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战争

carrie柔光
2006-01-13 看过
这些天,痛苦一遍遍地翻腾。在放纵心灵和等待麻木的过程中,我读到了《美丽新世界》。
那不一定是想象中的救赎,但至少带来了安慰。
不想讨论它的反乌托邦涵义和显而易见的政治讽喻,我只知道老赫胥黎穿越74年的时光让我明白孤独和痛苦意味着激情未泯,灵魂仍然品尝得到渴望的芳醇。
像野蛮人约翰,愿意用苦难去换取自由与平静。
像a伯纳与华生,愿意离开“美丽世界”,只为清醒地面对现实世界。
这是最坏的时光,也是最好的时光,我注定要为此做些什么。
上世纪30年代的赫胥黎,怀着宗教般的热情所坚守的那些信仰,被如今的人们以解构为乐。他在那个时候似乎已有所察觉,所以会在小说里用优美又忧伤的笔调描绘“野蛮人保留地”里的一派生机——他们的血性,赤裸的欲望与恐惧,被神圣化了的爱情,以及有尊严的死亡。
文明人只有唆麻——那是我的虚荣、伪善、妥协和胆怯。
既然不肯认命,为什么不选择逃离我的“美丽世界”?在和外部世界抗争之前,我要先赢得这场“一个人的战争”。
没有谁能救我,除了我自己。
18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9条

查看全部9条回复·打开App

美丽新世界的更多书评

推荐美丽新世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