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彼特:《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第四篇随记

待注销
2019-05-23 看过

在《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一书中,熊彼特反对民主政治的古典学说(18世纪的民主定义)——民主方法就是为实现共同福利作出政治决定的制度安排,其方式是使人民通过选举选出一些人,让他们集合在一起来执行它的意志,决定重大问题。【《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370】但这种定义存在诸多问题,如不存在人人识辨得出的独一无二地决定的共同福利;即便存在,也不意味着对每个问题都能有同等明确的回答。此外,“一个模范公民必定独立自主地行动,不受集团压力和宣传力量的影响”是不现实的主张。实际上,公民一旦进步政治领域,由于局限于自己的实际利益,缺乏相关的知识,现实感就会减弱,进而导致责任感的减弱及有效意志的缺乏,政治集团基于这种政治的人性,能够在很大限度内改变甚至制造人民的意志。

在此基础上,熊彼特提出:“关于古典理论,我们的主要困难集中于这样的命题,即‘人民’对每一个问题持有明确而合理的主张,在民主政体中,人民以挑选能保证他们意见得以贯彻的‘代表’来实现这个主张。这样,选举代表对民主制度的最初目标而言是第二位的,最初目标是把决定政治问题的权力授予全体选民。假如我们把这两个要素的作用倒转过来,把选民决定政治问题放在第二位,把选举作出政治决定的人作为最初目标。换言之,我们现在采取这样的观点,即人民的任务是产生政府,或产生用以建立全国执行委员会或政府的一种中介体。同时我们规定:民主方法就是那种为作出政治决定而实行的制度安排,在这种安排中,某些人通过争取人民选票取得作决定的权力。”【同上,395-396】通过这种倒转,熊彼特强调程序方法,这一标准相较于人民意志和幸福而言更容易核实。

在熊彼特看来,“民主政治并不意味也不能意味人民真正在统治——就‘人民’和‘统治’两词的任何明显意义而言——民主政治的意思只能是:人民有接受或拒绝将要来统治他们的人的机会。但是,因为人民也能用全然不民主的方式来决定接受或拒绝,我们不得不增加另一个识别民主方法的标准,来缩小我们的定义,那就是由未来领导人自由竞争选民的选票。现在,定义的一个方面可以用这么一句话来表达,即民主政治就是政治家的统治。”【同上,415】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的更多书评

推荐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