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谈国事,没意思

卓浊
2019-05-26 17:10:04 看过

我妈挺喜欢京腔和东北话,她说不管多大的事从他们嘴里说出来好像都不算事儿一样。我试着学了几句,“走啊,洗澡儿去啊。”显得不伦不类。后来我听着郭德纲的相声想了半天,总结出来了:

之所以不算大事儿,或许是他们有底气

天子脚下,五千年的城,历代王朝的血雨腥风一遍遍地洗刷,什么事没见过?一个人这区区八十年,能有什么大事儿?外头千般万般,都抵不过自己喝个茶,遛个鸟,逍遥自在,纠结个什么劲呢?是以,说话也就透着这个味儿。

但当这一群人也被压榨地过不了日子,说出“我爱咱们的国呀,可是谁爱我呢?”说出这种话的时候,才是这个国危险到了极致的时候。一百年前那番动荡,晚清,民国,洋人,日本人,军阀,是个什么人都敢占山为王,在这碗浑汤里搅上一搅,茶叶一会儿一个价,谁也不知道今天的风往哪边吹,不知道今儿说的话明儿被谁听了去,不知道谁走大运谁被砍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儿,也不知道那时候北京城又是谁的天下。

你说纠结个什么劲呢,说不定儿明个就活不了了。

老舍写人是神仙级的,女娲造人一样的速度,几百个墨点滴下去,几十个人就瞬间活了,可爱的,欢喜的,憋屈的,愤恨的,战战兢兢的。

秦二爷开了一辈子工厂,说了一辈子实业救国,到了说,我活了一辈子才明白,人有钱了就该吃喝嫖赌。大学的时候我熬夜看《地下交通站》,从贾队长嘴里也听过类似的话。不同的是,一个我是当笑话看的,一个是真正的悲剧。

想想也是神奇,当初那么千疮百孔,岌岌可危,那么千钧一发,多少人以为中国气数将尽。

可只是一百年,一百年而已,这片大地就已经彻底的改头换面。

仿佛是弹簧被压到了底再猛的反弹,生生把之前的旧文化,旧习俗,旧传统崩了个灰飞烟灭。这段历史也逐渐在抗日神剧的熏陶下为人所不耻,选择性遗忘。

旧的一代人老死了,旧的时代就算过去了。那等到我们这一代人也老死了,世界又该是什么样呢?


《龙须沟》的评分不及《茶馆》。

虽然都是同样的叙事方式,时间跳跃着递进,时代里裹挟的众生相,但茶馆是对旧时代的控诉,龙须沟是对建国后的歌颂。

如果说茶馆里的数来宝是姜昆的相声:

“小姑娘,别这样,黑到头儿天会亮。 小姑娘,别发愁,西山的泉水向东流。 苦水去,甜水来,谁也不再作奴才。”

那龙须沟里的数来宝更像是春晚小品:

“修了沟,又修路,好教咱们挺着腰板儿迈大步; 迈大步,笑嘻嘻,劳动人民努力又心齐。 齐努力,多作工,国泰民安享太平!”

这种特殊时期的作品要放到特殊时期去看,包括俄国苏♟维♟埃时期的小说,跳出了那个时代再看,就不免多了很多讽刺。这种讽刺不是文字上的,而是现实带来的,文字有多大无畏,有多可爱,看的时候就都变成了糖里的毒。 老舍肯定想不到,他发自内心讴歌喜欢的,在十几年后让他送了命呀。

前几天我理解了一个规律,要想经济发展,只能是富富者,穷穷者,未来的社会可能二八法则都不适用了,一九法则还差不多,我们现在走的就是这样一条路。那这样倒推的话,在老舍写龙须沟的时候,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时候,我们才是最接近大同社会的时候。

还记得政治书上背得滚瓜烂熟的目标吗,共♟产这个词被发明出来,为人们口口传颂的最开始,就已经是它的巅峰。

就像孔儒礼教被人性本能逐渐稀释,变相成了腐朽烂疮,后来之物也一样。

1 有用
0 没用
茶馆 茶馆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茶馆的更多书评

推荐茶馆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