“信教信到这种地步。”这句话即使郝麦不说,读者也很有可能脱口而出,也即郝麦可以作为一个事件评论的传声筒。再例如,郝麦与布尔尼贤堂长的两次激烈辩论,道出了教会的虚伪和宗教仪式的无用论,这个似乎可以视为作者借郝麦这一人物表达出一种强烈的宗教评判。总的来说,借助郝麦的视角,许多作者不好介入的场景都一一化解,郝麦这一中介人物的独特视角得以充分发挥。

(3)综合以上细节和视角两方面,郝麦出现无疑推动了整个故事的情节发展。从小说第二部开始,郝麦贯穿全文,直至结尾,层层递进,将永镇的风土展露无疑,继而引出农业展览会这一重要事件。在小说第三部,郝麦的情节性功能极大强化,其中有一次是在爱玛约会赖昂之时,郝麦进城与赖昂见面,一直拉着他不放,跟他叙旧,这引得爱玛对赖昂动了脾气,二人的关系发生微妙的变化。郝麦的出现,为这一段情节曲折增添了不少戏剧性色彩。此外,包法利夫人最后的服毒自杀也与郝麦相关,正是因为之前郝麦报丧事给夫人时,被她看到了实验室的砒霜,而最后包法利夫人的绝望自杀就直接源于她偷到了郝麦的毒药,这一前后照应的情节也恰恰说明了郝麦的情节性作用。

在小说的最后一部分,郝麦成为了最后赢家,他排挤掉了包法利先生,自己在永镇上呼风唤雨,不断获得当局的赏识,政治地位一路上升,最后还获得了十字勋章。他的成功相伴随的便是包法利的不断下沉。

(二)其他中间人物

1、老包法利先生

老包法利先生是查理的父亲,与查理的呆板不同,老包法利先生当过外科军医,在早年是个美男子,漂亮的外表为他带来了六万法郎的财产还和一个任劳任怨的妻子。结婚后,他依靠妻子的财产生活,吃好、喝好、睡好,骑马游乐,将本该作为丈夫和男人的责任都交由妻子去承担。这样的丈夫肯定是不合格的。

除了不是一位合格的丈夫,老包法利先生也不是一位合格的父亲。他忽略了孩子的天性,而且他的教育方式也不合理,幻想用斯巴达式的训练。另外,老包法利先生对孩子的文化教育问题漠不关心,任由孩子在村里游荡。直到查理12岁时,在妻子的央求下,他才让孩子开始进中学。总之,老包法利先生,是一位不称职的丈夫、父亲。不得不说,这在某种程度上这影响了他的儿子查理·包法利,造成了查理·包法利的某种性格缺陷。

2、卢欧老爹

与老包法利先生不同,卢欧老爹是一位安分守己的农场主,但是由于妻子的早逝,他对于女儿的教育也存在致命的缺陷,在爱玛十三岁时,父亲就亲自把他送到修道院去接受所谓的“良好教育”,但是这反而造成了爱玛心理的叛逆。卢欧老爹显然是学习了贵族小姐进入修道院修习的做法,但是修道院禁闭的空间反而压抑了爱玛的正常成长情感,导致了她内心性格中耽于幻想的这一部分,为后来人生悲剧埋下了隐患。

3、布尔尼贤堂长

文中布尔尼贤堂长的几次主要现身基本都是与郝麦同时出场的,作为郝麦的批评对象,他们二者的激烈交锋可谓描写的十分热闹异常。除去这几次交锋,文中仅有一个回合是布尔尼贤堂长与包法利夫人的单独交流,那便是小说第二部第六节,这一节里,面对上访的包法利夫人,堂长本人答非所问,一次次转移话题,不直接理会夫人,这位堂长尤其关注的是一些世俗事情,可见这位教士也是徒有其名,郝麦对其指责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作为教士、灵魂的医生,他本该劝导、启发信徒,但是堂长似乎并没有做好这项工作,相反,他每一次都在繁琐的宗教形式上做功夫,对于问题的真正解决毫无多大用处。

(三)结语:

透过这些中间人物,我们可以找到一些当时社会情境下的蛛丝马迹。在这些普通的人物之中,每一个人都摆脱不了世俗的袭扰,从家庭到社会,从丈夫到邻居,无论是丈夫的懦弱还是邻居的爱莫能助,无论是教士的虚伪还是居民的冷漠,都给爱玛带来了一定的影响和伤害,家庭的输送教育环境更是在爱玛的成长中埋下了隐患,爱玛丈夫的天性与其家庭教育不无关系,在丈夫平庸背景之下,爱玛向往着上层的理想世界,而外面的男子一个接着一个,勾引与诱导。教会的洗涤与净化并未开导爱玛,周围的一个个邻居也爱莫能助,到最后爱玛走投无路,绝望自杀,这也是与社会因素脱离不开的。

参考资料

【1】《包法利夫人》福楼拜著,李健吾译,人民文学出版社,1958年第1版、2003年第2版(本文引文均来自于该译本);

【2】《浅析<包法利夫人>中的三个男性人物形象》吴燕,文学教育,2018年6月期;

【3】郝麦在文中主要出现的地方:

58-59页,郝麦的药店描述;

62-63页,郝麦指责堂长(布尔尼贤)虚伪教士们的愚昧;

66-67页,郝麦告诉查理风土情况,还讲错了。

72页,郝麦曲意奉承的原因;

74页,药剂师的儿女命名;

102-103页,对赖昂的嘲讽,说他会在巴黎胡闹,对伤寒的胡扯告诉大家塞纳河下游州的农业展览会;

112-114页,和胖寡妇勒福朗索瓦太太的高谈阔论。

129页,评论老妇人:“信教信到这种地步。”

130-131页,郝麦向鲁昂烽火杂志投稿;

149-150页,怂恿艾玛让其丈夫实验跷脚治疗;

152-153页,带着鲁昂烽火的文章给包法利看;

156-157页,被新堡的名医卡尼韦嘲讽,帮忙做截肢手术;

185-188页,和堂长激烈辩论;

212-215页,在自己家,告诉艾玛,老包法利先生死了,期间被艾玛看到砒霜;

240-242页,进城和赖昂游玩叙旧;

276页,认为爱玛中毒之后要先化验一下;

279-281页,热情招待拉里维耶尔博士;

286-290页,出席爱玛丧事,与堂长激烈辩论;

297-302页,登报辱骂包法利,一路顺风顺水,获得十字勋章;

【4】老包法利先生:

6页,其生平经历;

8页,拖了一年半才把查理送进中学;

75页,在永镇住了一个月;

【5】布尔尼贤堂长

92-97页,堂长与艾玛交谈,毫无结果;

【6】卢欧老爹:

28页,在女儿十三岁时,送女儿去修道院;

147 页,写信给女儿;

【7】州行政委员(廖万先生):

120-126页发表的演说;

cla�\R�9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包法利夫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包法利夫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