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事与恶气

钱多多
2019-05-23 看过

善讲鬼故事的羊行屮即使在他的《异域密码之泰国异闻录》里,把他那些看似骇人的鬼事又讲到了泰国,我还是不怎么害怕。

他就是那一套啊,尸油、蛆虫、人身上出现蛇鳞片,或者花式解读印度的种姓制度,换到泰国的人妖上来,这都不能让我产生异域感觉。

在羊行屮的这印度和泰国异闻录两本书里,我没有看到异,我只看到同!那就是不论他换什么地方讲鬼故事,描述的都是人之恶,鬼事恶,人更恶。当事人恶,围观者也恶。而作者之笔,更是怀有一种戾气,与其笔下的人物故事相得益彰。

以《异域密码之泰国异闻录》中的《人蛹》篇为例,昌龙塔旁的灰瓦白墙前,聚集了一堆各国游客。他们在干什么呢?在看“人蛹”,就是腌菜坛似的圆缸里一坨坨人头。

当然,这些东西非常恶心:那些人(如果他们还可以被称为人)的脑袋上光秃秃湿漉漉的,暗黄色的液体从脑门儿顺着脖子流回缸里……最为惊心的是里面还有个最小的脑袋,头皮还在微微颤动,看样子还是个不超过一岁的孩子头!

接下来,作者当然又听说了一段骇人的秘闻,关于“人蛹”的由来——用尸水养大的。

我敢说羊行屮的这个想法受到早前流传的某些江湖卖艺中,黑心马戏团老板把健全人四肢除掉,做成畸形人参观的启发。

因此,羊行屮在这一幕,借笔下主角“南瓜”表达了对这些旁观者和表演者的愤怒:他们脸上的笑容残忍而丑陋。

除了能感觉到作者的嫉恶如仇,我还不止一次发现他笔下的戾气,尽管他掩饰得挺好。

比如另一个角色对主角的赞叹:“你和那些中国人不一样。”这当然是个表扬,倒是侧面证明了他对某些行为的不满。

有段话倒是明证:

我和国内所在学校也联系过,那边说很快就回话。可是足足等了三天也没有回复,这三天我又打了许多电话,直接没有人接了,想想他们的办事效率和上班状态,我也只能摇头苦笑。

相反,对于泰国人的行为,作者倒是欣赏居多:住院这几天,我和清迈大学校务部取得了联系,几乎不到十分钟时间,他们就派人过来,询问我需要什么帮助……

总之,不知道是作者崇洋还是泰国人媚外,那一股子气总是回旋在字里行间。

这当然不能说作者本人就是如主角所想的,只不过,我觉得,《异域密码之泰国异闻录》倒是把那些恶事与作者的恶气一起出了。

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异域密码之泰国异闻录(新修订版)的更多书评

推荐异域密码之泰国异闻录(新修订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